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二十三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王绩,字无功,号东皋子,绛州龙门人,唐朝医生、著名诗人。
  
      单说王绩两个字可能很多人不认识,但这人有一个非常牛逼的侄孙——初唐四杰之首王勃,王勃是王绩亲哥哥王通的嫡孙。
  
      说起王通,也是当时一个名医,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大儒,在隋文帝仁寿三年,王通曾经“西游长安,见隋文帝,奏太平十二策,尊王道,推霸略、稽今验古”。但没有受到重用。大约是由于同乡薛道衡的推荐,才被授以蜀郡司户书佐、蜀王侍郎。不过王通并不满意,所以不久就辞官归隐,在家乡当起了私人教育家。
  
      后来他潜心钻研孔子的“六经”,据说曾经受书于东海李育、学诗于会稽夏典,问礼于河东关子明,正乐于北平霍汲,考易于族父仲华。
  
      经过潜心研究后,王通觉得学问有成,便模仿孔子,作《王氏六经》,或称《续六经》。并开始在家乡的白牛溪聚徒讲学,“门人常以百数,唯河南董恒、南阳程元、中山贾琼、河东薛收、太山姚义、太原温彦博、京兆杜淹等十余人为俊颖,而以姚义慷慨,方之仲由;薛收理识,方之庄周。”
  
      除此之外,据说唐初名臣房玄龄、魏征等也是王通弟子,但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这件事。
  
      再说王绩,他曾在隋末举孝廉,升任秘书正一职。但其不乐在朝,借病请辞,复授扬州六合丞。时天下大乱,弃官还故乡。唐武德中,诏以前朝官待诏门下省。贞观初,又以疾罢归河渚间,躬耕东皋,自号“东皋子”。性简傲,嗜酒,能饮五斗,自作《五斗先生传》,撰《酒经》、《酒谱》,注有《老》、《庄》。
  
      这人在历史上的文学成就相当之高,后世对他的评价是:“其诗近而不浅,质而不俗,真率疏放,有旷怀高致,直追魏晋高风。律体滥觞于六朝,而成型于隋唐之际,无功实为先声”。
  
      王绩一生都是郁郁不得志,在隋唐之际,曾三仕三隐。心念仕途,却又自知难以显达,故归隐山林田园,以琴酒诗歌自娱。在他弃官隐居于故乡东皋村之后,纵酒自适,其思想受道家影响甚深。所作诗多以爱酒为题材,盛赞嵇康、阮籍;以田园闲适情趣为内容,歌颂陶渊明,后人辑有《东皋子集》。
  
      此时,正厅内,王绩听到李泽轩“真诚”的赞美,老脸上不由浮出一抹微笑,他谦虚道:“呵呵~!你这小子倒是会说话,不过老夫就是一个乡野村夫,可当不起你这么推崇,听说你办了一个书院,老夫倒是想见识见识~!”
  
      其实不能怪王绩眼拙,没看出李泽轩在演戏,实在是李泽轩这货演技太逼真了点,他脸上那种敬仰、赞赏之意,当真是恰到好处,多一分会显得虚伪,少一分会显得没诚意,放到现代都能当奥斯卡影帝了~!
  
      李泽轩闻言笑道:“从古至今,各个朝代无不以学为贵,但贫寒子弟想要进学,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小子就创办了炎黄书院,为天下立心,为生民立命,想让所有好学之人,都能学到有用之学~!”
  
      “好~!好一个为天下立心~!好一个为生民立命~!李家小子真是好气魄~!”
  
      王绩听到这两句话后,忍不住拍案叫绝,他大笑道:“凭这两句,就当浮一大白~!”
  
      说罢这货端起了手边的茶盏,仰起脖子就往嘴里倒,结果………
  
      “呸呸呸~!”
  
      “居然是茶汤~!你小子好不地道~!老夫来此为何不上酒~?”
  
      王绩一边吐出嘴里那酸甜苦辣咸的茶汤,一边埋怨道。
  
      李泽轩汗颜,他连忙让人去拿家里的冰镇温柔乡,并说道:“咳咳~!无功先生稍待,美酒马上便来~!”
  
      一旁的另外一个老者,此刻指着王绩,笑骂道:“无功啊,无功,这么多年了,你个老匹夫还是这么嗜酒~!”
  
      王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那又如何~?人活一世,若是无酒,那还有什么活头,不如死了算了~!”
  
      众人均是被这话雷的不轻,什么叫做嗜酒如命~?这才是真正的嗜酒如命啊~!相比之下,那些别人口中的酒鬼,简直是弱爆了~!
  
      “嗯~!香~!香~!香~!真香~!”
  
      就在这时,李府的丫鬟端了一壶温柔乡进来,酒壶的壶嘴上,冒着丝丝寒气,同时也带出来了阵阵酒香,王绩抽动着鼻子,跟一个哈巴狗似的,贪婪地嗅着空气中弥漫的酒香,之前那世外高人的形象瞬间消散无踪,李泽轩看的下巴都掉了一地。
  
      王绩却没管这些,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此刻他闭着眼睛,深深迷醉道:“绵柔醇厚,其中还夹杂着山果的清香,各中比例恰到好处,果借酒劲,酒却溶着酒香,妙~!妙~!妙~!实在是妙不可言呐~!这酿酒之人,堪称大师呀~!”
  
      李泽轩无语,这不就是最普通的温柔乡嘛~?怎么被王绩这么一说,好像是天上的琼浆玉露一般呢~?随着酒坊数次的扩张与技术改良,现在的神仙醉跟温柔乡虽说不是烂大街货,但每天的产能已经比以前高了两三倍了,最起码现在喝个神仙醉不用到处排队了,只要你有钱就能喝得到~!所以王绩现在的这个表现让李泽轩很是费解啊~!
  
      李纲老脸一红,暗道自己这个老友可真够丢人的,他干咳道:“咳咳~!无功,这是温柔乡,长安城各大酒楼都有销售,你若是喜欢,回头让小轩送你些~!”
  
      王绩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不过这货倒也是个妙人,只见他僵住的老脸,立刻切换了一副缅怀回忆的表情,道:“哦~!原来是温柔乡啊~!以前喝过几次,不过后来就没喝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差点忘了这种味道了~!”
  
      李泽轩愣了两秒,心道老子信了你的邪,温柔乡跟神仙醉都是今年才出现的,你还好意思说这么长时间没喝忘了味道~?
  
      他万万没想到这老家伙也开始跟自己演起来了,当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