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别问,问就是我错了~!
    马周之所以说他不是当先生的料,主要是他知道自己是有“前科”的。
  
      武德年间,他曾经受博州刺史的提携,担任博州助教,但由于经常喝酒误事,最后被博州刺史“炒了鱿鱼”,现在马周每次想来,也忍不住有些惭愧。
  
      对于马周的“陈年旧事”,李泽轩多少知道点,他摆了摆手,道:“想必马兄当年也是年轻气盛,但那只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提来又有何益?往后马兄只要不在授课期间饮酒就行了!更何况咱们书院还有一个比你更大的酒鬼呢!”
  
      马周忍不住笑道:“爵爷说的是五斗先生吧?老先生洒脱不羁、生性豁达,马某对他可是敬仰已久啊!没想到爵爷居然把他给请来了!”
  
      “嘿!依我看马兄是敬仰他的酒量吧?哈哈!”
  
      “唉!就剩最后两天了,多看这么一会儿书,对于最终成绩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倒不如再去一次炎黄书院吧!上次没能进去一观,倒真是颇为遗憾!”
  
      午后,崇仁坊,同福客栈。
  
      狄知逊抱着书本,坐在窗前,喃喃自语一句,然后这货还真是说干就干,他放下书本,开始换出门行头了。
  
      半刻钟不到,狄知逊已经收拾完毕,他又正了正衣冠,这才打开房门,向外走去。
  
      “啊?爹您您怎么来了?”
  
      狄知逊做梦也想不到,在他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会遇到这么大的一个惊喜,着实把他的三魂六魄都快吓出来了。
  
      “哼!我怎么来了?你个臭小子,我要是再不来,你打算何事来见为父?”
  
      狄知逊的对面,站着一个虎目圆睁的紫袍老者,此刻正气势汹汹地对狄知逊斥责道。
  
      感受到老者身上的那份威势,一旁闻声赶来的店小二也不敢上前盘问了。
  
      老者正是狄知逊的父亲,当朝尚书左丞、散骑常侍狄孝绪!
  
      “额!那个爹,孩儿其实这是正准备去见您呢!没想到您居然找过来了,您怎么知道孩儿住在这儿啊!”
  
      狄知逊勉强扯出了一个笑脸,然后睁眼说瞎话道。
  
      正所谓知子莫若父,狄孝绪如何看不出儿子是在说谎,他怒道:“混账!事到如今你还想欺瞒为父?要不是前日收到你娘的来信,老夫还真不知道你小子已经到了长安,而且这么久都没来找为父,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狄知逊心中暗道:“原来如此,失策失策啊!”
  
      心中遗憾了一小会儿,狄知逊舔着脸道:“那个是孩儿的不是,爹您消消气!要不进去喝杯水?”
  
      都这时候了,这货还想着让狄孝绪喝水消气,简直不要太天真!
  
      狄孝绪拂袖道:“喝什么喝!快跟为父回去好生交待,莫要在这儿丢人现眼!”
  
      “啊?爹,那个”
  
      狄知逊还想再挣扎一下,狄孝绪却根本不给机会,直接吩咐道:“把他给我绑回去!”
  
      “呵!我道你小子怎么偷偷摸摸来长安城呢!原来你是过来参加炎黄书院考试的!好你个小兔崽子,为父以前怎么教导你的?让你多读四书,多关心时政,你你居然还敢把心思花费在这杂学上面!真是岂有此理!”
  
      亲仁坊,狄府。
  
      狄孝绪指着地上的一本算学教材,怒目圆成,冲狄知逊咆哮道。
  
      狄知逊缩了缩脖子,弱弱道:“爹,谁说算学是杂学了,陛下都没没说过吧?”
  
      “你”
  
      狄孝绪没想到儿子还敢反驳,他气得喘了两口粗气,才道:“老夫说的,老夫说它是杂学它就是杂学,你小子不服?”
  
      狄知逊低着头,小声嘀咕道:“科举都还有算学科了,这怎么就成杂学了?”
  
      “你说什么?”
  
      狄孝绪的音量陡然增大,狄知逊莫名感受到了危险,他连忙摇头道:“孩儿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混账东西!还敢说算学科?老夫只允许你参加明经科科举,你要是再敢动歪脑筋,老夫非得打断你的腿!”
  
      “爹,您可不能这样!选择什么科目考,是孩儿的自由,您不能剥夺啊!”
  
      这些可都是狄知逊从报纸上学来的“先进思想”,正好用在这儿了,不过他也正好用错了地方!
  
      狄孝绪闻言,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他哆嗦道:“孽子!冥顽不灵!来人,取家法!”
  
      “老爷,使不得,使不得啊!”
  
      旁边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连忙上前劝解道:“小公子年少不更事,您何必跟他计较呢?您给小公子点时间,他肯定会想明白的!小公子,您快点跟老爷认错啊!”
  
      老管家一边说,还一边疯狂给狄知逊使眼色。
  
      “哼!管家你不必再劝,快拿家法,老夫今日要”
  
      “爹,孩儿错了啊!”
  
      狄孝绪正在气头上,如何听得进去劝,他连忙催促管家去取家法,不想狄知逊竟然服软了。
  
      “哼!你刚刚不是说算学不属于杂学吗?”
  
      狄孝绪有些怀疑儿子认错的诚意,于是怒哼道。
  
      就听狄知逊诚恳道:“爹,孩儿错了!孩儿不懂事!您说的对,算学就是杂学!”
  
      “那你不是还想去参加算学科的科举吗?”
  
      “爹,孩儿错了,孩儿这一辈子只参加明经科科举!”
  
      “你起初不是打算去炎黄书院吗?”
  
      “爹,孩儿错了,孩儿再也不会想着去炎黄书院了,孩儿明日就回并州好生治学!”
  
      “你”
  
      “爹,孩儿错了错了”
  
      父子俩一问一答,把屋子外面的仆人秀的一愣一愣的,狄知逊这个软骨头,面对狄孝绪的一声声质问,一遍遍地服软认错,总之就是,别问,问就是“爹,孩儿错了”,端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只不过这货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只有天知道了。
  
      但,姜还是老的辣,就听狄孝绪最后补了一句,道:“从今日起到大后天,就是炎黄书院入学考试的那天,三天之内你不许踏出府门半步,知道了吗?”
  
      第六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