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五斗先生~!
    “唔~!老夫也同意了,怎么样~?小子你是不是感到很荣幸~?要知道这些年可是有许多人都想要请老夫出山,不过老夫都给拒绝了~!”
  
      见李泽轩跟颜思鲁两个人聊得“火热”,旁边的王绩感觉自己受到“冷落”了,于是有些不甘寂寞地插话道。
  
      李泽轩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果然有些人是不可貌相的,他第一眼见到王绩时,还觉得这老头是个世外高人,可是现在嘛……还是别说了。
  
      “王先生也同意了~?那实在是太好了~!能请到二位先生,是小子的荣幸,更是炎黄书院千百学子的荣幸~!”
  
      李泽轩还是挺有礼貌的一个大好青年,他并没有去打王绩的脸,而是做出一副欣喜异常的表情,配合道。
  
      “嗯~!”
  
      果然,王绩老怀大慰地捋了捋胡须,一副算你小子有眼光的神色,看的李泽轩有些手痒痒。
  
      “哦~!对了~!老夫可不是那么好请的,你要是想让老夫去帮你教学生,你得答应一个条件~!”
  
      王绩摸了一会儿胡子,忽然正色道。
  
      李泽轩的脸颊微不可查地抽了抽,他克制了一下情绪,道:“什么条件~?先生尽管说便是~!”
  
      他心里却暗道:什么时候一个附赠品都这么多事儿了~?这老头儿不自觉呀~!
  
      李纲跟颜师鲁却立刻投过来一个鄙视的眼神儿,王绩老脸一红,连忙干咳两声掩饰尴尬,但他还是坚持说道:“咳咳~!小子,老夫去你那书院教书,可有美酒招待~?嗯~!就这种温柔乡就行~!每月五斗如何~?”
  
      每月五斗~?
  
      李泽轩闻言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五斗是个什么概念~?唐代的一斗是约合现代的六千毫升,差不多十二斤,五斗就是六十斤,一个月喝六十斤酒,李泽轩此刻只想说一句,尼玛嗨哟~!
  
      再说,按照当下温柔乡每升两贯的市价来算,这五斗温柔乡就是一百贯,一百贯呐~!他李泽轩虽然不差这点钱,但是炎黄书院教师的普通工资在那儿摆着(之前定的是炎黄书院助教每月薪俸十贯,讲师每月薪俸二十贯,副教授每月薪俸五十贯,教授每月薪俸一百贯、并送炎黄书院新式豪宅一座),王绩这货是一个月光喝酒就把一个教授一个月的工资给喝没了………
  
      “王无功啊,王无功,你个老匹夫还真当自己是五斗先生了~?张口就要五斗酒~?”
  
      颜思鲁可是土生土长的长安本地人,对于当下温柔乡的行情,他是非常清楚的,这时听到王绩的要求后,他有些不满地出言道。
  
      说起王绩的五斗先生这个称号,还算是大有来历的。
  
      首先说王绩本人,并没有李泽轩想的那么不堪,某人将之当做附赠品,着实有些“不识货”。其实王绩这个人还是很有才能的。
  
      隋开皇二十年,只有十五岁的王绩便游历京都长安,拜见权倾朝野的大臣杨素,被在座公卿称为“神童仙子”。大业元年(605年),应孝廉举,中高第,授秘书正字。
  
      但这货聪明是聪明,但就是懒惰,而且还嗜酒如命~!他先是因为生性简傲,不愿在朝供职,改授扬州六合县丞。但因嗜酒误事,受人弹劾,被解职。其实,他并不看重官职,故感叹道:“网罗在天,吾且安之。”这时隋末大乱,他便和隐士仲长子光在一起饮酒赋诗,养鸟作乐!
  
      唐武德八年,朝廷征召前朝官员,王绩以原官待诏门下省。按照门下省例,日给良酒三升。其弟王静问:“待诏快乐否?”回答说:“待诏俸禄低,又寂寞,只有良酒三升使人留恋。”待中陈叔达闻之,由三升加到一斗,时人称为“斗酒学士”!
  
      武德九年末,李二弑兄囚父、政变上位,王绩再次被朝廷征召,授命为有司,当时太乐署史焦革善酿酒,王绩这货听说后,顿时就有些蠢蠢欲动了,他纠结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定跟吏部的大佬说自己请求调到太乐署当太乐丞。
  
      那个时候的吏部尚书应该是长孙无忌,老狐狸听到王绩这个奇葩要求后,顿时老脸一黑,然后以不合品级为由给驳斥了。
  
      (有司是从四品,而太乐丞是从八品小吏……不得不说,这货为了喝酒,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王绩收到长孙无忌的批复后并没有放弃,一遍又一遍地给长孙无忌发申请,表明自己是必须去太乐署,起初长孙无忌还没放在心上,可是耐不住这货一天一封信地骚扰,最终按照这货的请求任命了他。
  
      王绩收到任命当然是大喜,觉得自己这回算是能够每天喝足美酒了,但好景不长,贞观元年初,焦革就去世了,但焦革的妻子还一直给王绩送酒。可是没多久,焦革的妻子也去世了。
  
      王绩忍不住仰天长叹:“天不使我酣美酒邪?”(这是苍天不许我畅饮美酒吗)
  
      没过几天,这货觉得继续呆在长安也没啥意思了,于是便弃官离去了。
  
      之后他在他隐居的东皋村作了《五斗先生传》,无意间被人传出,顿时名声大噪,五斗先生一名,也就由此而来~!
  
      此刻,王绩听到颜思鲁那透露着不满的话语后,瞪着眼睛不服道:
  
      “呵~!我王无功敢要五斗酒,那是因为我值这个价钱~!你颜思鲁行吗~?”
  
      颜思鲁怒道:“你什么意思~?你王无功除了会喝酒,会写两句诗,还会做什么~?凭什么就值得上五斗温柔乡~?你可知道这五斗温柔乡可是价值百贯啊~!”
  
      价值百贯~?
  
      王绩一听,顿时有些慌神,颜思鲁要是不说,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喝的这种温柔乡居然这么贵。
  
      “我滴个乖乖~!这一斗酒的钱都够老夫喝半年的了~!糟了糟了~!这下莫不是要让他颜思鲁看了老夫的笑话~?”
  
      王绩此刻心里有些苦,但是他不好说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