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魏王府,文学馆。
  
  里面人影绰动,有十来个中年文士,穿梭在书山书海,或查阅典籍,或互相低声讨论,或拿着书本卷宗在一边翻看,一边做着笔记,屋内是充斥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也不得不说,李泰这个文学馆里面的藏书真是多,至少有万卷,几乎相当于一个规模稍小的图书馆了。
  
  而李泰在做什么呢~?
  
  这个小胖子现在正抱着一本书,在一个靠窗边的几案上埋头苦读,他的表情时而震惊、时而沉醉,仿佛书里面有一个绝世美女,啊呸,应该是有一桌子绝世珍馐美味一样,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咳咳,讲道理对于现在的李泰来说,美色的吸引力远远比不上美食啊~!
  
  “殿下~!”
  
  就在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灰袍文士,他来到李泰的旁边,低声叫道。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李泰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眼睛都没有抬一下,看样子他是完全没听到。
  
  灰袍文士无奈,只能加大音量,继续叫道:“殿下~!殿下~!”
  
  他心里却在嘀咕道:自从魏王殿下入国子监求学后,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地读过书了,真是奇哉怪哉~!
  
  “嗯~?”
  
  李泰终于觉察到了身边有人在叫他,他抬起头,看了看来人,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歉意,他起身道:“咳咳~!本王新得一奇书,一时看得入迷了~!萧学士有什么事吗~?”
  
  眼前这个灰袍文士名叫萧德言,乃弘文馆大学士,出身官宦之家,父亲跟祖父都是南朝时期陈国的高官,武德年间,任东宫属臣太子洗马,这个人是属于那种穷极一生之力追求学问真理的人,对于功名利禄、官场争斗并不热衷,“笃志于学,自昼达夜,略无休倦。每欲开《五经》,必束带盥濯,危坐对之”。
  
  如果历史按照正常轨迹发展的话,再过些年,萧德言将会成为参与李泰《括地志》的主要修撰者之一。
  
  “殿下~!陛下刚刚派人来传话,说是让你入宫一趟~!”
  
  萧德言当然不会跟李泰一个小孩子生气,见李泰回过神,他连忙回答道。
  
  “哦~!本王这便去~!”
  
  李泰有些依依不舍地合上书本,然后随手整了整衣冠,出门而去。
  
  至于那本书,他当然不可能随身携带,而是留在了桌子上,文学馆是他的,他把自己的书放在里面能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是什么书~?文学馆里的书老夫都看过,怎么从未见过此书~?”
  
  李泰走后,萧德言也准备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却忽然被桌子上那本李泰刚刚合上、封面没有一个字的书给吸引了,他站在桌前,喃喃自语道。
  
  ………………………
  
  “儿臣参见父皇~!”
  
  甘露殿内,圆滚滚的李泰迈着小步子走了进来向李二弯腰行礼道。他的样子看上去倒是颇为喜感,难怪李二一直很疼这个儿子呢~!
  
  “青雀来了~?免礼~!”
  
  李二闻声抬起头,微微笑道。
  
  李泰直起身子,拱手道:“多谢父皇~!”
  
  李二笑了笑,然后放下手中批阅了一半的奏折,问道:“听说青雀你这几日没上云山了~?”
  
  “回父皇,的确如此~!”
  
  “既如此,那为何这几日你还是匆匆忙忙的~?也不见你入宫跟朕还有你母后问安~?”
  
  李二皱了皱眉,沉声问道。
  
  先前李泰去云山帮忙修建书院后,长孙皇后心疼儿子每日往返奔波劳累,就免了李泰每日入宫问安的常例,现在李泰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从云山上回来了,却仍然没有入宫问安,这个就让李二有些不悦了。
  
  对于自己的几个儿子,他可以容忍他们资质愚钝,却不容许他们不忠不孝~!
  
  李泰肥脸一红,讲真,他是很久没有入宫问安,就把这茬给忘了,当然,这个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他有正当的理由:
  
  “这个的确是儿臣的疏忽,稍后儿臣就去给母后问安~!儿臣这几日实在是忙糊涂了,还望父皇赎罪~!”
  
  “忙糊涂了~?你在忙什么~?”
  
  “回父皇,是先生交给儿臣的一些学业~!炎黄书院开学在即,李先生这一个月来一直在闭门编纂教材,儿臣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打算给新入学的学生开设四门课程,分别是算学、物理、化学和地理。
  
  大概七日前,李先生将儿臣从云山上带回来,就是想让儿臣一起参与到这地理教材的编纂工作之中~!所以儿臣这几日来,都一直在文学馆内与众学士一同搜集古籍文献,以作参考~!”
  
  李二听罢面色稍霁,他凝眉沉思半晌,起身问道:“地理~?他不是教工学的吗~?好端端的教什么地理~?这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诸葛孔明不成~?”
  
  李泰闻言,神色微微激动道:“父皇明鉴,李先生还真的懂地理~!今早先生将《地理》教材的初稿送到儿臣府上,儿臣翻开一看,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甚至连午饭都没吃~!经纬度、等高线、海平面等等,先生在书中提出的一些新概念,让儿臣感觉仿佛打开了一片新天地一样~!这本《地理》教材,绝对能比得上以往的任何山川典籍~!”
  
  李二微微动容,知子莫若父,李泰这孩子一向眼高于顶,能让他极力称赞的书,必定是有过人之处啊~!
  
  “经纬度、等高线、海平面?这些都是何物~?”
  
  李泰拱手道:“父皇,这经纬度简单来说就是先生把地图上每一个地方制定了一组数据,方便在地图上寻位置的,等高线是在地图上区分地势高低的曲线,海平面就是海面的平均高度,这个是用来给地面上的地势高低做参考的~!”
  
  李二听得是直皱眉头,李泰说的这些,他是一句都没听懂,于是皱眉道:“那本《地理》教材现在何处~?朕倒要看看有何神奇~?”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