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满满的套路和陷阱! 下

      这个时候,整个考试也就只进行了一刻钟不到,能做到品德测试部分的考生,基本上都是放弃了经学部分分值的学生,其中有以前算学馆的,当然也有来自其他州县的,因为并不是说只有算学馆的程处默等人不通经学,其他地方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但这部分的试题看着简单,里面却是陷阱无限。
  
      “第一题,你认为自己更喜欢在以下哪一个城市中生活? A、琼州 B、襄州 C、并州 D、洛阳 E、长安。”
  
      “第二题,如果你可以成为以下一种生物,你希望自己是哪种? A、猫 B、马 C、大象 D、猴子 E、狗 F、老虎。”
  
      这种在大唐从未出现过的题目,让考生们均是蒙了圈,许多人都有些不明所以,心道:“这些选项看上去没什么区别啊!貌似选什么都可以啊!难道真如题目所说,每个选项没有好坏、对错之分?选什么都可以?”
  
      不是这些学生无能,而是李泽轩太狡诈,在一开始就给了所有人一个心理上的误导。
  
      “唔~!师父出这些题的用意,应该是为了测试考生的品性,那么炎黄书院需要什么品性的考生呢?我想只要搞清了这一点,那么这些题就肯定能获取高分了~!”
  
      铁蛋咬着笔杆,在心里默默地想道。片刻后,他眼睛一亮,暗自兴奋道:“我明白了!第一题肯定选长安,长安城人才济济,这里虽然压力更大,但机会更多,对个人能力的挑战越大,炎黄书院肯定是需要这种不惧困难、迎难而上的学生!
  
      至于第二题就更简单了,无论是人还是其他,都要做最厉害的存在,岂能只做猫狗之流,所以当然是选老虎了!”
  
      找到了李泽轩的出题用意后,这部分的题,铁蛋做起来简直是行云流水,根本不带停顿的,于是这二十道选择题,他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写完了,而此刻,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多时辰,于是铁蛋彻底惆怅了。
  
      另一边的程处默,似乎也摸索出了一点门道,这货想的倒是没有铁蛋那么多,反正他是看哪个选项牛逼,哪个选项霸气,哪个选项最像李泽轩的性格,他就选哪个,基于这些原则,这货做起来也算是顺风顺水,几乎跟铁蛋是同时做完。
  
      但其他州县的考生,却没有他们这么幸运,很多人选了A答案,又在纠结B答案是不是更妥当?很多时候一旦纠结起来,原本正确的答案也会被改成错误的答案,而且做题过程也会磕磕绊绊,非常影响解题速度。
  
      或许有人会说这种题目对于外地考生不公平,但真的不公平吗?
  
      一方面,算学馆的学生他们也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题目,程处默、铁蛋等人,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悟性悟出来的解题窍门;另一方面,在题目一开始,李泽轩就有说明让考生们根据自己的真实情况选择,如果有考生本来就是属于意志力强,头脑冷静,有较强的领导欲,事业心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那他们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来填,完全可以得高分!
  
      而李泽轩出这套题的目的,也就是在为炎黄书院选拔一批心性过关的学生,何谈不公平~?况且世上又有什么事情能做到绝对的公平呢~?
  
      不可否认,程处默、铁蛋他们有投机取巧之嫌,因为他俩未必完全符合这种性格,但有些时候,投机取巧、随机应变也算是一种个人能力,他们都是属于规则之内的投机取巧,谁又能说什么?
  
      “唔……交卷吧!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在距离考试还剩一个时辰的时候,铁蛋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毅然决然地站起身,走向讲台,把试卷交给了监考老师,然后便出了教室。
  
      算学馆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在第七考场,程处默见铁蛋交卷后,也跟在后面提前交卷了,他觉得前面的经学部分,就是再给他一年时间,他也做不出来,不如早点交了回家吃饭,中午还能睡会儿觉,毕竟下午的算学考试才是他最看重的。
  
      嗯,你没听错,算学现在成了程处默最为擅长的科目了。
  
      继程处默之后,也有部分学生相继交卷,有算学馆的王猛、余东才、孔全存、宋天佑、江文昌、毕鸿源等官二代学渣,也有几个来自于其他州县的考生,看样子这些人对于经学都不精通。
  
      至于李泰、孟文浩、柯世清、曾子然等算学馆内的大学霸,他们可不像程处默那样没文化,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才刚刚做到品德测试部分。
  
      咳咳,不得不说孙子凡,这小胖子在他那个状元老爹的“熏陶”下,对于经学还是略知一二的,最起码十二道经学题目中,有七八道他能知道出处,这七八道中,有至少四道他知道该怎么答。
  
      “处默,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刚巡查完各个考场的李泽轩刚下楼,就看到前面那个背影竟然是程处默,而且看样子这货是准备要出书院回家的,他连忙喊住程处默,道。
  
      程处默脚步一顿,转身看着李泽轩,没好气道:“我不这么快出来,难道在里面等过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俺老程对于那什么之乎者也的东西不擅长吗?”
  
      李泽轩这时走了过去,笑问道:“那这么说,你对于后半部分的品德测试题很擅长喽?”
  
      程处默眼睛一眯,十分得意地嘿嘿笑道:“嘿~!小轩你肯定是以为你那些题目能把哥哥我难住吧?哈哈~!我告诉你,这次没门儿!嘎嘎嘎,不跟你说了,俺得回家养精蓄锐去,下午可是咱最拿手的学科,这次俺肯定能考进炎黄书院滴~!”
  
      说罢,这货摆了摆手,一溜烟儿地就消失不见了。
  
      李泽轩一阵愕然,不知道这货吃了什么药,从哪儿来的自信,而且,因为程咬金的关系,这次程处默即便考的非常不好,李泽轩也会动用非常手段将其招入学院的,现在看来,或许他可以省下这个步骤了。
  
      自以为跳出李泽轩套路的程处默,殊不知又中了李泽轩另外一个套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