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一十八章 朕绝不做那刘邦~!

  
      在秦家的厨房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李泽轩终于将后院那几个大佬中午的饭食给准备好了,菜的种类并不多,一共就五菜一汤,但每份菜的量可都大了去了,全是用小盆子装的,毕竟屋里坐的那几个大佬,都是习武之人,饭量更不是一般的大。
  
      菜做完了自然就没有李泽轩什么事情了,秦夫人指挥着丫鬟将这“一盆盆”的菜向前厅端去,李泽轩没管这些,洗了洗手,便拉着媳妇儿出了厨房门。
  
      谁知刚一出来,就见秦怀玉跟程处默正向这边走过来,李泽轩一愣,出声问道:“哎~?怀玉、丑牛~?你俩回来了~?”
  
      秦怀玉是早在一个月前就上云山参加“劳动”了,程处默这个货喜欢偷懒,算算他去云山的日子也就刚刚半个月,正常情况下,他俩现在都应该在云山才对,因为云山距离长安还是有点远的,算学馆的学生中午一般都会在云山的食堂里吃大锅饭。
  
      “哦~!这是什么肉~?好香啊~!哎~!等等~!别走~!先让俺尝一块儿~!”
  
      程处默正想答话,却闻到一股极为浓郁的肉香,他的注意力顿时就被端着菜盆的小丫鬟给勾引走了。更过分的是,这货不光嘴上再说,还伸出了他那只黑乎乎的狗爪子~!
  
      “住手~!”
  
      后面的秦夫人见状连忙快步赶上来,斥道:“丑牛别胡闹,这吃食是为陛下准备的,你要是真想吃,就赶紧去洗洗手,一会儿上桌吃,现在这样像什么样子~!”
  
      程处默的身形立刻顿住,他瞪大眼睛,道:“啊~?陛下也在~?”
  
      他刚刚是先带着秦怀玉回了趟家,在得知秦琼旧伤痊愈且意外破境、程咬金今天在秦家“蹭饭”的消息后,程处默眼珠儿一转,便跟着秦怀玉一起过来了。
  
      但他过来只是想蹭一顿饭,还真不知道李二在这边,他要是早知道这个消息的话,绝对不会过来的。
  
      “嗯~!陛下跟你尉迟叔叔他们几个都在,丑牛你既然来了,赶紧去洗洗手,一会儿上桌陪酒去~!”
  
      秦夫人说了一句,便带着丫鬟们进屋了,留下在原地一脸懵逼的程处默。
  
      “呵~!让你小子还嘚瑟~!”
  
      李泽轩上前揶揄了程处默一句,这才看向秦怀玉问道:“怀玉,云山那边如何了~?”
  
      秦怀玉道:“书院的工程,已经全部了结,剩下的只是一些不紧急的建筑,咱们算学馆的学生,今天全部各回各家,准备入学考试去了~!”
  
      这就全部建完了~?
  
      李泽轩闻言一惊,诧异道:“居然这么快~?那怀玉你们辛苦了~!”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炎黄书院的入学考试要开始了,而他试卷还没开始出呢~?
  
      看来不能四处浪了~!
  
      “哈~!我们当然辛苦了,小轩你可得好好补偿我们~!”
  
      程处默厚着脸皮笑道。
  
      李泽轩没好气道:“补偿~?中午这顿饭不就是给你的补偿吗~?这些菜丑牛你在别处想吃也吃不到~!”
  
      ………………………………
  
      “嗯~!这是啥肉~?咋恁地香~?俺老程尝尝是个什么味儿?”
  
      酒菜上桌后,程咬金一闻到梅菜扣肉的香味,就忍不住直流口水,他跃跃欲试道。
  
      “咳咳~!”
  
      秦琼重重一声咳嗽,示意程咬金注意李二还在饭桌上,程咬金果然醒过了神,他老脸一红,讪讪地放下了筷子,尴尬道:“咳咳~!这个还是请陛下先尝尝~!”
  
      李二笑道:“怎么~?咱们君臣这么久没在一起吃饭,现在还变得生份起来了~?想当初知节在酒桌上,可不管对方是谁,都毫不相让的啊~!”
  
      程咬金摸了摸鼻子,并不说话,心里却道:“当初你还是秦王,咱们都是好兄弟,现在你成了皇帝,俺老程能不注意点吗~?”
  
      “呵呵~!知节你是不是想说今时不同往日,朕已经贵为一国之君,你不能再同以往那样嬉笑怒骂了~?还有,叔宝、药师、敬德、进达,你们是不是也这么想的~?”
  
      李二何等人物,岂会猜测不出程咬金心里在琢磨什么~?他扫视了一眼屋内众人,意味深长地笑道。
  
      程咬金连忙抱拳道:“臣不敢~!”
  
      秦琼等人也微微欠身,道:“臣等不敢~!”
  
      “不敢~?”
  
      李二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他站直身子,看着饭桌上的诸人,一脸愤懑地说道:“你们只是不敢~?这就说明了你们心中的确这么想过~!呵~!说白了,你们都在怕,你们害怕因为言行无状遭朕降罪,你们害怕朕如今当了皇帝会相比以前性情大变,你们害怕朕会做那刘邦,前脚登上皇位,后脚就大杀功臣~!你们都在害怕,是也不是~!”
  
      说到最后,李二几乎是吼出来的,屋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大气都不敢喘,程处默更是在心里面埋怨自己今天为啥要犯贱来蹭饭,结果饭没蹭着,先蹭到老虎屁股上了,真是倒了血霉。
  
      李二见无人应和,更是有些说不出的郁闷,他继续道:“朕今天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朕虽然做了皇帝,但叔宝、知节你们几个曾经随同朕在战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朕永远都拿你们当做兄弟,朕今日指天为誓,有生之年,绝不做那刘邦,你们也绝对不会成为当年的韩信~!”
  
      刘邦称帝时已过半百,步入晚年的他变得日益猜忌一起打天下的功臣们,特别是那些异姓王们。结果臧荼、张敖、韩王信、彭越、韩信、英布等先后被废杀,英布还起兵反了,刘邦抱病亲征才平了他。之后其封国则转入刘氏子孙手中。不仅如此,他还对萧何起了疑心。逼得他设法自污声名以绎帝之疑,最后也差点不得善终。
  
      说着,他重重地拍了一下酒碗,豪气干云道:“上酒~!”
  
      李泽轩、秦怀玉、程处默互视一眼,纷纷乖乖地去给在座的几个大佬上酒,谁让屋里面就他们仨能使唤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