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满满的套路和陷阱! 上
其实除开狄知逊外(这货没时间到处乱看),今天参加考试的考生,在进入光华楼,进入教室后,都被里面的场景给震惊到了:
  
  如同镜面一般光滑的地面,令人感觉自己仿佛梦境之中;用上好的大块琉璃制成的窗户,使得大楼内部无论怎样蜿蜒纵横,都能亮如白昼;宽敞明亮的教室,整整齐齐的桌椅,色泽纯粹、棱角分明的黑板,一切的一切,让所有的学生对于炎黄书院的奢华,都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同时,他们考取炎黄书院的决心更坚定了。
  
  如此专业、高端大气的书院,若是有生之年不能在此学习一遭,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所以在收到试卷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异常认真地开始答题。
  
  第一题倒是出的中规中矩,“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此句取自《论语·泰伯》,是孔子称赞尧非常有名的一段,大意是说尧这个人太伟大了,人民找不出词来形容对他的赞美,他的功绩也太卓越了,简直犹如太阳的光芒一样照射四方。
  
  一般考生答题的时候只需要赞美古圣先贤的丰功伟绩,然后再对当今圣上的文成武德做一番赞美,表表忠心,说自己有志于成为国家栋梁、为君王分忧之类的等等,都能得到高分,可以说这是一道比较开放的题目,也是一道带有非常鲜明的政治立场的题目。李纲出题果然够稳,最起码李二会很喜欢。
  
  第二题:“水、火、金、木、土、谷惟修”。
  
  这道题目难度比第一题稍大,该句出自《尚书·大禹谟》,比较巧的是,孔颖达还对这句进行解释过:水能灌溉,火能烹饪,金能断割,木能兴作,土能生殖,谷能养育,因此把这六样东西称之为六府,是天地大自然用来养育万物生灵的。
  
  正所谓“德惟善政,政在养民”,圣人之德就体现在处理好政务,把“水、火、金、木、土、谷”这些东西都安排好,那就叫“惟修”,就能是百姓安居乐业。
  
  只要表达清楚这个意思后,再摘抄几段孟子关于王道的经典名句,分数就不会低。
  
  第三题………
  
  不像清代的一些考官使出浑身解数,将一些完整的句子截头去尾,或者将几句内容互不关联的话凑在一起,故意为难考生,李纲与颜思鲁出的这一套题,总体上看是属于四平八稳、难度循序渐进的标准经学考试试题,题目中并没有出现什么生僻刁钻、故意为难学生的巨子,所以大部分学生做起来都感觉非常舒服。
  
  但有些人是个例外啊~!
  
  比如说李怀仁,哦,不,李怀仁还好一些,多少能说出其中个别句子的出处,然后瞎扯一通,但程处默就是属于完全不明所以的混子了,整整十二道经学题,他愣是一道都不知道出处在哪儿,更别提去知晓题目意思了,所以这货一阵咬牙切齿之后,毅然决然地舍弃了经学这部分的分值,直接去做下一部分的题目。
  
  跟他情况类似的人可不止他一个,铁蛋、胡果然这些根本没学过四书五经的人全都是,他们基本上是属于半路出家,直接学的算学,所以对于四书五经什么的,他们跟程处默基本上是处于同一个水平,所幸经学只占整个入学考试三成的分值,只要其他部分得到高分的话,他们同样有很大的机会考中!
  
  但其他部分的试题,也并不简单,至少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简单。
  
  “品德测试部分,以下所有题目中,各选项均无好坏、对错之分,你只需要选择与自己真实情况最符合的选项即可。你的回答仅供测试、研究之用,请放心作答。”
  
  “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所谓的品德测试部分是给大家的送分题?无论怎么选都是对的?”
  
  程处默看到这古怪的题目后,心里是一阵惊奇,一般正常人看到这样的题目,也会跟他一样的想法,不过,身为曾经的算学馆学生,而且作为一个对李泽轩为人品性非常了解的铁哥们儿,程处默这回变得机智了。
  
  “不对呀!看这些题的风格,也就只有小轩这个坑货会这样出,但如果这部分题目真是送分的话,那小轩出这种题有什么意义?这小子肯定是在骗人,还想坑我?没门!每个选项肯定得分不一样,我得认真选才是!正好我不用做前面的那些狗屁经学题目,时间多的是!”
  
  不得不说,在这种关键时候,程处默这个偶然间的念头却是彻底救了他,也可以说是因为之前在算学馆那段时间的学习以及对李泽轩一贯“尿性”的了解救了他。因为所谓的“各选项均无好坏、对错之分”,是李泽轩为所有考生挖的一个巨大陷阱,就看有多少人跳了。
  
  实际上,这种题目经常出现于现代的各种心理测试、性格测试或者市场调研问卷之中,你如果真以为所有选项均无好坏、对错之分就瞎逼选的话,那就只能证明你图样图森破了,搞不好还会被人鉴定为神经病。
  
  前世李泽轩在大学的时候,就遇到过这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同学,当时学校按惯例让所有学生填一份心理测验试卷,他们班上有个学生见题目上说每个选项都没有对错之分,所以只用了一分钟就交卷了,结果那孩子被学校安排了一个学期的心理辅导,因为老师们根据他的测验成绩,认定那孩子有重度抑郁症………
  
  除了程处默之外,可以说曾经算学馆的学生,在经历过李泽轩各种坑比题目的摧残后,在心里其实都有那么一丝警惕的。毕竟被同一个人坑的次数多了,总会对那个人坑人的一贯套路有所了解。所以他们看到题目后的心里反应几乎与程处默别无二致,都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悬崖勒马。
  
  当然,最终的考试结果也证明,正是因为他们这关键时候的悬崖勒马,使得他们在这部分题目上,与其他考生拉开了差距。
  
  ………………………
  
  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