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帮怂货~!

      “山长说的是,倒是没想到颜某一把年纪,反倒还着相了~!惭愧惭愧~!”
  
      颜思鲁听完李泽轩这番平平淡淡的话,既是汗颜,又是惭愧,他拱了拱手,说道。
  
      李泽轩摇了摇头,饶有深意地说道:“呵呵~!先生言重,小子倒不是说不让炎黄书院去争,像学生多少之类的无关紧要问题,我们不需要去争,但学术方面我们就必须去争~!既然选择了做学问,我们只需要去关心学问就成,未来的炎黄书院可是要做我大唐的学术圣地的~!”
  
      颜思鲁认真琢磨了片刻,悟出了李泽轩话中的深意,他赞叹道:“山长所言极是,进退有度,方是炎黄书院的生存之道啊~!”
  
      李泽轩笑而不语,暗道颜思鲁的悟性还是挺高的嘛~!
  
      片刻后,他忽然想起一事,问道:“颜先生,书院的牌匾宫里送来了吗~?”
  
      若是他所记不差的话,李二曾经可是答应过要亲自给炎黄书院题匾呢~!结果他今早来书院的时候好像还没见到书院门口有牌匾,这还了得~?明天炎黄书院可是要进行招生考试了啊~!
  
      颜思鲁一怔,纳闷道:“为何宫里会给我们送牌匾~?老朽见书院一直没挂牌匾,还以为山长你自有打算呢~!”
  
      李泽轩差点吐血,他有个屁的打算啊~!李二要给书院题匾,他难道还敢去找其他人帮忙题匾吗~?除了等李二将匾额送过来,他啥也不能做啊~!
  
      “嗯~!颜先生您先去忙吧~!匾额的事情我自有打算~!”
  
      李泽轩揉了揉眉心,无奈道。他总不能对颜思鲁说自己被李二放鸽子了吧~?那样的话,李二知道了肯定要搞他。
  
      颜思鲁虽然猜测到了这里面另有隐情,但是李泽轩不说,他也不好细问,便拱手告辞。
  
      李泽轩一个人站在办公室大大的玻璃幕墙前,看着下面一边排队,一边相互议论的考生,他烦闷地想道:老李是不是忘了匾额这茬事儿了~?那自己该怎么去提醒他呢~?真特娘的蛋疼啊~!
  
      “咦~?那不是李泰吗~?对了,这件事正好让这小胖子去弄啊~!到时候老李就算会恼羞成怒也没办法把气撒在自己的头上~!”
  
      正在下方跟孟文浩、孙子凡等人说笑的李泰,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某人安上了背锅侠的称号。
  
      ……………………
  
      这一上午的时间,算学馆之前的四十四名学生几乎都亲自来炎黄书院取过了考号牌,取完之后他们便坐在了旁边的草地上开始聊天打屁,好不热闹,周围的考生在得知他们曾经是算学馆的学生之后,自然忍不住一阵羡慕,毕竟消息稍微灵通点的人都知道算学馆之前可都是由李泽轩在亲自执教啊~!
  
      此刻,孙子凡扫了一眼周身的众多同窗,颇为开心地大笑道:
  
      “啧啧~!咱们算学馆的人还差谁~?是不是都来了~?”
  
      有几个学生一听,纷纷开始点数,片刻后,有人道:“还差一个人啊~!怎么只有四十三个~?我明明记得算学馆是有四十四名学生的啊~?”
  
      “嗯,的确还差一个~!”
  
      又有一个声音应和道。
  
      孙子凡皱眉道:“还差谁~?我们身为李先生的弟子,这么重要的日子,连青雀都亲自来了,怎么还有人不来~?”
  
      秦怀玉揉了揉眉心,出声道:“咳咳~!是处默他没来,他现在正在温习功课,所以让我帮忙代他领取考号牌~!诸位同窗不要因此责怪他~!”
  
      李怀仁大叫道:“哇~!还能这样的~?丑牛都这么努力了,看来这次我危险了啊~!诸位同窗,小弟今日来也来了,现在得回去温习功课了,明日考场上见~!”
  
      说罢,他也顾不上众人愕然的眼神,一溜烟地跑远了。
  
      算学馆最终的这四十四个学生之中,就他在算学馆学习的时间最短,严格说起来,在算学方面,他跟程处默算得上是半斤八两了,所以一听程处默居然这么刻苦,李怀仁的心里顿时升腾起了一股浓浓的危机感,对他来说,考的差不可怕,可怕的是考倒数第一啊~!那样会要命的~!因为算算日子,他老爹李孝恭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要是他真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考个倒数第一,那后果………简直不敢想~!
  
      “靠~!这……这两个怂货,当真是我们算学馆之耻啊~!”
  
      孙子凡指着李怀仁消失的方向,跟旁边的同窗吐槽道。
  
      “嗯~!没错~!”
  
      众人纷纷深以为然地附和道。
  
      谁知孙子凡的下一句居然是:“咳~!那个小弟家中有些急事,得先走一步了~!各位同窗,还有胡果然小兄弟,咱们明日考场再见~!”
  
      说罢这货生怕被人叫住,撒丫子就跑~!
  
      毕竟他的成绩也好不到哪去啊~!其他考生都认为他们身为李泽轩曾经的学生,拥有的优势会非常大,但李泽轩在算学馆只教了不到两个月,而且他们这些算学馆的学生,在田假这段时间内可都参与到了炎黄书院的建设,算起来,他们真正复习的时间并没有多少~!
  
      众人愣了片刻,然后纷纷起身冲孙子凡遁走的方向怒骂道:“呸~!孙子凡你这个表里不如一的怂货~!”
  
      “厚颜无耻~!我王猛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众位同窗在此稍候,待我去将孙子凡这混蛋抓回来~!”
  
      “草~!王猛,你…………”
  
      事实证明,算学馆曾经的学渣们心里普遍都是比较虚的,在知道程处默这货的所作所为后,他们纷纷开溜,打算去做那临时抱佛脚之事。
  
      李泰见周围瞬间就少了一半人,他恨铁不成钢道:“一帮怂货,真是丢人现眼啊~!”
  
      “魏王殿下,山长请您去他那儿一趟~!”
  
      就在这时,墨钟从远处过来,小心翼翼地拱手道。
  
      “哦~?小轩叫我做什么~?”
  
      李泰小声地嘀咕一句,然后拂袖道:“好~!本王知道了,这便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