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九十章 教材问题~!

      炎黄书院这边是建设的如火如荼,李泽轩这边却也没有闲着,而且还非常苦逼。
  
      “唉~!这个速度不行啊~!快半个月了,才写了两本教材,这个速度下去有点悬呐~!”
  
      李府,西院,书房。
  
      李泽轩看着桌子上《数学》(第二册)、《物理》(第一册)两本教材,唉声叹气道。
  
      要是有人听到他这句话,肯定会把他痛扁一顿,要知道编纂教材这种事情,就是饱学大儒来做,一年能编一本就不错了,而这个货半个月编了两本,居然还不满足,这是要上天呢~!
  
      但李泽轩却一点都不满意,他写的这些教材,全是用变态的精神力回忆前世在学校学过的相关科目,速度上旁人自然是没得比,不过即便这样,李泽轩还是觉得太慢了,因为再有半个月,书院就要开学了,而他起初本来是打算先给学生们开设四门课程的,现在还差了两门教材没写——化学和地理~!
  
      当然他编写的教材并不是全部生搬硬套,不是说现代的小学一年级学什么,炎黄书院这边的一年级就学什么,两边的学制不同,决定了他们每个阶段的学习内容也不一样。
  
      刚开始他在炎黄书院编写的《数学》(第一册),里面的内容就已经涵盖了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全部内容,但算学馆的那批学生已经把第一册的数学学了快一半了,所以李泽轩才会把第二册的数学写出来。
  
      还差的那两门教材,化学还好说,但教起来估计会很麻烦,因为里面的化学符号他前世读的时候都是按照英语字母的读法读的啊,可是现在是唐代………
  
      可以想象到时候那场面:
  
      “同学们,这是水分子的化学式“呵二喔”(H2O),来来来,都记好了~!”
  
      2333333,这画面简直太美,不敢想嘞~!
  
      至于地理这门教材,李泽轩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因为大唐现在的疆域包含哪些地方他都不知道,他该怎么编~?别说给他半个月,就是给他半年他也编不出来啊~!
  
      但这门课他不设立又不行,抛开疆域问题不谈,地理这门课能里面许多概念都是非常有用的,比如说地图里面的比例尺概念、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方向概念、经纬度、等高线、等深线的概念,等等。
  
      (古代的地图并不是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很多中国古地图采取的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的设定,这个可能与皇帝“坐北朝南”不无关系,如此正好方便使用者观看,但也有许多古地图用的是上西下东的设定,这个并没有统一的规定)
  
      关于经纬度,这个时代还没有人定义本初子午线(现代,国际上把通过英国伦敦格林尼治天文台原址的那条经线称为0度经线,也叫本初子午线),他编写教材的时候,倒是可以把本初子午线定义在长安城某个典型建筑经过的那条经线,这样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之后,所有人都会按照大唐定义的经纬线来看地图。
  
      除了这些,地理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让学生们认清这个世界,让他们知道大唐在世界地图里面也仅仅是占了巴掌大的一块地,这个对于以后的大航海时代有非常大的用途。
  
      “唉~!这《地理》课本该怎么编呢~?其他的都好说,就是大唐境内的山川河流,我特么的该去哪儿找资料呢~?”
  
      李泽轩忖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相公~!还在忙吗~?这是妾身刚做的冰镇绿豆汤,你先停下来尝尝吧~!”
  
      就在这时,房门“吱吖”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一身白色薄裙的韩雨惜,端着一个冒着丝丝寒气的小碗走了进来,她看见正趴着桌子上凝眉苦思的李泽轩,忍不住微微心疼道。
  
      “哦~!娘子来了~!”
  
      李泽轩回了回神,然后站起身看着韩雨惜道:“呵~!这大热天的娘子你费这个力干嘛~?看把你热的,这些活计让下面的人做就是了~!快过来坐~!”
  
      韩雨惜笑了笑,将绿豆汤放在了几案上,然后不满道:“相公你也知道现在是大热天啊~!那你最近还天天把自己关进屋子里啊~!我跟娘都担心你会把自己闷出病来了~!妾身知道相公是在操劳书院的事情,但也不能为此累坏了身子啊~!”
  
      李泽轩心中一暖,上前抓住韩雨惜的柔荑,微微笑道:“娘子莫担心,相公有功夫在身,区区酷暑还奈何不了我呢~!你照顾好自己便好~!”
  
      韩雨惜翻了个白眼,嗔道:“相公又骗人~!谁说有功夫的人就不怕热啊~!卢国公他老人家先前都从咱家拉了好几车冰块走了,你还想糊弄我~?”
  
      “咳咳~!这个………”
  
      李泽轩顿时语结,韩雨惜说的没错,他们练武功的,虽然不畏严寒,但一般都还挺怕热的,除非你练得是那种比较少见的阴寒属性的内功。
  
      韩雨惜将小碗端起,塞在了李泽轩的手上,道:“好了~!妾身知道相公忙,但你先把这碗绿豆汤喝了吧~!”
  
      李泽轩哪还能不同意~?他连忙点头应道:“好好好~!我这就喝~!”
  
      说罢,便如同牛饮一般,将碗中的绿豆汤一饮而尽,一股恣意的寒澈清凉,由内而外,瞬间怦然爆发,让他忍不住大呼一声“爽快~!”
  
      韩雨惜笑了笑,将碗收起,然后准备转身出门,不过她在门口微微顿了顿,犹豫道:
  
      “相公好像遇到了什么难事,妾身能力有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不过,相公可以出去走一走、散散心,或者,相公不是有那么多朋友吗~?可以去他们帮帮忙啊~!没有必要闭门造车的~!妾身从小一路走来,就是托了许多人的帮助,不然,也不能跟相公结成夫妻~!”
  
      李泽轩听罢,沉默了半晌,忽然大笑道:“有了~!哈哈~!娘子,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