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培训,暗箱操作~!
李泽轩花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带着所有的老师,将书院里面的水管、洗澡喷头、卫生纸这些新事物的用法,全部给他们演示了一遍。
  
  直到确定他们都会用了,李泽轩才让他们去忙各自的事情了,书院的先生们突然一下子被灌输了这么多的新事物,心里激动的同时,又忍不住议论纷纷:
  
  “诶~!咱们宿舍里面那种圆盘形的东西竟然是洗澡用的,这玩意儿用起来可以澡盆子方便多了啊~!”
  
  “是啊~!还有那水管居然可以连续出水,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得~!”
  
  “最神奇的是,便所旁边那个东西一按,就能冲水了,我昨晚还在奇怪便所为什么要跟睡觉的地方离那么近,难道就不怕臭吗~?原来是我自己不会用啊~!”
  
  “嘿~!可不是吗~?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想出来的~!”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山长居然让我们用那什么卫生纸擦屁股,实在是太奢侈了~!”
  
  “哈~!是挺奢侈的,不过这玩意比厕筹弄得干净,擦起来也舒服~!”
  
  “那倒是~!就是不知道这卫生纸价值几何~?”
  
  “其实书院里面的这些东西刚开始用虽然会觉得复杂了点,但不得不说,当用习惯了就会觉得那些东西很方便~!”
  
  “嗯,此言有理啊~!”
  
  “唉~!我发现咱们宿舍里面,就只有那个烛台是我们比较熟悉的东西了~!”
  
  ………………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李泽轩,听到那最后一句的议论,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忍不住冒了一额头的冷汗,暗自庆幸道:幸好自己还没把电跟电灯开发出来,要不然昨晚就出人命了啊~!
  
  “墨先生,您上午将你们物理部的工作全部分配好,午后我带你们去看宅院~!”
  
  李泽轩一边走,一边对旁边的墨槐说道。
  
  墨槐的心里,其实还在处于刚刚的震惊之中呢,此刻听到声音,他猛然回过神来,道:“嗯~!老朽知道了,多谢山长~!”
  
  李泽轩摆手道:“哈~!跟墨先生您说了多少遍了,你我现在共事,何必那么客气~?哎~!对了,令爱跟墨家其余人呢~?”
  
  之所以提到墨凌薇,倒不是说李泽轩对人家有意思,他只是突然想到了那个喜欢挑刺儿的漂亮女孩儿了顺口一问而已~!
  
  墨槐闻言,老脸一红道:“咳咳~!小女…小女现在应该还在睡觉吧~!应该是…这一路走来累着了吧~!至于其他弟子,现在也还在客栈等候调遣,老朽没让他们出去,害怕生了事端~!”
  
  墨老头儿前面说的是吞吞吐吐,很没底气,李泽轩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暗道莫非墨槐在撒谎~?可是这种小事,有什么必要去撒谎呢~?难道墨凌薇不是因为舟车劳顿所以才起的这么晚,而是因为这丫头一直都喜欢睡懒觉~?
  
  李泽轩在心里胡乱想着,他却不知道就这么胡乱一想,居然命中了正确答案~!
  
  墨槐身为墨家巨子,对于周围人的要求一向非常严格,毕竟墨家的宗旨是以裘褐为衣,以跂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不能一味贪图人间享乐~!所以墨钟跟墨云他们,见到墨钟都是战战兢兢的。
  
  但墨槐对于他这个女儿,却是怎么都严厉不起来,墨凌薇幼年丧母(古代因为生孩子而死亡的妇女相当之多),作为她娘亲留在这世间的精神延续,墨槐对待墨凌薇只有疼爱,而兴不起半分苛责~!
  
  所以很自然地早就了墨凌薇现在略带刁蛮的性子。
  
  “他们在客栈里待着多闷,墨先生你怎么不让他们来书院~?书院现在可真是用人之际啊~!”
  
  李泽轩随意问道。
  
  墨槐却是立刻换了一张脸,他严肃道:“书院乃是学术重地,他们其中有些人虽然有几分才学,但山长你没给他们分配职务,他们就不算是书院内的人,怎可随意进入~?”
  
  现在的墨槐,又恢复到古板、严苛模式了。
  
  李泽轩有些无语,他闷声道:“那午后带你们看完宅院后,我就给其余墨者分配职务~!宅院那边不用你们收拾,我会派人去弄的~!”
  
  ……………………
  
  上午李泽轩处理完公务后,便提前回长安了。
  
  估摸着这回儿应该下朝了,李泽轩打马去了皇城,找到了民部(即后来的户部),要想将刘世仁的宅院“合法”地弄到手,民部这边是必须要备案走程序的。
  
  让人通报后,他被请了进去,见到了民部尚书萧瑀。
  
  互相寒暄两句,然后李泽轩三言两语,便道明了来意,萧瑀听罢,没有任何犹豫,便让小吏取来了相应的文书。之所以这么痛快,一是因为这件事对于他跟李泽轩这样的朝廷大员来说,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他今日就算不帮李泽轩,李泽轩也有一百种办法将那栋宅院搞到手;
  
  二来,他跟李泽轩还是有些交情的,上次他的孙子为了买买车跟镜子,可是让他萧瑀欠了李泽轩一个小小的人情。今日正好借着这个小事情将那个小人情给还了,岂不美哉~?而且这件事情本身又不违规,任何人都挑不出刺儿来~!
  
  萧瑀笑眯眯地指导着李泽轩在几张文书上面签了字并按了手印,几番操作之后,李泽轩便以两百贯的代价,获得了刘家豪宅的新地契,现在刘世仁就算回来了,这宅子也不归他了,因为他以前的那张地契在吗,民部这边的备案已经销毁了。
  
  “呵呵~!有劳了,萧阁老~!”
  
  事毕,李泽轩拱手道。
  
  (今年六月,尚书右仆射封伦病故,之前萧瑀被罢了尚书左仆射,后来此位也一直空着。至此,尚书省二仆射之位皆虚,百官无首。李二重新诏任萧瑀恢复尚书左仆射。这是萧瑀在贞观年间第二次出任当朝首相,所以李泽轩才会称呼他为萧阁老。当然,此刻的萧瑀仍然兼任着民部尚书之职)
  
  “哈哈~!李县男客气了~!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萧瑀拱手还礼,李泽轩见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也不在这儿继续浪了,遂告辞而去。
  
  ……………………
  
  第十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