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零六章 墨家之殇~!

      不得不说,李泽轩的心可真够大,他这是想要直接将墨家有能力的人,全部收入麾下啊~!
  
      当然,这也怪不得他,实在是墨槐表现出来的能力,尤其是在天文学、物理、光学方面的造诣,对于刚把炎黄书院建好的李泽轩来说,简直就是最完美的教师人选~!有了墨槐的加入,他以后在炎黄书院的担子将会大大降低~!
  
      李泽轩说罢,墨钟跟墨云都是目光闪了闪,脸上浮现出一丝希冀,他们说好听些是墨家核心弟子,但所干的工作与农夫没什么两样,平时他们也是需要做农事的,不然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只有在农闲时,才会回归墨家,接受组织的训练或者其他安排。
  
      他们都是有本事在身,却因为墨者的身份,必须待在荒凉之地,从事着劳苦之事,本来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但他俩随着墨槐一起来这儿赴约,见识到长安城的繁华之后,他们的内心动摇了~!
  
      墨者之苦,是其他学派弟子都体会不到的,而如今李泽轩的额一番话,让他们忍不住开始想入非非,为什么不能靠自己的本事,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好生活呢~?
  
      不过虽然他们心里是这般想的,但他们却不会轻易说出口,长年的墨者生涯,组织纪律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们的心底~!
  
      墨槐眉头紧皱,他直起身子,盯着李泽轩严肃道:
  
      “李爵爷的好意,老夫心领了~!但身为墨者,就必须以裘褐为衣,以跂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一味贪图人间享乐,又有何资格成为墨者~?老夫答应你成为炎黄书院教习,就已违反我墨家之法,以后再无资格去率领天下墨者,将墨学发扬光大~!所以,这巨子之位,老夫必须辞去~!至于其他墨者,我劝爵爷您不要白费心机~!”
  
      墨槐说罢,墨钟跟墨云两个年轻人的脸上瞬间就多出了七分惭愧与三分遗憾,二人低着脑袋,不发一言。
  
      李纲大皱眉头道:“墨老弟,你糊涂啊~!墨家从先秦鼎盛时期的几十万人,到如今的弟子不过百,你就没想想这其中的缘由~?难道你觉得墨家衰败仅仅是因为各朝帝王的打压造成的吗~?”
  
      墨槐有些不忿道:“难道不是吗~?要不是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我墨家何以落得如今这地步~?”
  
      李纲闻言,颇为痛心道:“荒谬~!没想到墨老弟你时至今日还没看清墨家衰亡的真正原因~!也罢,老夫就来点醒你~!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老夫虽然学的是儒学,但今日,老夫不帮儒家,也不帮你墨家,老夫就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跟你好生分析一番~!
  
      你说你儒家衰败,是因为各朝帝王的打压,可自从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为什么与儒家并称世之显学的墨家会迅速衰败,而道、法两家,却能在儒学的夹缝中存活至今~?你有没有想过这其中的根由~?”
  
      李纲这番话,直接道出了墨家衰败的根本原因,墨槐不由一窒,面色一阵惨白,李泽轩却在一旁认真地听了起来,这些陈年旧事,显然李纲比他了解的要多,趁此机会学习学习,也是不错的。
  
      李纲没等墨槐回答,又继续说道:“在老夫看来,墨家之所以落得如今这般境地,就是因为你们墨家对于门下子弟的要求太过苛刻~!为何孔圣人可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而你们墨者就只能“以裘褐为衣,以跂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
  
      或许这时因为你们有你们的信仰,但是,谁说有信仰之人,就不能依靠自己的双手,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难道天天居于水深火热,就能让你们墨者高世人一等吗~?”
  
      不得不说,李纲的这一番话可谓是直指要害,李泽轩听得都要忍不住拍手叫好了~!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先秦诸子百家中,影响最大的自然要数儒、墨、道、法四家。但自秦汉大一统之后,它们的命运开始分化:儒家成了中华文化的正统和主流;法家因为其特殊的性质,主宰了两千年来专制朝廷的庙堂政治;道家则广纳信徒,占据了民间社会,成为幽人隐士的精神家园。
  
      只有墨家,在刹那辉煌之后,无论是作为一种学说,还是作为一种组织,都烟消云散,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为什么墨家下场如此悲凉?是墨家思想不够高明么?肯定不是,墨家思想体系充满了伟大的人道主义色彩与科学精神,即便以二十一世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它依然是那么熠熠生辉。
  
      除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外因,墨家消亡还有着其内在的因由:一个人要想成为墨家的忠实信徒,就必须有强烈的牺牲精神和献身精神,必须怀有对众人的博爱之心,而不能讲私人感情。
  
      所以,《庄子·天下》批评墨家说:“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觳;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为也。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独能任,奈天下何!离于天下,其去王也远矣!”
  
      相比之下,做道教门徒就要幸福得多。道教的修行目标是成为仙人,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可以吸引一大批信徒。而且对于道教来说,尤其是历史悠久的正一道,并没有太多禁欲方面的规定,房中术甚至还是一种仙家秘术。
  
      而作为出世的宗教,佛教虽然需要禁欲,但僧人们禁欲的同时能享受心灵的满足,从而把所有的苦难都视为通往幸福彼岸的舟筏。正由于有这种“心灵鸡汤”,虔诚的佛门弟子可以忽略形而下的艰苦,去追求形而上的禅悦。
  
      而墨家兼爱、非攻、尚贤、尚同、非命、非乐、节用、节葬……这些思想却不足以成为墨家门徒灵魂信仰的基础。而如果不以坚定的信仰为基础,那苦逼禁欲的生活,根本吸引不了新鲜血液加入墨家,天下间墨者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少~!
  
      这,才是墨家衰败的内在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