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天才就是天才~!
    “小轩呐,这本《化学》,其中所讲之事到底有几分为真~?老夫看着怎么感觉有些玄乎啊~?”
  
      饭后,几人并没有散去,而是在正厅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了天。王绩将旁边桌子上的一本书拿了起来,指着书本看向李泽轩问道。
  
      值得一提的是,王绩中午喝了那么多神仙醉,此刻只是脸颊红了而已,整个人并没有醉,这酒量让李泽轩都有些打心眼里佩服。
  
      “这《化学》,小子敢保证十成十为真~!化学化学,讲的就是变化之学,如果单看书本,的确会觉得有些玄乎~!”
  
      李泽轩闻言笑道,对于《化学》这门课,他还是非常自信的,前世他还当过化学课代表呢,每次考试也都是名列前茅,这一世拥有变态的精神力,他就更自信不会出错了。
  
      王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片刻后,他试探性地问道:“这本书的格局之大,当真是世所罕见,老夫虽未来得及通读,但是仅仅是按照它前半部分所讲,岂不是说这世上的所有物质之间都可以了互相转化~?”
  
      李泽轩微微愣神,他倒是没想到王绩这个“老顽童”,居然会对《化学》感兴趣,他想了想,回道:
  
      “若是按照元素之间的互相转化来说,王先生你这种说法的确没错~!不过有时候我们得考虑现实,因为许多化学反应对于外界条件都是有非常严苛的要求的,比如说温度或者是催化剂等等,若是达不到特定的条件,就算是把两种物质放在一起,他们也不会发生化学反应,更加不会完成物质间的相互转化~!”
  
      王绩皱了皱眉头,讶异道:“这小小的化学,居然还有如此多的门道~?”
  
      李泽轩笑道:“那当然~!这门课的内容,严格来说是包罗了世间万物的~!要知道,世间物质千千万,相互之间的化学反应会更多~!所以这里面可是大有学问~!”
  
      王绩一边听一边捏着下巴在认真思索,半晌后,他翻开书本,指着其中一页问道:
  
      “你根据元素成份,将许多物质用化学符号表示起来,老夫当然不知道你这么表示是对是错,就先按照你的思维来,比如这一章节,你说氢气可以在氧气中燃烧生成水,那按照你先前的意思,岂不是说水在某种特殊条件下,也可以转化为氢气跟氧气~?”
  
      李泽轩这下是真的惊讶了,王绩这个思维,这个举一反三的能力,还真是跟这个时代的能人不一样啊~!或许这人还真可以…………
  
      想到这里,李泽轩认真地解释道:“先生说的没错,水的确可以分解为氧气跟氢气,这一点,先生若是往后翻看的话,可以在后面的章节看到~!不过现在小子也可以给先生认真讲一讲~!
  
      所谓化学变化,就是是分子分成原子,原子重新组合成新分子的过程,先生若是看了前面几章,想必会对分子、原子的概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氢分子和氧分子都是双原子分子,一个水分子却是由三个原子构成,相较而言,氢分子的化学性质十分活跃,它可以在氧气中燃烧,在释放出来热量的同时,生成化学性质较为稳定的水,你可以根据三者之间的原子数目,算出他们的比例为2比1比2,在反应的过程中,原子数目是守恒的。
  
      刚刚您问水如何变成氢气跟氧气,这个小子也顺便跟您讲一讲~!先前我说过,氢气在氧气中燃烧时,释放了热量,才生成了化学性质比较稳定的水,现在若是想让化学性质稳定的水,变成化学性质活泼的氢气跟氧气,我们也要付出一定的能量,来促使这个化学反应能够正常进行~!这里我要跟您说的就是,不管在任何时候,能量都是守恒的~!”
  
      王绩一怔,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喃喃失声道:“能量守恒、物质守恒,万物相生~!这小小的化学,居然还暗含了天道~?”
  
      王绩的一生之中,三仕三隐,为了得到精神层面的满足,他对于道家文化非常有研究,而且他的思想、他后来的一些作品,也受道家文化影响颇深,此刻,他听罢李泽轩的解释后,顿时就想起了道家思想里的万物相生、Y阳守恒之说,本来对《化学》就十分感兴趣的王绩,此刻是感觉到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向自己敞开,他越发的想要了解这门学问了。
  
      “那这其中需要何种能量,才能让水变成氢气和氧气~?莫不是需要给它加热~?不对不对,平常我们烧水的时候,也没见水变成氢气跟氧气啊~?”
  
      暗自感慨了一会儿,王绩忍不住问道。
  
      李泽轩正欲解释,颜思鲁此时却C话道:“王无功,你也就刚刚看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求,这会儿就开始有想法了~?可莫不要不懂装懂、在晚辈们面前闹出笑话~!”
  
      李泽轩跟王绩聊起了化学,他跟李纲、墨槐三人却是听的云里雾里、一知半解,郁闷了半天,他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
  
      “嗤~!”
  
      王绩撇了撇嘴,嗤笑道:“你颜孔归不行,可不代表我王绩也不行~!早就说了,我王绩比你厉害就厉害在学什么都快,是你自己不信的~!”
  
      “王无功~!你好大的口气~!你不过是懂了些皮毛罢了,怎可就在此吹嘘~?要脸不要~?”
  
      颜思鲁如何受得了这般羞辱,于是大怒道。
  
      王绩反驳道:“皮毛~?的确是皮毛,不过只用了就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我就可以略懂皮毛,这是不是说明老夫学东西比你快呢~?现在,你颜孔归还敢不敢说我王绩不值每月五斗酒的薪俸了~?”
  
      颜思鲁不服气道:“炎黄书院以后可是要做我大唐的精英学府,岂能请你这个只懂皮毛的先生去误人子弟~?别说五斗酒,依我看就算是一斗酒,对你来说都算多了~!”
  
      “哼~!老夫现在是只懂皮毛,可不代表开学后还会这样~!颜思鲁,你可敢跟王某赌一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