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墨家来人~!
    从秦家出来,李泽轩心满意足地打马向李府走去。
  
      进入九月份,现在的天气比以前凉快许多,所以李泽轩出门开始选择骑马了。
  
      大白钉过蹄铁的马蹄,踏在青石板蒲城的街道上,发出清亮的“哒哒”声,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各色行人,李泽轩叹道:“忙忙忙,众生都在为谁忙啊~!”
  
      忽然,李泽轩看到了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墨先生~?”
  
      李泽轩打马追了上去,然后高声喊道。
  
      那人正是墨槐,第一天上班就请假的墨槐~!不过此刻墨槐的身后,却跟着一小队人,有男有女,加在一起约莫有个四十来人。
  
      “山长~!”
  
      墨槐闻声,顿住了脚步,然后转身看去,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向李泽轩拱手道。
  
      李泽轩今天正式担任炎黄书院的山长之后,包括李纲在内的所有书院教师,在正式场合都是直接叫李泽轩山长的,只有私下里会偶尔称呼名字,这也是为了给李泽轩树立威信。
  
      “嗯~!”
  
      李泽轩应了一声,然后翻身下马,看向了墨槐身后的那些人,问道:“墨先生,这些是~?”
  
      墨槐恍然,连忙介绍道:“山长,这些是我墨家仅存的核心弟子,之前在您和李纲先生的劝说下,老夫决定让墨家出山,当天老夫就向墨家驻地发送了矩子令,然后他们日夜兼程,终于在炎黄书院开学前赶来了长安~!”
  
      李泽轩动容道:“墨先生你又何必如此着急~?他们就算晚来些也没多大影响,这般赶路实在是太伤人了~!”
  
      “哼~!什么叫做我们就算晚来些也没多大影响~?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喽~?”
  
      二人谈话间,旁边想起了一个清丽的女音,然后就见一个身着淡蓝色的翠烟衫和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的明眸少女从墨槐的后面走了出来。
  
      少女大概十三四岁,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
  
      她的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精致的小脸虽然可爱迷人,但她此刻微皱的眉角跟不善的眼神,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女孩儿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主儿~!
  
      “放肆~!薇儿,这是炎黄书院现任山长,今后你们都会在炎黄书院任事,快去给山长道歉~!”
  
      墨槐脸色一变,厉声训斥道。
  
      “就不~!”
  
      小姑娘当然是一脸的不服气,李泽轩莞尔道:“无妨无妨~!也怪我刚刚没说清楚,让这位姑娘误会了~!”
  
      “哼~!这还差不多~!”
  
      蓝衣小女傲娇地哼道。
  
      “薇儿~!不得无礼~!”
  
      墨槐又训斥了一句,看得出来,他对这少女的态度明显跟对待墨钟、墨云的态度不太一样。
  
      少女不再说话,她低下头,偷偷地吐了两下舌头,很是调皮,墨槐无奈地像李泽轩拱手道:“山长,这是小女墨凌薇,从小疏于管教,还请您不要介怀~!”
  
      李泽轩笑着摇头道:“墨先生多心了~!令爱活泼好动,此乃天性流露,没什么不好的~!再说,您老看我像是那种小气的人吗~?”
  
      墨凌薇听李泽轩前面好像在夸自己,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心道这人还挺会说话的,长得,也挺好看的嘛~!可是听到李泽轩后半句,她顿时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做“您老看我像是那种小气的人吗”?这岂不是还在说刚刚做错事情的是她~?
  
      想倒这里,墨凌薇不由抬起头,柳眉倒竖,怒气冲冲地瞪了李泽轩一眼。
  
      不得不说,这个小姑娘是一个很喜欢抠字眼和咬文嚼字的人呐~!
  
      李泽轩莫名其妙的突然感受到一股杀气,待找到杀气的来源后,他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得罪这个小妞了~!
  
      对面的墨槐,没有留意两个年轻人的小动作,此刻他感激道:“多谢山长宽宏大量~!”
  
      李泽轩摆了摆手道:“墨先生不必客气~!”
  
      见自己一向崇拜的老爹,跟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客客气气的,墨凌薇心中多少有些不忿,他拽了拽墨钟的胳膊,低声道:“你过来~!”
  
      正在认真听“领导”讲话的墨钟,被小姑娘这么一叫,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他咬了咬牙,还是跟着墨凌薇悄悄地退到了人群最后方。
  
      “墨钟,你老实跟我说,那男的到底是什么来头~?爹爹为何要对他那么客气~?”
  
      墨槐发出矩子令的时候,并没有说出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让墨家所有核心弟子,轻装简从,立刻前往长安城,等在长安城安定后,再回驻地接走家眷。所以墨凌薇才有此一问。
  
      墨钟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前方,见墨槐没有注意到这边,他才低声解释道:
  
      “薇儿妹妹,那人叫李泽轩,是当朝太子詹事、陛下亲封的开国县男,也是炎黄书院的山长,还有你先前看的那些带着的报纸,就是他创办的~!大概半个月前,巨子应前朝太子太师李纲之邀,来到了长安城………”
  
      趁着李泽轩跟墨槐在前面叙话的工夫,墨钟将他们来到长安城的离奇经历,完完整整地跟墨凌薇讲述了一遍,墨凌薇听完,忍不住张大了嘴,小声地喃喃道:“这男子竟然这般厉害~?完了完了,如此说来,同年龄段里的人,我墨凌薇不是学识最厉害的了~?”
  
      “薇儿妹妹,你…你说什么~?什么厉害~?”
  
      墨凌薇的声音太小,这里又是大街上,墨钟根本没听太清,他低声问道。
  
      “哎呀~!没什么~!没什么~!咱们快去看看他们聊完了没~?这一路走来,可把本姑娘累坏了,我要好好洗个澡,然后睡到明天中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