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唐人不是以胖为美吗~?
    翌日。
  
      李泽轩吃过早饭,早早地来到了云山之上,却意外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哎~?文浩~?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不是应该在胡记粮铺吗~?”
  
      来到阎少宁的临时“办公室”,李泽轩居然见到了消失已久的孟文浩,他忍不住问道。
  
      上一次来云山,李泽轩请算学馆的一众学生吃饭的时候,曾经听几个学生说起过孟文浩,说他是在一家粮铺当账房,挣钱补贴家用,所以没跟他们一起来云山,李泽轩当时倒是对此颇为理解,前世他自己还在放假期间打过工呢,所以也没有因为这个怪孟文浩。
  
      “先生~!您来了~!学生是前天刚过来的~!来的有些晚,还请先生勿怪~!”
  
      孟文浩见到李泽轩进来,连忙激动地起身打招呼道。
  
      阎少宁却是没好气地插话道:“你看你的学生,哪个都比你积极,某人前些天还坐着神仙灯在长安城内晃来晃去,真是逍遥自在啊~!”
  
      李泽轩无语道:“我那是给大家证明我没有吹牛好吧~?又不是为了我个人的享受~?某种程度上说,我那也是为了炎黄书院的日后发展啊~!”
  
      阎少宁撇嘴道:“行行行~!就你歪理多~!不过话说你这个学生可真行哎~!不仅算账是一把好手,而且,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李泽轩满脑子雾水,不明所以道:“什么意思~?”
  
      孟文浩却满脸通红地连忙道:“没什么,阎指挥您可别说了~!”
  
      “这可是光彩的事儿,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阎少宁拍了拍孟文浩的肩膀,大笑一声,然后对李泽轩说道:“小轩你还不知道吧~?你这个学生去了胡记粮铺后,不仅在算学一道打败了他们原本的四个账房先生,而且走的时候,还差点把人家的大小姐给拐跑了~!啧啧~!”
  
      李泽轩一愣,饶有兴致地问道:“哦~?还有这回事~?少宁你快说来听听~!”
  
      说罢,这货连忙搬来一个凳子,坐在了阎少宁面前,一副急着要听八卦的样子,看起来哪里还像是一个先生~!
  
      孟文浩看的是眼皮直跳,颇为无语。
  
      阎少宁倒是对李泽轩跳脱的性子司空见惯了,他也坐了下来,开始给李泽轩讲起了孟文浩的“风流韵事”。
  
      于是,屋内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开始聊着八卦,一个半大小伙子却在旁边尴尬地坐立不安。
  
      半刻钟后,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后,李泽轩起身哈哈大笑道:“文浩,你小子可以啊~!这还没毕业,就学会撩妹了~!哈哈~!不错不错~!”
  
      孟文浩大囧,他虽然不知道“撩妹”是什么意思,但也能猜出个大概,他呐呐道:“先生,学生只是想用自己学到的东西,挣些零钱,并无意招惹任何人~!”
  
      李泽轩连连摆手,道:“呵呵~!你不用向为师解释,你的品性,为师还是相信的。不过你小子为何不接受胡家大小姐心意~?”
  
      “额~!这个……”
  
      孟文浩窘迫地挠着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泽轩看向阎少宁问道:“莫非是样貌的问题~?少宁,那胡家大小姐长相如何~?”
  
      阎少宁忍着笑意道:“五官尚可,就是……就是身材略微丰腴吧,也没什么不好的~!”
  
      “哦~!”
  
      李泽轩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孟文浩连忙道:“先生,不是样貌的问题,只是学生年龄尚小,还未考虑婚姻之事~!”
  
      阎少宁撇嘴道:“切,装~!要不是因为样貌的原因才出鬼了~!”
  
      “对了~!”
  
      李泽轩忽然想起一事,问道:“难道少宁你们都不喜欢身材丰腴的女子吗~?”
  
      他记得前世很多书上都写的是唐人以胖为美啊~!按理说那胡小姐既然五官不差,只是身材略微丰腴,这样的女子应该更受现在的人喜欢啊,可是看他们现在这样子,明显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阎少宁闻言嫌弃地说道:“去~!谁说我喜欢丰腴的女子了~?也没见你小子喜欢这样的啊~!凭什么我们就得喜欢了~?文浩,你喜欢这样的吗~?”
  
      孟文浩犹豫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李泽轩一阵纳汗,暗道:难道自己又记错了~?
  
