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三十七章 贪心不足~!
“早就听说先生已经晋入武道宗师,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望着李泽轩离去的方向,李恪忍不住怔怔出神,他自己对于武道也很感兴趣,所以见到李泽轩那惊人的速度后,难免心生向往。
  
  “三哥是不是也想跟小轩哥哥学武了~?”
  
  长乐起初也被李泽轩飘逸的身法吸引住了心神,不过她回过神后发现李恪仍然是一副目光呆滞的模样,她稍稍一想,便猜测出了李恪心中所想,于是她拽了拽李恪的袖子,问道。
  
  “额~!咳咳~!没有的事~!三哥现在跟独孤将军学武也挺好的~!”
  
  李恪回过神来,连忙掩饰道。
  
  在知道他喜欢武艺后,李二便将独孤信安排给了他当武学师父,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李恪在做人方面还是非常有原则的。
  
  “呵呵~!”
  
  长乐笑了笑,便跳过这个话题,跟李恪聊起了书院的建筑。
  
  兄妹二人在原地等了没一会儿,李泽轩就已经拿着一卷卫生纸赶来了。
  
  “小轩哥哥,你回来了。”
  
  长乐惊喜地出声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他估摸着时间,李承乾应该刚蹲上呢,所以就把卫生纸拿出来道:“喏,长乐你看,这就是卫生纸~!”
  
  长乐好奇地接了过来并用手摸了摸,感受到那柔软的触感,小姑娘欣喜道:“呀~!小轩哥哥,这纸好柔软啊~!可是太子哥哥为什么需要这个啊~?”
  
  “咳咳咳~!”
  
  过于单纯的长乐一时并没有想出卫生纸的用处,一旁的李恪,却是猛然干咳了起来,很明显,这小子已经猜出来了。
  
  “三哥~?你是不是知道原因啊~?”
  
  长乐看向李恪问道。
  
  “额,这……”
  
  李恪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这个天真无邪的妹妹说,只能在吱吱唔唔的。
  
  “这…什么啊~?三哥你犹豫什么~?”
  
  长乐翻了个白眼儿,急道。
  
  李泽轩见状,只能无奈地解释道:“这东西可以用来替代厕筹的,当然也能用在其他地方,哎,正好,青雀你回来了,你再帮忙给承乾把卫生纸送过去~!”
  
  刚刚走到近前的李泰,顿时脸色一黑,他刚想反驳,就听李泽轩道:“兄弟之间得互相友爱,青雀你若是再不去,承乾就得着急了~!”
  
  “好吧~!”
  
  小胖子想了想,最终还是听从了李泽轩的意见,带着那卷纸前去藏书楼了。
  
  …………………
  
  李承乾出来后,自是一脸尴尬,但他仍旧十分郑重地叮嘱李泰、李恪不要在李二面前提起他刚刚肚子不舒服的事情,不然的话,御膳房里面估计又要死几个人。
  
  对于李承乾的这番安排,李泽轩还是比较满意的,虽说无情最是帝王家,但这个时候,李承乾才只有不到十岁,一个十岁的娃娃要真的能做到冷血无情、视人命如草芥的话,那李泽轩绝对不会再跟李承乾有任何交集。
  
  接下来,李泽轩又带着他们四人看了书院的运动场、宿舍、甚至是澡堂什么的,全都参观了一个遍。
  
  夕阳西下,眼见天色不早,李泽轩便随着李纲等人回长安去了,至于李承乾、长乐他们,当然是跟着李二带来的卫队回皇宫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又许诺给了长乐十箱卫生纸,想起小丫头讨要卫生纸时那害羞的模样,李泽轩不仅觉得有些好笑。
  
  ……………………
  
  “嘿~!娘子~!还没看够呢~!要不穿上试试~?”
  
  晚上吃过饭,李泽轩陪兰儿疯闹了一会儿才回房,却见韩雨惜正用手抚摸着宫里送来的诰命服呢,李泽轩就忍不住调笑道。
  
  “相公~!”
  
  韩雨惜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然后她慌乱道:“才没呢~!妾身刚刚是正在收拾衣物~!”
  
  “真的吗~?”
  
  李泽轩凑到韩雨惜耳边轻笑一声,然后来到放着诰命服的书案前,啧啧叹道:“原来诰命服长这样啊~!为夫还是第一次见呢~!哎,娘子你还别说,这诰命服看上去还挺好看的~!”
  
  这话倒是不假,前世他虽然在电视剧里看过,但是电视剧里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导演跟服装师又不是历史学家~?
  
  韩雨惜以为李泽轩又是在取笑她,连忙过来将诰命服和诰命服上的敕封圣旨给收走,然后嗔道:“好了,相公别闹了,快些睡吧~!”
  
  “哎~!不对呀~!这圣旨怎么是木轴的啊~?莫不是被人掉包了~?”
  
  李泽轩不经意地瞟了那圣旨一眼,忽然惊讶道。
  
  韩雨惜转过身,无语道:“相公你是不是困了~?这封圣旨的边轴本来就是用葵花乌木做的啊~!”
  
  李泽轩皱眉道:“木的~?陛下怎么可能这般小气~?难道不应该是金的或者是玉的吗~?”
  
  他记得他当初封爵的时候,宫里给的那封圣旨,边轴就是用金子做的。
  
  韩雨惜将衣服跟圣旨放好,然后走过来道:“相公怎么您别瞎说~!陛下赐妾身的是六品安人,怎么可能有资格用玉轴或金轴~?”
  
  李泽轩“哦”了一声,他对于这个还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于是他问道:“那娘子可知,几品的诰命才会用金轴或者玉轴~?”
  
  韩雨惜不知道李泽轩干嘛非要对这种事情刨根问底,她想了想,答道:“应该是三品以上的吧~?具体的妾身也不是很清楚~!”
  
  一般情况下,一品夫人俱用玉轴;二品夫人,俱用犀牛角轴;三品四品淑人、恭人,俱用抹金轴;五品宜人,俱用角轴;六品、七品安人,俱用葵花乌木轴,八品、九品同样用葵花乌木轴。
  
  屋内陷入了一片沉默,随后,就听李泽轩坚定道:“那行~!回头为夫帮你再挣个三品诰命回来~!”
  
  韩雨惜吓了一跳,她忙道:“相公,这三品诰命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再说,妾身对于诰命的品级又不在意,只要能陪在相公身边,妾身就算是一平民,妾身也愿意~!”
  
  李泽轩心中微暖,但面上却坏笑道:“嘿嘿~!在不在意咱以后再说,现在时辰不早了,娘子,咱们是不是该安歇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