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开后门~!

      “好了~!你们几个今日来此想必是为了参观炎黄书院吧~?去吧去吧~!朕就不留尔等了~!”
  
      问候了李纲、颜思鲁,敲打了墨槐之后,李二的目的皆已达成,他笑了笑,对众人说道。
  
      李泽轩心里忍不住美滋滋,心道还好老李没找他麻烦,于是他与李纲等人一起拱手告退,却听屋内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李泽轩,你留下,本宫有一事需与你说~!”
  
      李泽轩脸色一黑,顿住了脚步,李纲抛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儿,带着颜思鲁、墨槐飘然而去~!
  
      “不知娘娘有何吩咐~!”
  
      李泽轩有些郁闷地转过身,对长孙皇后拱手道。
  
      刚刚出声让他留下的人,正是长孙皇后。
  
      李二此刻也好奇地望了长孙皇后一眼,看样子他心里也不清楚长孙留住李泽轩是想交待什么。
  
      只见长孙从李二身边的沙发上站起身,然后朝旁边招了招手,道:“恪儿,你过来~!”
  
      “是,母后~!”
  
      李泽轩循声望去,就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长相跟李二有七分神似,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李二,小男孩儿听到长孙在叫他,他连忙应了一声,向这边走了过来。
  
      “见过汉王殿下~!”
  
      李泽轩无奈,虽是不知道长孙皇后此举何意,但李恪站在他面前,他总不能装作没看见吧~?于是只能拱手行礼道,同时他心里在暗自嘀咕,这李恪不是大杨妃的儿子嘛,怎么跟长孙也这么亲密呢~?
  
      (李恪,武德三年六月,封长沙郡王;武德八年,改封汉中郡王。贞观元年,晋封汉王。贞观二年,改封蜀王,同时被授予益州大都督。贞观十一年,封为吴王,改授安州都督)
  
      令人稍微欣慰的是,李恪并不是那种鼻孔朝天的傲慢皇子,他见李泽轩冲他行礼,也连忙躬身还了一礼,道:“应该是李恪见过先生,先生身具经天纬地之才,李恪早就敬仰已久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泽轩笑着自谦道:“殿下过奖~!”
  
      这时,长孙皇后拍了拍李恪的肩膀,然后看向李泽轩,说道:“李县男,本宫以前曾经跟你说过,要送你几个学生,你可否记得~?”
  
      长孙皇后旁边的李恪,面上隐现一丝激动,李泽轩却是眸光一闪,暗道莫非长孙是想将李恪送进炎黄书院~?
  
      要说李二的十四个儿子,其中最出色的,既不是聪慧机敏的长子李承乾,不是文采出众写得一手好文章的四子李泰,也不是骁勇异常的八子李贞和为官清廉的十子李慎,当然,更不会是胆小懦弱的九子李治,而是三子李恪。
  
      李恪他不仅精于骑射,颇通文史,而且“名望素高,为物情所向”,说白了,就是文武双全,声望很高,所以李二在后来曾经不止一次地当着众大臣的面赞扬李恪“英果类我”。
  
      不过也正是这个“英果类我”,导致了李恪最终的悲剧~!
  
      现在,长孙欲将李恪送到炎黄书院,莫不是为了让李恪离开权力争斗中心而刻意为之~?要真是这样的话,那长孙皇后这步棋真是够高明的~!
  
      不过他李泽轩可不喜欢去当别人的棋子,即便这个人是长孙皇后也不行,于是他正色道:“小臣记得~!娘娘莫非是想将汉王殿下送进书院~?”
  
      长孙皇后颔首道:“正是如此~!李县男答应否~?”
  
      李泽轩沉吟片刻,道:“既然是娘娘吩咐,臣岂有不应之理~?不过臣想知道,汉王殿下是否真心喜欢工学~?”
  
      长孙是心思何等玲珑剔透的人儿,她眉头一挑,有些愠怒道:“你小子是何意~?难道你以为是恪儿不喜工学本宫却非要强行将他塞到你炎黄书院~?”
  
      李二在一旁跟长乐、李泰说笑,本来没注意这边的动静,此时听到长孙明显带着愠怒的话语,忍不住扭过头,目光不善地盯着李泽轩。
  
      “姐姐切莫生气~!李县男你也不要误会皇后娘娘~!”
  
      就在李泽轩感受到亚历山大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温柔似水的声音,然后便见一个身材略显丰腴、骨子里散发着雍容媚态的女人向这边走来。
  
      “李县男,恪儿是本宫所生所养,这孩子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这个当娘亲的岂会不知~?先前本想让皇后姐姐出面帮忙说项,让你收下恪儿这个学生,却没想到会引起误会,此乃本宫之过,希望姐姐跟李县男都别放在心上~!”
  
      经过这么一闹,本来还有些懵懂的李恪,此时也似有所悟,他看向李泽轩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莫名的东西,待杨妃说完,他跟着拱手道:
  
      “先生明鉴,恪对于工学的向往绝对是真心实意,没有半分虚假~!”
  
      李泽轩心里稍微好受些,他正欲说话,旁边却又传来了李二不满的声音:“怎么~?朕的儿子难道还不配入你那炎黄书院~?”
  
      李泽轩顿时哭笑不得,心道老子可啥都没说呢,全都是你们夫妻俩瞎比猜的,这也能怪我咯~?
  
      “陛下言重,臣可从未说过不让汉王进炎黄书院~!”
  
      李泽轩郁闷地转过身,拱手道:“臣只是想确定汉王的兴趣,并无他意~!炎黄书院也欢迎汉王殿下~!九月二十,殿下直接去书院报道即可~!”
  
      既然李恪是自愿出宫就学的,而且还是李二的两个老婆恳求的,李泽轩当然得给李恪开这个后门~!
  
      “嗯~!”
  
      李二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这边了。
  
      李恪却问到:“先生,书院不是九月十八开学吗~?您缘何让恪九月二十去~?”
  
      李泽轩笑着解释道:“九月十八是炎黄书院的入学考试,汉王既然是娘娘亲自托付给臣的,自是不必参加这场考试~!”
  
      他之所以开这个后门,除开给长孙皇后面子外,更重要的是他一想到眼前这个聪明机灵的孩子以后会被长孙无忌诬陷致死,心中就忍不住产生了一丝同情,或许将李恪放在炎黄书院,对这孩子也算是一种保护吧~!
  
      这本来只是一个正常的走后门流程,没想到李恪一听,却仿佛受到了莫大侮辱一般,他倔强地扬起小脸道:
  
      “不~!先生~!规矩不能坏,先前是恪不知道还有入学考试,现在既然知道了,恪就一定要参加这场考试,若是不能通过,恪再也不谈去炎黄书院之事~!”
  
      李泽轩顿时一脸黑线,真的是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