      他没有记错,只是被误导了而已。
  
      前世,唐朝人审视女性“以肥胖为美”的说法,相沿已久,流传至广。
  
      有专家在经过一番考证之后,断言唐朝人审美的确是以肥胖为美的,并且指出了唐朝人以肥胖为美的若干原因:唐朝经济繁荣,人们有条件吃饱穿暖,保持健康丰满的体格;唐朝文化开放,兼容并包,心宽体胖;唐朝皇族身上鲜卑血统,使他们天生喜爱健硕体魄的女性……头头是道,言之凿凿。
  
      实际上,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至少是不准确的。
  
      人们之所以认为唐朝女人以肥胖为美,依据主要有杨贵妃的体态以及唐代宫廷绘画和仕女画中的女子形象等。
  
      其实,只要仔细看一下唐朝著名画家阎立本的《步辇图》和周昉的《簪花仕女图》,不难发现,画中的宫女、仕女,根本说不上肥胖。《步辇图》中的九个宫女,簇拥着李世民缓缓而行,有抬辇子的,有打伞盖的,有举扇子的。看起来都有一把子力气,决非弱不禁风的病态美女。
  
      但是,看她们的身材,实在都是相当纤瘦的。《簪花仕女图》中的女子大约是身份较为高贵、年龄稍大一些的缘故,身形略显丰满,但站立姿态无不娉婷袅娜,轻盈如春风拂柳。毫无疑问,她们的身材,完全可以用“苗条”一词加以形容。
  
      关于杨贵妃,文献中有体胖惧热的记载。例如,《开元天宝遗事》说她“素有**,至夏苦热”。但是,杨贵妃的“素有**”,决不至于今天人们所说的肥胖程度。顶多就是,有点肌肉而已,也就是《杨太真外传》上所说的“微有肌也”。
  
      一个擅长舞蹈(《霓裳羽衣舞》是她的代表作)的人,平常肯定少不了肢体运动,有点肌肉是很正常的。杨贵妃的惧热,其实不是因为她肥胖,而是因为她体质如此。《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杨贵妃“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热”,常于凌晨独自去后花园吮吸花露,滋润咽喉。为了润肺,杨贵妃夏天每日要在口中含一块清凉的玉鱼。
  
      而且没有任何历史文献记载可以表明,杨贵妃受到唐明皇的宠爱,是因为她的肥胖或者说丰满。新旧《唐书》杨贵妃传均记载,杨贵妃的得宠,主要原因是她“资质天挺”。具体包括:“善歌舞,邃晓音律,且智算警颖,迎意辄悟”(《新唐书》本传),即,具有文艺特长,聪明伶俐,善解人意。
  
      加上诗圣杜甫在《丽人行》一诗中的描述,“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也就是艳丽、端庄、有气质,还有肌肤细腻。实际情况是,唐明皇对杨贵妃身上的肌肉并不欣赏。
  
      《杨太真外传》上说,有一次唐明皇在百花院便殿看《汉成帝内传》,杨贵妃看见后,问他看什么书。唐明皇笑着说:“不要问。知道了你会心里难受的。”
  
      杨贵妃抢过书,看到书上写着:“汉成帝获飞燕,身轻欲不胜风。恐其飘翥,帝为造水晶盘,令宫人掌之而歌舞……”。这时唐明皇就开她玩笑,说:“你就比她禁得起风吹。”杨贵妃不服,十分自信地表示,自己的《霓裳羽衣舞》超过了赵飞燕。
  
      李白供奉翰林期间,奉旨所写的《清平调词》三首,歌咏杨贵妃的美丽和当时宫廷生活。其中第二首专写杨贵妃之美,诗曰:
  
      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诗中将杨贵妃比作牡丹,比作赵飞燕。如果杨贵妃真的是肥胖之人,跟赵飞燕可以构成肥瘦两极鲜明的对照,那么,这种比拟就是嘲讽,就是忤逆了。很可能,杨贵妃本人也是欣赏赵飞燕,并且愿意别人把自己比作赵飞燕的。据说,杨贵妃有“肥婢”的外号,这很可能是嫉妒、憎恨她的人(譬如梅妃)对她的一种咒骂。由此可见,当时人决不以肥胖为美。
  
      最有意思的是白居易的两句诗,“马肥快行走,妓长能歌舞”(《有感三首》)。马以肥为美(昭陵六骏,都很肥壮),歌舞妓却以瘦高为佳。妓女长得肥胖,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缺点。著名诗人杜牧在陕西遇到一个比较肥硕的劝酒的妓女——就是酒吧女郎,他马上做了一首诗,极尽讽刺、丑化之能事。请看:
  
      盘古当时有远孙,尚令今日逞家门。
  
      一车白土将泥项,十幅红旗补破裈。
  
      瓦官寺里逢行迹,华岳山前见掌痕。
  
      不须惆怅忧难嫁,待与将书问乐坤。
  
      种种迹象都表明,唐人以肥胖为美的说法,都是缺乏实证的,而且这会儿还是贞观元年,大唐建立刚刚十年不到,就算唐朝有以肥胖为美的风气,现在肯定也还没有彻底形成,最起码长孙皇后、长乐公主,都不是肥胖之人,而且都还很苗条。
  
      “窝草,这里面有问题啊~!”
  
      李泽轩喃喃自语道,他也是猛然想到他见过的长孙皇后,这才醒悟这个时候人们并不是以肥胖为美的,要不然长孙皇后不可能这么瘦的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