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零五章 新旧时代的交锋 终 ~!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千多年前,墨子就进行了小孔成像的实验。他明确指出,光是直线传播的,物体通过小孔所形成的像是倒像。这是因为光线经过物体再穿过小孔时,由于光的直线传播,物体上方成像于下,物体下部成像于上,故所成的像为倒像。他还探讨了影像的大小与物体的斜正、光源的远近的关系,指出物斜或光源远则影长细,物正或光源近则影短粗,如果是反射光,则影形成于物与光源之间。
  
  除此之外,墨子对平面镜、凹面镜、凸面镜等进行了相当系统的研究,得出了几何光学的一系列基本原理。他指出,平面镜所形成的是大小相同、远近对称的像,但却左右倒换。如果是二个或多个平面镜相向而照射,则会出现重复反射,形成无数的像。凹面镜的成像是在“中”之内形成正像,距“中”远所成像大,距“中”近所成的像小,在“中”处则像与物一样大;在“中”之外,则形成的是倒像,近“中”像大,远“中”像小。凸面镜则只形成正像,近镜像大,远镜像小。
  
  这里的“中”为球面镜之球心,墨子虽尚未能区分球心与焦点的差别,把球心与焦点混淆在一起,但其结论与近现代球面镜成像原理还是基本相符的。
  
  在光学史上,墨子是第一个对几何光学进行系统研究的科学家。如果说墨子奠定了几何光学的基础,也不为过分,至少在中国是这样。正如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物理卷中所说,墨子关于光学的研究,“比我们所知的希腊的为早”,“印度亦不能比拟”。
  
  此刻,墨槐听到李泽轩的答案,并不像先前那两次那样意外,而是继续问道:“为何会有倒立物体的像~?李县男如果不想解释,那可以把这个问题当成老夫的第四个问题~!”
  
  李泽轩摆手笑道:“不必不必,既然巨子想听为什么,那小子就好好解释解释,不算做那五道题之一~!”
  
  他现在对墨槐的拉拢之心越来越重,所以他的自称,也从刚开始的本爵,变成了小子,虽说他有信心赢得这场赌局,但给别人一点面子,让别人输的心服口服,这样墨槐以后教学生也会教的心甘情愿、尽心尽力啊~!这个不叫懦弱,而叫胜者的风度~!
  
  李纲却是微皱眉头,暗道李泽轩有些托大了,但墨槐也是他的老友,他总不能这个时候跳出来阻止吧~?
  
  李泽轩让小安仁拿来了笔墨,然后示意墨槐过来,他才一边画着小孔成像系统的光路图,一边徐徐说道:
  
  “巨子请看~!这个是蜡烛,蜡烛的火焰看成是由许多小发光点组成的,每个发光点都向四面八方发射着光。【△網WwW.】总会有一小束光,笔直地穿过小孔,在小孔后方形成一个小光斑。所以,烛焰上的每一个发光点都会在白纸上形成一个对应的光斑,全部光斑在白纸上就组成了一个烛焰的像…………”
  
  随着李泽轩的一番讲述,墨槐恍然大悟,现在他终于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了,但同时,他又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光看着李泽轩,就好像是在看,怪物~!
  
  这一刻,墨槐对李泽轩的来历,产生了非常大的好奇,首先,能在十四五岁的年纪成为武道宗师,这本来就已经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特例了,然而,李泽轩在这些非常偏门的领域中,居然还有这么深的造诣,文武双修,而且每方面都能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存在,墨槐想象不出什么样的家族,什么样的先生,能教出这样的妖孽~?
  
  “怎么样~?不知小子说的对不对~?”
  
  李泽轩被墨槐的眼光看的头皮发麻,于是忍不住说道。
  
  墨槐沉默地点了点头,不发一言。
  
  李泽轩道:“那就有请巨子继续出第四题吧~!”
  
  墨槐闻言,将目光从李泽轩身上挪开,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李泽轩弯下了腰,拱手道:“不用出了,老夫认输~!从今以后,老夫这把老骨头任凭李县男驱使,不求报酬,任劳任怨~!”
  
  “叔父~!不可~!”
  
  “叔父~!不要啊~!”
  
  墨钟跟墨云见状大惊,纷纷大吼道。
  
  墨槐身为墨家巨子,学识、武艺无不是他们这些坚守墨学的墨者,从小崇拜与追逐的榜样,如今,他们眼中神一样的男人,居然向一个十四五岁的年轻人低头了,这让他们如何能忍~?虽然李泽轩的确很厉害,但墨钟跟墨云还是接受不了这种现实。
  
  “住嘴~!老夫身为墨家巨子,岂能言而无信~?墨钟、墨云,你们二人且先退下,日后老夫会选出下任墨家巨子~!”
  
  墨槐闻声,连忙大声训斥道,然后他又对李泽轩拱手道:“李爵爷,请宽限给老夫一个月时间,待老夫回到墨家驻地,挑出下一任巨子后,再到长安一心一意地教授学生~!”
  
  如今墨槐这番温言请求的模样,如何还有刚开始的那种意气风发~?倒是多了几分英雄末路的悲凉~!
  
  李纲看着,心里极为不忍,说到底眼前这位是他相交多年的老友,于是,他出声道:“墨老弟,大可不必如此~!你那巨子之位跟炎黄书院教习的身份并不冲突啊~!小轩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他不会限制你的自由的~!你可以一边管理着墨家的事务,一边在炎黄书院进行教学~!再说,墨家衰败至今日,还能有多少事务需要你来管理~?”
  
  李泽轩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暗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连忙插话道:“李先生说的没错,巨子你去炎黄书院教书,小子绝对不会限制你的自由,而且你该有的薪俸,小子绝对不会短了你一文钱~!此外,巨子你可以将墨家的驻地搬到长安这边来嘛~!
  
  到时候墨家所有的墨者,由小子来负责安顿,他们其中若是还有像您一样精通力学、光学或者机关器械之道的墨者,小子也愿意聘请他们到炎黄书院~!至于书院先生的待遇薪俸,巨子您想必也知道,小子就不重复了,您老看如何~?”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