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二十章 诰命官身~!
“哎~!对了相公~!在秦府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你要给我个惊喜,现在可以说了吧~?”
  
  将程咬金抬上程府的马车后,李泽轩便直接带着媳妇儿回家了,书房内,李泽轩正在琢磨学生们入学考试的试卷呢,就听到身边传来了韩雨惜轻柔且略含期待的声音。
  
  李泽轩收起思绪,扭过头装模作样道:“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具体是什么惊喜,我也忘了~!”
  
  “相公,你~!”
  
  韩雨惜闻言,有些嗔怒地瞪了李泽轩一眼,道。
  
  “哈哈~!娘子真想知道是什么惊喜~?”
  
  李泽轩将韩雨惜拉至身边,笑问道。
  
  “相公不是忘了吗~?妾身就算想知道又有什么用~?”
  
  韩雨惜撅了撅小嘴,把头扭向一边道。
  
  夏日的威风透过窗口吹了进来,正好将她耳畔的一缕秀发吹到了李泽轩的鼻子上,闻着那发丝间的清香,李泽轩有些心痒痒,他将韩雨惜的身子掰过来,故作严肃状,说道:
  
  “为夫虽是忘了,但有个办法能让为夫立刻想起来~!嗯,来来来~!娘子你只要用你的嘴唇,在这上面留下一道爱之印记,为夫感受你的爱意后,灵光一闪,什么事情都能想起来了~!”
  
  李泽轩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的右脸,但这货的表情上并没有任何猥琐,反而一副光明伟正的模样。
  
  但,跟李泽轩相处了这么久的韩雨惜岂会不知道这是李泽轩的小把戏~?她扭了扭身子,白了李泽轩一眼,道:
  
  “哼~!相公现在都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我才不信呢~!”
  
  “嘿~!你个小妮子~!”
  
  李泽轩被戳穿谎言,有些恼羞成怒地刮了刮韩雨惜的琼鼻,然后他走到床边,双手枕在后脑勺处,躺了下去,嘴上耍赖道:
  
  “唉~!不管娘子信不信,反正为夫就是得了间歇性失忆症,娘子今日要不献上香吻,为夫的失忆症就好不了,娘子自然也不会知道那个惊喜是什么喽~!”
  
  韩雨惜气疾,过来拧了一把李泽轩的胳膊,道:“相公你这是耍赖~!”
  
  “耍赖~?有吗~?为夫这是实话实说啊~!哪里耍赖了~!”
  
  “哼~!既然这样那算了~!我现在不想知道那个惊喜是什么了~!”
  
  韩雨惜起身跺了跺脚,转身欲走,她是爱李泽轩不假,但这种小把戏她还是不想让李泽轩这么容易得逞,况且现在还是白天啊~!
  
  她刚一转身,后面就传来了李泽轩略带蛊惑的声音:“哎呀,为夫好像想起来一点东西了,好像这个惊喜对娘子来说非常非常重要,娘子真的不想知道吗~?”
  
  韩雨惜顿住脚步,微微犹豫道:“不想知道,妾身觉得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可是这个惊喜,关乎着娘子以后的生活哦~!真!的!不!想!知!道!吗~?”
  
  这厮说的这么明白,是彻底原形毕露了~!
  
  韩雨惜顿时一脸纠结,半晌后,她跺了跺脚,转身回到床边,直接俯身在李泽轩的脸上点了一下,然后迅速想直起身子。
  
  李泽轩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一阵香风沁进鼻孔,接着就感觉脸上贴了一个软软的、温温的、像水一样的东西,这种美好的感觉一闪即逝,见韩雨惜要起身,他连忙伸出手臂,将其揽入怀中。
  
  “呀~!”
  
  韩雨惜惊呼一声,想要挣脱,结果发现全是徒劳无功,她忍不住又急又气:“相公你刚刚不是说亲一下就行了吗~?你快放开我,然后将那惊喜告诉我~!”
  
  李泽轩凑到韩雨惜的耳边,轻声道:“那是一刻钟前的条件,现在得收利息了~!”
  
  韩雨惜哪还不明白这厮要做什么,她急忙道:“别~!相公这还是白天~!万一一会儿娘跟兰儿来西院就全完了~!”
  
  “唔~!娘子宽心,兰儿不会来的~!咱们抓紧些~!”
  
  此刻J虫上脑的李泽轩哪里还管得了那些,他一边嘟囔着,一边往韩雨惜怀里钻。讲道理他们也算是新婚夫妻,稍微热衷点这方面的事情又有什么不对呢~?
  
  不巧的是,这货前段时间忙于书院的各种事务,根本无暇分心,憋了这么久,可把他给憋坏了,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嗯~!”
  
  没过一会儿,房间内就响起了一声压抑的喘息,但音量很低很低………
  
  “唔~?小兮,你说少夫人进去这么久,怎么还没出来啊~~?眼瞅着太阳都快下山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少夫人这时候应该是在厨房给少爷做好吃的啊~!”
  
  门外,小荷瞅了瞅紧闭的房门,对坐在廊下的小兮轻声问道。
  
  小兮闻言翻了个白眼,道:“我看是你又嘴馋了吧~?每次少夫人给少爷做的吃食,你都偷吃,也幸亏少夫人心善,不与你计较,要不然肯定会把小荷你卖了~!”
  
  小荷吐了吐舌头,神色赧然道:“少夫人才不会呢~!再说少爷肯定不会这么狠心啊~!”
  
  说罢,她瞅了一眼房门,悄悄地说道:“哎,小兮,你说少爷跟少夫人是不是在房间里那个…所以才一直在里面没出来~!”
  
  小兮顿时小脸一红,她用手指点了点小荷的额头,斥道:“死小荷~!你…你怎么天天净想这些东西~!少爷跟少夫人才…才不会…”
  
  “啊~!六品诰命~?相公你说的是真的吗~?”
  
  小兮话音还未落,屋内就传来一声惊呼,显然声音的主人此刻很是激动,要不然不会音量失控~!
  
  却说屋内,此刻二人是并排躺在床上并且穿好了衣物,但从二人散乱的头发与纷乱褶皱的床褥,还是能看出刚刚的战况是多么激烈。
  
  “嘘~!小声点~!娘子你这是想把别人招进来啊~!”
  
  李泽轩连忙捂住媳妇儿的嘴,然后做贼心虚地看了一眼房门。
  
  这会儿别人进来了他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倒是没什么,但他怕韩雨惜会因此受到指责,以后惧怕亲热,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