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师来~!
    唐初实行的均田制,是培植封建地主的兼并力量,巩固封建政权统治基础的手段之一,法律本身就是保护地主阶级的,当然会对他们比较宽容。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还是由于时代不同,社会最尖锐的矛盾也不同,实行的政策自然也不同。
  
      唐初的时候刚刚立国,百废待兴,很多土地都是荒地,因此土地是不用愁的,另外一方面统治者要培植一批封建地主来巩固政权,就是那些功臣名将之类的。
  
      但是到了后来,随着土地兼并的发展,农民大量丧失土地,租庸调制就无法继续实施下去,政府田赋收入大减,财政困难。
  
      所以在唐德宗时期对税制进行了改革,实行两税制,其最大的变革就是将按人丁收税改为按田亩收税,从而增加了国家田赋收入,削弱了地主势力。
  
      李泽轩无奈地叹气道:“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今我李泽轩也算是小有身家,可是却无力兼济天下啊~!”
  
      讲道理,他自己也觉得唐朝现在的土地税收制度很坑,但他能有什么办法呢~?虽然他品级不小,但是在朝堂上并没有多少话语权,以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改变现状。
  
      韩雨惜上前主动握住李泽轩的手,道:“兼济天下可跟个人身家没有关联,相公纵是再有钱,也不可能养活全天下的人吧~?老子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与其给别人钱,不如教他一门生存的技能,其实相公你现在做的事情,不正是在兼济天下吗~?
  
      炎黄书院传道授业,育人成才,十年之后,甚至百年之后,别人忘记了咱家现在是多么辉煌和富有,但肯定会有很多人还记得咱家的炎黄书院培育了一大批栋梁之材~!相公虽未上阵杀敌,为国开疆扩土,但相公所做之事却比那些战场上的将军更加荣光~!妾身为嫁给相公这样的俊杰,而倍感荣耀~!”
  
      韩雨惜这番话,说得可谓是真真切切,那发自内心深处的爱意,没有人怀疑会是在作假,李泽轩听后,忍不住怔在了原地。
  
      他现在,心里,真的好舒服~!
  
      咳咳~!没错,就是好舒服~!
  
      活了两世,第一次有了女粉,而且也是“舔粉”~!他心里能不舒服嘛~?还有,韩雨惜算是把他都快夸成了圣人了,这让他有点飘飘然了~!
  
      嗯,这么real的女粉,pink了~!
  
      李泽轩抹了抹鼻子,道:“咳咳~!娘子你这么夸赞我,我都快不好意思了——来来来~!再多说两句听听~!”
  
      韩雨惜刚到嘴边的话,被李泽轩这么一个大转折立马给堵了回去,差点被噎坏了,她好气又好笑道:“妾身刚刚是认真的,相公你却又在贫嘴了~!”
  
      “少爷~!少爷~!”
  
      夫妻二人打情骂俏的时候,小兮迈着小碎步,从外面小跑过来,给韩雨惜福了一礼,然后才对李泽轩说道:“少爷~!李纲李老先生差他的小孙子来传话,说是有要事让你去他府上一叙~!”
  
      “哦~?”
  
      李泽轩先是愣了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他对韩雨惜道:“娘子,看来我又得去忙了~!午后就让王叔去庄子里收租吧~!那里有岳丈大人照看着,应该不会有事~!你在家里歇着便好~!”
  
      “哎~!到底有什么事啊~!相公~!”
  
      韩雨惜迷茫地问道,眼前却已经不见了李泽轩的身影,这让她不由得有些小郁闷。
  
      “小兮~!李老先生找夫君有什么事吗~?”
  
      正主跑了,韩雨惜就只能询问小兮这个“目击者”了。
  
      小兮苦着小脸,摇头道:“少夫人,这个您都不知道,我哪儿知道啊~!”
  
      韩雨惜闻言,也觉得有理,心里略微郁闷,就在这时,只见李泽轩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边跑边喊道:
  
      “哎哎哎~!娘子娘子~!快~!快帮为夫束发更衣~!”
  
      他刚刚跑出前院才发现自己穿的是之前让媳妇儿给特制的短袖短裤居家服,而且仪容上也非常糟糕,由于一直窝在家里写书,他的长发乱糟糟的,要不是他这张脸长的本来就英俊,此刻走在街上估计都会被人当成乞丐了。
  
      韩雨惜被李泽轩这一蕃“骚操作”弄的非常无语,她一边跟着李泽轩向屋内走去,一边掩嘴笑道:“相公何时这般在意自己的容貌了~?”
  
      ………………………………
  
      一番“打扮”后,李泽轩带着李刚六七岁的小孙子李安仁,向曲江坊赶去。
  
      今天听到小兮过来说李纲要找他,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当初他亲自登门拜访李纲时,李纲曾经跟他说过会帮他找几个德高望重的书院先生,其中,还有几个懂的机关、器械之道的能人,这种人才是李泽轩一直都期望得到的。
  
      所以,他今天才会这么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别到时候他看上别人了,别人却因为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看不上自己,那乐子就可太大了~!
  
      再说,他要穿个短袖短裤过去,估计李纲都会踹他,骂他有辱斯文~!
  
      “安仁,你祖父怎么能放心一个人过来~?”
  
      李泽轩哄小孩子还是有自己的一套的,塞了几块李府专有的精致吃食,李安仁瞬间就开始了“轩哥哥、轩哥哥”地叫,“叛变”速度之快,既在李泽轩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中。
  
      “家里来了一个老爷爷,两个大哥哥,祖父走不开,就让安仁过来了~!”
  
      李安仁舔了舔嘴边的糖浆,奶声奶气地说道。
  
      李泽轩一听,心里就忍不住喜道:“哈哈~!好~!看来李纲真给自己找来先生了啊~!炎黄书院的老师来了~!”
  
      想到这里,李泽轩拍了拍李安仁的脑袋,笑道:“安仁,走吧~!一起去见你祖父~!”
  
      想起李纲口中的那个神秘的精通机械之道的先生,李泽轩心里就忍不住激动异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