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八十一章 说完了~!

      “赵总管,您怎么亲自来了~?”
  
      东郡公府。
  
      前来传旨的人正是赵松,这个虽然没有任何品级却最接近大唐权利中枢的人,没有任何人敢忽视他,更何况崔君绰前脚刚刚听到崔云寒被流放琼州的消息,后脚赵松这个太监总管就带着圣旨来了,傻子都知道崔家要面临大麻烦了。
  
      “呵呵,咱这是来见识见识郡公府的豪门大院啊~!不知东郡公近来可安好~?”
  
      赵松脸上布满微笑,可是他那笑容,却让人怎么都开心不起来,或许这就是笑里藏刀吧~!
  
      崔君绰听到赵松这笑里藏刀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彻底僵住了,沉闷了半晌后,他才道:“多谢总管挂念,老夫一切安好~!”
  
      他话音一落,赵松就跟着叹了一口气,道:“可是陛下最近过得可不好啊~!总是有一些人,安逸日子不过,去暗地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这种人还自以为做的隐蔽、没人发现的了,却不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陛下可都看着呢~!”
  
      说罢,赵松的眼睛就若有深意的盯着崔君绰,一眨也不眨,屋内的气氛陡然凝滞,崔君绰眼中的慌乱一闪即逝,然后他上前拱手道:
  
      “这种人着实可恨~!圣上勤政爱民,日理万机,却还要为这种小人劳心劳神,老夫深受皇恩,却不能为圣上分忧、揪出暗地里那些魑魅魍魉,老夫愧对圣上啊~!”
  
      说着说着,崔君绰声泪俱下,看那模样,任何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难得的大忠臣。
  
      赵松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完全没听到崔君绰的这番话一样,崔君绰抒发了半天的感情,却没有收到赵松的一点反应,他要是知道小丑这种生物,肯定会觉得自己现在就跟一个小丑一样。
  
      “咳咳~!”
  
      气氛尴尬了好一会儿,崔君绰终于忍不住挑明主题道:“不知赵总管今日前来,找老夫有何要事~?”
  
      赵松脸色一肃,上前道:“是陛下吩咐咱来的,陛下想让咱对你说几句话~!”
  
      崔君绰忙道:“那老夫这就令人摆香案、迎圣旨~!”
  
      赵松道:“不必了~!咱只是来传陛下的几句口谕,并没有带圣旨,东郡公你听着便好~!”
  
      崔君绰心跳的厉害,连忙拱手道:“总管请说,老夫洗耳恭听~!”
  
      赵松笑了笑,道:“圣上要跟郡公说的,咱刚刚已经说完了,咱现在得回宫复命了,您老保重~!”
  
      说罢,他也不管崔君绰有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出门离去。
  
      “说完了~?这便说完了吗~?刚刚他说的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道是圣上已经知道了蛇灵山之事吗~?”
  
      崔君绰盯着赵松离去的背影,嘴里喃喃道,他的脸色从未有这么惨白的一刻,整个人都显得老去了很多。
  
      ……………………
  
      “崔云寒被流放到琼州了~?”
  
      傍晚时分,李府。
  
      李泽轩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鸡哥,震惊地问道。
  
      他现在还是有一些基本的历史常识的,知道这个时代的琼州,完全跟前世的琼州不是一个概念,以现在的交通水平,崔云寒能活着到琼州就不错了,即便去那儿还有命,这小子的后半辈子也算废了,讲道理流放到那个地方,跟被砍头也没什么区别。
  
      庞非基兴奋地点了点头,道:“爵爷,此事千真万确~!而且那姜翠花也被流放到琼州了,有他们这两个榜样,俺看以后谁还敢再来李府闹事~!”
  
      “嗯~!不错不错~!”
  
      李泽轩心满意足地站起身,在屋子里踱起了小步子,他也没想到李二会这么狠、这么不给崔家留情面,看来是自己中午的时候在李二面前说的那番话起到作用了。
  
      “嘿~!看来老李还是很在乎工学的嘛~!这样以后就能省却很多麻烦事了~!”
  
      李泽轩在心中自得地想到。
  
      与后世其他帝王不同,李二性格强势,极有主见,一旦他下定决心保一个人,那个人只要不自己作死的话,一般都是安全无虞的。
  
      “爵爷,那咱们还继续调查崔家吗~?”
  
      庞非基试探性地问道。
  
      跟了李泽轩这么久,鸡哥对李泽轩还是非常了解的,他估计先前李泽轩让他调查崔家,主要还是由于李二那边给的处理结果,李泽轩有可能不满意,但现在看李泽轩这样子,明显是满意了李二的处置结果,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李泽轩沉吟道:“查吧~!先不论其他事情,我自己也是很好奇崔家近些年有没有干一些龌蹉事~!”
  
      虽然把崔云寒给搞废了,但李泽轩并没有完全放下心,崔家毕竟是千年世家啊~!谁知道对方还会不会再搞一些小手段~?先把“黑材料”给准备好,以后要用的时候一好有备无患啊~!
  
      “是~!爵爷~!”
  
      庞非基挠了挠头,虽然他不明白李泽轩是怎么想的,但他还是服从命令,答应道。
  
      ……………………
  
      “哎哎哎~!听说了没~?崔云寒被流放到琼州了~!”
  
      弘文馆门前,一帮刚放学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走在街道上,其中有一个学生忽然说道。
  
      “怎么可能~?崔云寒才在大理寺呆了不到三天,怎么会这么快定罪~?”
  
      “是啊~!东方若你是从哪儿得到的不靠谱消息~?”
  
      “是真的~!我爹可是大理寺的寺正,我得到的消息能有假~?据说是陛下亲自下的圣旨,将崔云寒流放到琼州去了,有生之年不得入朝为官~!而且之前在李县男家门口带头闹事的那个姜翠花,也一同流放到琼州了~!”
  
      “咝~!陛下这是………”
  
      “看来以后不能说工学的坏话了啊~!圣上这很明显是在给李县男撑腰啊~!”
  
      “啧啧~!还好那天我没去闹事~!要不然岂不是成天得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李二给崔云寒的这个惩罚不可谓不重,对于读书人来说,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考取功名、位列朝堂,而现在崔云寒的例子,让他们所有人都忍不住在心中畏惧,从这个方面来说,杀鸡儆猴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