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收编~!

      “墨钟~!你是说山长他已经娶妻了~?”
  
      午后,墨槐回到长安城,带着墨凌薇和一众墨门弟子前往云山,在路上,墨凌薇向墨钟打听了不少跟李泽轩有关的讯息,此刻,小姑娘对于李泽轩的婚姻状况也开始关心了。
  
      墨钟其实不愿意单独跟这个霸道的小魔女单独相处的,不仅是他,墨门里面的所有墨者,对这位大小姐几乎都是敬而远之,至于为什么,墨钟只能说:别问,好狠~!谁来谁知道~!
  
      “薇儿妹妹,山长他的确已经成家了,这个长安的百姓们都知道啊~!”
  
      墨钟闷闷地回答道。
  
      “哦~!”
  
      墨凌薇点了点头,她皱着她那可爱的眉毛,一边用脚提着路上的小石子,一边小声嘀咕道:“哎呀~!怎么这么年轻就娶妻了啊~!”
  
      “薇儿妹妹,你…你在说什么~?”
  
      墨钟纳汗道,他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了错觉,他好像看到了墨凌薇眼中出现了一丝遗憾~?或者说是失望~?
  
      “啊~?没什么~!”
  
      墨凌薇的反应再次让墨钟觉得有些不正常了,这小魔女居然也会,慌乱~?
  
      “喂~!墨钟,你这什么眼神儿~?现在胆儿肥了啊~!”
  
      事实证明,所谓的淑女,对于墨凌薇来说只存在三秒钟,这不,小姑娘意识到不对劲,脸上立马又换了一副表情。墨钟一个激灵,连忙挪开眼睛,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
  
      “哼~!”
  
      墨凌薇想了想,又问道:“那我问你,山长的夫人长得好不好看~?”
  
      墨钟无语道:“这我哪知道,我又没见过~!”
  
      “……切~!真没用~!”
  
      ………………………
  
      “山长,墨家三十九名门人,老朽全带来了~!”
  
      墨槐等人上山后,被李泽轩安排在了主教的会议室里,这中间,他们一干人等见到炎黄书院离奇而又宏伟的建筑时,自然会发出一阵阵不可思议的惊叹声,反应最大的当然非某位小姑奶奶莫属了~!
  
      “嗯~!墨先生辛苦了~!诸位墨家兄弟也辛苦了~!”
  
      李泽轩客气了一句,然后示意众人落座,看着眼前近四十个坐的笔直黑衣墨者,李泽轩忍不住慨叹道:
  
      “墨家兴于百家争鸣的战国,作为当时唯一一个能与儒家抗衡的世之显学,如今居然式微到核心墨者凑不足百人的地步,对此我很遗憾~!贵派祖师墨翟,在下一直非常佩服,相信他若是看到墨家如今这般境地,心中怕是也不好受吧~?”
  
      听到他这句话,所有墨者都不禁面色一变,甚至有些墨者气的脸都涨红了,想要站起来痛斥李泽轩这种当面揭人伤疤的举动。
  
      这些人的表情,李泽轩都看在眼里,他用手往下压了压,继续道:“诸位稍安勿躁,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羞辱墨家,墨家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就算到了今日,也只会令人敬仰,没有人有资格嘲笑~!”
  
      话音一落,墨者们心里多少好受了些,墨凌薇眼中的寒霜也渐渐褪去。
  
      “但是墨家今日的衰败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关于墨家衰败的原因,巨子想必比我更清楚,今日在这儿我们也不谈这个,说之无益~!但对于当下的墨家来说,继续避世,则必死,入世是墨家唯一的出路~!前一阵子,墨先生与我达成协议,同意墨门中人可以在炎黄书院传授学问~!
  
      墨家当初不是兴天下之利吗~?如今的工学,也是为了兴天下之利~!墨先生由于在格物一道非常擅长,所以被任命为炎黄书院物理学部组长,我知道诸位之中有擅长格物的,也有擅长算学的,还有擅长工程器械的,无论是擅长哪一样,只要加入了炎黄书院,这里都有你们施展才学的机会~!
  
      在此,我以炎黄书院山长的身份,邀请诸位加入进来,为了你们墨学的延续,也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我们一起去将这些对世人有用的学问传播出去,在这里,你们可以教授我大唐最出色的学生,同时,你们也能得到最为丰厚的待遇~!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呢~?”
  
      李泽轩发表了一篇长篇大论,开始对这群人蛊惑道。
  
      虽说他们中的老大墨槐已经答应加入炎黄书院了,但他也不知道墨槐在这些人中的威信如何,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将炎黄书院的优势给介绍清楚。
  
      不过,事实证明他多虑了。
  
      “我们听巨子的,巨子让我们去哪里儿,我们就去哪儿~!”
  
      “对~!我们听巨子的~!”
  
      李泽轩说的这段话虽然挺有煽动性的,而且也的确有人动心,不过长年累月受到组织纪律的熏陶,使他们做出了一致的反应。
  
      见状,墨凌薇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李泽轩却差点吐血,敢情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都是白说了~?典型的对牛弹琴啊~!
  
      同时,他心中也升腾起一股警惕:这帮墨者的组织纪律性太强了,以后如果不想办法同化他们,他们就很有可能把书院其他先生给同化了啊~!这是一次风险与机遇并存的合作,不过李泽轩觉得自己的胜算更大一些~!
  
      “墨先生,那您老的意思是~?”
  
      李泽轩催促着墨槐赶紧表态。
  
      墨槐不敢怠慢,看向墨家众人,沉声说道:“山长刚刚说的意思,就是老夫的意思,日后在炎黄书院,你们须尽职尽责,为学生传道受业,不得误人子弟~!还有,从今以后,这里没有墨家巨子,只有共事的同僚,你们不许在书院内叫我巨子,明白了没有~?”
  
      李泽轩暗自点头,心道墨槐还挺自觉的,一上来就摆正身份和态度。
  
      其余墨家弟子却是大惊:
  
      “巨子,不可啊~!墨家历代巨子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命令啊~!”
  
      “对啊~!您是我们的巨子,我们怎可对你不敬~?”
  
      墨槐脸色一板,严肃道:“老夫心意已决,尔等若是还认我这个巨子,就照我说的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