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又一个走后门的~!
    狄知逊的遭遇,李泽轩并不知情,不过就算知情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清官难断家务事,人家狄孝绪教训自己的儿子,就算李二来了也管不着。
  
      更何况狄孝绪如今的官职、爵位都不比他李泽轩差,李泽轩有人什么资格去帮狄知逊呢~?
  
      而且李泽轩现在自己的一大摊子事儿都忙不过来了~!
  
      “山长,各个考场都已经分配完毕,而且每个座位上都贴好考号了~!”
  
      “嗯,通知马周,让其在明日的《大唐日报》上,通知所有已经到达长安的考生,后天来书院领取自己的考号牌,大后天凭借所有考生凭借考号入场~!”
  
      “是,山长~!”
  
      “对了,顺便让马周安排几个人作一幅通知告示,将考场分布都给画清楚,然后贴在书院门口的告示栏上~!”
  
      “好的~!”
  
      经学部的老师,目前在书院任务是最少的,因为他们本来在儒学上都具有一定的造诣,所以他们不用像其他学科一样需要去重头学习专业知识,故而经学部的老师都被安排去准备大后天的招生考试了。
  
      “山长,物理书上这些符号我看不明白,您能不能给我讲讲它们是什么意思~?”
  
      “怎么不去问墨先生~?”
  
      墨家在物理方面本来就很擅长,前一阵子墨槐收到物理教材后,自己认真钻研了很长时间,也找李泽轩请教过许多问题,讲道理以他现在的学识,应付这些物理初学者的提问简直是绰绰有余啊~!所以李泽轩有些纳闷。
  
      “山长,墨组长他这会儿不在啊~?”
  
      “怎么会不在~?他去哪儿了~?”
  
      “墨组长说他家里有事,先回去了~!”
  
      “家里有事~?那好吧,你刚刚说哪些符号你看不明白~?”
  
      李泽轩皱了皱眉,从前来问问题的一个中年先生手中接过书本,问道。
  
      “是这几个符号~!后面还有好多这样的符号,但于某先前从未见过~!”
  
      那人凑了过来,指着书上的一行阿拉伯数字组成的算式,问道。
  
      “啪~!”
  
      靠,差点忘了这茬了,李泽轩忍不住拍了拍额头,对那人说道:“于先生,即刻通知书院所有教师,除了算学部的,其余人都去李纲先生那儿领取一本算学教材,对于新式算学,不需要你们每个人都精通,但里面一些基本的概念,你们必须都懂才行~!你问的这些符号,算学教材里面都有讲过~!”
  
      于姓中年立即傻眼,他呐呐道:“山…山长~!这物理我们学起来都吃力,哪有工夫学物理啊~!”
  
      后面排队找李泽轩的其他学部老师也纷纷诉苦道:“是啊~!山长,那个化学也好难学的~!”
  
      “地理也挺难学的好吧~?”
  
      “不是,山长,难道我们经学部的也要学算学吗~?用不上啊~!”
  
      李泽轩听着他们乱哄哄的声音,忍不住皱眉道:“都得学~!什么用不到~?怎么可能用不到~?身为炎黄书院的老师,要是连新式算学都不知道,那你们出去了岂不是给书院丢人~?必须得学~!”
  
      众人看李泽轩是动真格的,这才纷纷哑火。
  
      李泽轩不放心地补充道:“算学遇到问题,尽管找徐宏志,诸位别不把算学当一回事,回头我会抽查的~!不合格的我会专门找人帮你补习~!于先生,你现在去通知其他老师吧~!”
  
      “……是,山长~!”
  
      于姓中年顿了顿,然后拱手道。
  
      其余人各自心中一凛,暗道这炎黄书院的先生不好当啊,虽然薪俸确实挺高的~!
  
      …………………………
  
      李泽轩在书院一直待到了申时(下午3点),才把书院的一应事物全部处理完毕。很多事情他刚开始不可能想的面面俱到,只有事到临头真正做起来才会发现问题,就比如说通知考生领考号的问题,这样可以提前确定实际参与考试的考生有多少,也能简化学生到时候找考场的步骤,这个他以前就没有想到。
  
      还有物理、化学、地理中出现的阿拉伯数字一般人不认识的问题,他以前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这就导致了许多老师入门难。
  
      李泽轩见没人找他了,他便回长安了,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回家,他要去找个人——秦叔宝。
  
      “小轩~?你怎么来了~?”
  
      在秦府门口,遇到了秦怀玉,看样子他也是从外面刚回来,就是不知道从哪儿回来的。
  
      “嗯~!我来找秦伯伯有点事情~!怀玉你这是去哪儿了啊~?”
  
      李泽轩笑问道。
  
      秦怀玉做了个“请”的手势,邀请李泽轩进屋,然后说道:“刚去程家了一趟,处默最近忙着备考,遇到了些问题,让我去给他辅导下~!”
  
      李泽轩奇道:“啥~?丑牛啥时候变得这么认真了~?”
  
      听李泽轩这么一说,秦怀玉也觉得有些好笑,他道:“他这不是害怕到时候考不进炎黄书院吗~?你也知道他对经学并不在行,就只能依靠算学这部分得分,他说他到时候要是连一些外地的没接触过新式算学的学生都考不过,那岂不是很丢人~?”
  
      李泽轩莞尔道:“嗯,那的确很丢人~!”
  
      二人说着,便进了前院,来到前厅,却发现不仅秦琼在里面,程咬金也在。
  
      “嘿~!怀玉回来了~!怎么样~?丑牛那小子大后天考试应该没问题吧~?”
  
      程咬金起身瞪着眼睛问道。
  
      秦怀玉拱手道:“以处默的机智,想必是没什么问题~!”
  
      “屁~!”
  
      程咬金闻言,嗤笑道:“这臭小子有个屁的机智,我说小轩,到时候我家丑牛要是真没考过,你得给他多加点儿分啊~!要不然俺老程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李泽轩差点栽倒在地,暗道你程咬金当着晚辈说出这种话来,还要不要脸~?
  
      不过两家的交情在哪儿摆着,这点“小事”也无伤大雅,暗箱操作下也费不了什么事,于是他闷闷应道:“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