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零二章 新旧时代的交锋 上 ~!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咳咳~!墨老弟,小轩这孩子无论武艺还是学识,在我大唐年轻一辈中,都是翘楚,你可不要因为年龄而轻视他哟~!”
  
  正厅内,李纲捻着胡须,对墨槐似笑非笑道。
  
  他活了一世,上至皇帝,下至黎民,什么样的人他没见过~?墨槐刚刚的反应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他才会出言提醒,当然他心底对于墨槐那有些轻视的态度是极为不满的,因为李泽轩是他的上司了,墨槐的轻视,也是对他李纲的侮辱。
  
  墨槐神情微滞,他看向李纲,有些不满道:
  
  “文纪,你千里迢迢,传信让墨某来长安,就是为了让墨某在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娃娃手下任事~?时至今日,墨家虽然衰败不堪,泯然于世间,但我墨家还没有堕落到听一个小娃娃使唤~!”
  
  “墨槐,你~!”
  
  李纲脸色涨红,他本是一番好意,想给奄奄一息的墨家一个苟延残喘、发挥余光余热的机会,但现在墨槐不仅不领情,反而如此傲慢,这让李纲不由怒上心头。
  
  “呵呵~!英雄不论出处,有志不在年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堂堂墨家巨子,目光居然如此短浅,看来墨家的衰败,还是有道理的~!”
  
  不待李纲把话说完,李泽轩便出言讥讽道。
  
  有些人即便身处人生低谷,却仍不愿意放弃高高在上的身段,浑身还散发着傲慢的味道,这种人就是欠教训,李泽轩从来不会惯他们这臭毛病。
  
  墨钟、墨云二人,闻言豁然变色,墨槐更是拍案而起,冲李泽轩怒声呵斥道:“放肆~!黄口小儿安敢欺辱我墨家~!”
  
  墨钟拔剑道:“叔父~!待侄儿前去教训教训他~!”
  
  说罢,他不顾李纲身手欲阻挠,便运气于剑,直刺李泽轩~!
  
  “嗤~!不知天高地厚~!”
  
  李泽轩嗤笑一声,以他如今宗师境的实力,墨钟这一剑简直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所以他根本就懒得闪避,直接站在原地,极为装逼地伸出两根手指,精确地捕捉到了墨钟手上长剑的运行轨迹,只听“铿”的一声剑鸣,然后墨钟就再也难以前进分毫~!
  
  静~!屋内众人,包括李纲在内,都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墨钟脸色涨红,羞愤欲死~!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娃娃比自己小了那么多,自己怎么可能打不过~?然而现实总是这么残酷,现在的他只想抽身后退,但奈何李泽轩地那两根手指仿佛有无穷神力一般,让他的剑岿然不动!
  
  “哼~!杀人者死、伤人者刑~!你们自称为墨者,却忘了你们墨家一贯奉行的理念了吗~?今日本爵就给你们一个教训~!”
  
  李泽轩冷冷一笑,随即众人便听到“铛”的一声,墨钟手上的长剑,从中间应声而断,半截剑身落在地上,正好将从屋外照进来的阳光,反射在了墨钟脸上。
  
  墨钟骇然道:“宗师~?不~!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宗师~?”
  
  墨槐面色微变,他目光直视李泽轩,道:“杀人者死,伤人者刑~!这是我墨家奉行千年的墨者之法~!你是从何而得知~?”
  
  李泽轩一愣,他刚刚的这句不过是隐约记得《秦时明月》里面某个人说过,没想到居然正巧碰上了正主,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关于杀人者死、伤人者刑,倒是有一个相关典故。
  
  墨者第四代巨子——腹住在秦国,他的儿子杀人,本应依法处死。但秦惠王认为腹年老,只有一个儿子,就命令不杀。
  
  腹却说,墨者之法规定:“杀人者死,伤人者刑。“这是禁止杀人伤人的必要措施,它符合“天下之大义“,还是坚持把自己的儿子杀了。这个故事生动的反映了墨家纪律的严明。正因为如此,墨者很能战斗,具有“赴火蹈刀,死不旋踵“的精神。
  
  “呵呵~!墨者之法~?你们还知道这是你们的墨者之法吗~?一言不合,大动刀兵,且不说本爵乃朝廷命官,就算我只是一个升斗小民,难道你们墨家之人,就可以这样对我拔剑相向吗~?”
  
  李泽轩负手而立,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得理不饶人地喷道。
  
  墨槐脸色阴沉,他犹豫片刻,压着嗓子,吩咐道:“墨钟~!你违反墨者之法,速去向李县男道歉~!”
  
  “啊~?”
  
  墨钟脸色通红,他不情愿道:“叔父……”
  
  “快去~!若是李县男不原谅你,今后你将不再是我墨家子弟~!”
  
  墨槐摆了摆手,声音冰冷道。
  
  墨钟闻言,身子不由一颤,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而落,要知道,这屋里可是有冰块儿在降温呢~!
  
  “李……李县男~!刚刚是……”
  
  纠结了好大一会儿后,墨钟终于还是挪动着脚步,来到了李泽轩跟前,然后躬身拱手致歉道。
  
  李泽轩摇了摇头,并没有继续让墨钟往下说,直接道:“不必了~!我李泽轩可不是睚眦必报之人~!今日之事权当是一场误会~!”
  
  做人留一线,在弄清这三个墨家中人有何本事前,李泽轩现在还不想把他们得罪死。
  
  墨钟有些不敢置信,他本以为李泽轩肯定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落井下石的大好机会,却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墨钟张了张嘴,半晌后终于挤出了“谢谢”两个字,然后郁郁寡欢地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李纲、墨槐见此情况,均是诧异地看了李泽轩一眼。
  
  李泽轩笑了笑,继续了最开始的话题,问道:“听巨子先前的意思,是觉得来我炎黄书院当先生,失了你的身份,是吗~?”
  
  墨槐闻言,嘴角抽了抽,暗道这小子端是狡诈,片刻后,回道:“先前文纪兄说你无论武艺还是学识,在大唐年轻一辈中,都是翘楚,刚刚你已经证明了你的确在武道一途很有天赋,那现在就证明证明你的学识吧~!然后我们再言其他~!”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