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又到一年收租时~!

      “阿嚏~!啊~阿嚏~!”
  
      正在书房埋头写书的李泽轩莫名地打了两个喷嚏,本来就被一堆化学反应式搞的焦头烂额的他,此刻凭空又添了几分郁闷。
  
      “靠~!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在想本少爷呢~?哎~!这一个人太出色也是罪啊~!”
  
      正所谓一骂二想三念咕,打一声喷嚏的时候,有人骂你;打两声喷嚏的时候,有人想你;打三声喷嚏的时候,有人念叨你,所以李泽轩才这么臭不要脸地喃喃自语道。
  
      “呵~!相公在想谁啊~?”
  
      韩雨惜这时推开门,轻手轻脚地来到李泽轩身边,俏皮道。
  
      李泽轩老脸一红,忙道:“咳咳~!这还用问~?当然是在想娘子你了~!”
  
      韩雨惜啐道:“油嘴滑舌,分明不是这样的~!”
  
      虽是这般说,但韩雨惜也没有要认真深究的意思,打趣的成份倒是居多。
  
      李泽轩讪讪一笑,忽而瞥见韩雨惜端进来的那杯冒着丝丝寒气的鲜红色果汁,他惊讶道:“哎~!这是冰镇西瓜汁~?”
  
      按理说唐代是没有榨汁机的呀~!的
  
      韩雨惜温柔一笑道:“呀~!相公你怎么知道~?”
  
      “嗯~!闻出来的呗~!”
  
      在炎热的夏天,面前突然多出了一杯冰镇西瓜汁,这世上还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事情吗~?李泽轩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问韩雨惜是怎么榨汁的,他直接一遍端起杯子享用,一边应着韩雨惜的问话。
  
      现在看来,在家里编书虽然苦逼了点,但有一个贴心人在旁边照顾着,感觉还不错哦~!
  
      ……………………………
  
      六天后。
  
      “哈哈~!特娘的终于解放了~!奶奶的没想到当个富二代还会这么辛苦啊~!”
  
      这一日,李泽轩终于从他的西院走了出来,他这闭关一个月,可是把长安城的百姓给寂寞坏了,没有他隔三差五搞的那些大新闻,长安城的百姓表示生活都少了些乐趣,不过幸好还有《大唐日报》可以用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嘻嘻~!少爷您这是出关了~?”
  
      小荷从远处小跑了过来,笑靥如花道。
  
      “嗯~!对啊~!怎么样~?少爷我闭关一月,小荷你有没有想我啊~!”
  
      李泽轩眯着眼睛调戏道。
  
      咳~!其实也不能说是调戏,他跟两个丫鬟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与其说是调戏,不如说是玩闹罢了~!对于陌生妹纸,李泽轩是断断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话说他闭关的这一个月里,不仅外面的人见不到他,连府内的许多人都很少见过他,小荷这个每天混迹于西院的人,也只有在李泽轩每天出来入厕的时候,才能见到真身。
  
      “嘻嘻~!才没有呢~!少爷你这么说,也不怕少夫人晚上不让你进房门~!”
  
      小荷可不怕李泽轩,她吐了吐舌头,调皮道。
  
      李泽轩听得一乐,浑不在意地笑道:“呵~!我家雨惜可不是这样的人~!倒是小丫头你以后嫁人了,说不定就会变成那种凶巴巴的泼妇~!”
  
      “少爷你~!”
  
      小荷气极,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李泽轩愤怒道:“少爷你太过分了~!小荷……小荷才不要嫁人~!哎呀~!不理你了~!”
  
      要不是眼前之人是李泽轩,以小荷那刁蛮性子早就恶语相向或者拳脚相加了~!也难得小丫头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最后的理智。
  
      “哈哈~!小妮子还跟我斗~?”
  
      李泽轩看着小荷的背影,心情愉悦地喃喃自语道。
  
      每天能跟这样一个刁蛮的小丫头斗斗嘴,似乎也不错哈~!
  
      “相公你也真是的~!小荷一个姑娘家哪能经得住你这么说~?”
  
      韩雨惜从院子外面走了过来,对李泽轩微微埋怨道。
  
      李泽轩笑道:“哈哈~!没事没事~!这小丫头吃顿饭、睡一觉就什么事情都忘了~!”
  
      韩雨惜无语,她看了看小荷的背影,然后扭头对李泽轩说道:“对了,娘刚刚还在说,韩家庄跟梅村的庄户,已经开始催我们去收租子了,正好相公你手头上的事情已经忙完了,妾身就不参和了~!”
  
      李泽轩一怔,这才想起自己是个大地主,正常情况下,只需要在家里混吃等死就成,只不过,古往今来哪有庄户主动去催主家收租子的呢~?着实有些奇葩!
  
      摇了摇头,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思绪,李泽轩应道:“那行~!我去走一趟吧~!不过娘子,今年庄子上的收成如何~?”
  
      以他现在的家财,当然不在乎那点租子,每年的庄稼收成好坏,对他的影响不大,但对庄户的影响就太大了,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韩雨惜闻言,面色稍暗,她轻声道:“今年雨水少,我听我爹说,庄子里的收成并不太好,总体上会比去年少一两成左右,韩家庄跟梅村的庄户倒是没多大影响,因为相公你给了他们养鸡减租的优惠,但其他庄子里的庄户,怕是不太好过~!”
  
      李泽轩闻言,忍不住问道:“朝廷不是也颁布了养鸡减负的政令吗?虽然力度上不及咱家的,但多少能给他们减轻一些负担吧~?”
  
      韩雨惜翻了个白眼,无奈道:“相公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虽然朝廷的这条政令能减轻一些人的负担,但是那只是有田地的庄户才能享受得到~!更多的庄户种的是地主家的田地~!那些地主只恨不得收十成租子,哪里会管庄户们死活~?”
  
      唐朝实行均田制,分永业田和口分田,永业田可以继承而且不要交税的,口分田要交税,死了要还给国家,每个成年人可以分到八十亩口分田,二十亩永业田,永业田可以买卖的。年景不好的时候,许多老百姓种的口分田收成不够交税,只好把永业田卖掉了。
  
      地主收了很多永业田,但是他自己的口分田还是只有八十亩,只需要收交很少的税就行了~!而卖掉永业田的庄户呢~?他们虽然得到了一大笔卖地钱,但他们还有八十亩口分田要交税,遇到年成不好的时候,仍然会大吃老本,所以许多人到最后又去找那些地主租地种,来弥补收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