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少年郎请留步~!

      “呵呵!这炎黄书院还真是令人震惊啊!不仅教舍奢华无度、建筑气势恢宏,竟然连饭食也如此精美,简直堪比醉仙楼了!小弟我来这儿本来是想了解了解工学到底是什么学问,没想到现在却有些喜欢上这里了~!”
  
      另外一桌上,长孙冲、房遗直、褚彦甫、袁硕四个文官二代凑在了一起,吃饭间,长孙冲忽然感叹道。
  
      房遗直笑道:“嗯,我也有同感,现在就看咱们能不能考上了!”
  
      褚彦甫打趣道:“遗直你可真谦虚,上午的经学还不是你的拿手科目?估计你考满分都有可能!”
  
      房玄龄的三个儿子中,也就老大房遗直继承了一点老房勤奋好学的基因,从小熟读经史,所以褚彦甫才会这般说。
  
      房遗直摆了摆手道:“彦甫千万别这般说,这次考试的重头可是在下午的算学上面,再说上午的那个什么品德测试,弄得我有些发晕,实在是拿不准啊!”
  
      袁硕忍不住道:“其实我在好奇,房相、褚相和赵国公这回怎么突然就允许你们来炎黄书院了呢~?害得我准备时间都比别人少了一个月,我才是最没把握考上的啊!”
  
      这里面三个人的爹,全都是大唐宰相,就只有他袁硕的爹只是一个小小的民部侍郎,不过他跟褚彦甫的关系一直是非常要好的,起初褚彦甫本来不是很确定会来炎黄书院,他也就没当回事,谁知上个月褚彦甫突然又跟他说一定会去炎黄书院了,身为好友他当然要陪着啊!所以满打满算,他为这场考试也就只准备了一个多月。
  
      听到袁硕发问,其余三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褚彦甫出声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爹为什么忽然就变得开明了,或许是工学现在的影响力变大了吧!”
  
      长孙中、房遗直也摇了摇头,显然他们二人也不知道原因。
  
      “哎~!管他呢!快吃吧,吃完了还得接着考呢!”
  
      ……………
  
      “嗝~!嗯,这吃的可真是舒坦,要是这次考上了,我爹能允许我一直呆在炎黄书院就好了~!”
  
      吃过午饭,狄知逊揉了揉发胀的肚子,一个人晃晃悠悠地朝光华楼走去,今天的天气虽然不热,但去教室里歇着总比在外面吵吵闹闹地好。
  
      “少年郎请留步~!”
  
      就在狄知逊祈祷他老爹大发慈悲允许他以后能留在炎黄书院时,他的身边忽然想起了一个低沉却富有力道的声音,狄知逊心中一惊,连忙转过头四下查看,发现不远处的大树下,有一个黑衣男子,正看着自己。
  
      “阁下是在跟我说话吗?”
  
      狄知逊又往周围瞄了瞄,发现附近根本没有其他人,于是他指了指自己,试探性地问道。
  
      “嗯~!”
  
      黑衣男子酷酷地点了点头。
  
      狄知逊凝神戒备,暗道这可是在书院里啊,应该不会遇到什么歹人吧?他试探性地问道:“那敢问阁下找狄某有何指教?”
  
      黑衣男子拱了拱手,道:“某受人所托,是来给小郎君送一样东西来的,请小郎君移步过来!”
  
      “什么东西?你先说清楚!”
  
      狄知逊狐疑地看了那人一眼,心道这台词怎么这么像戏文里那些拐骗小孩儿的恶人呢?“小娃娃快过来,大叔这儿有糖人儿吃!”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犹豫了。
  
      那男子见狄知逊犹豫不前,有些焦急道:“小郎君你难道还怕某对你有歹意不成?这里可是炎黄书院,他们的山长还是武道高手,某就算是再傻,也不会在这儿行不法之事吧?”
  
      狄知逊想了想,也觉得那人说的有理,而且黑衣男子面相带着正气,不像是奸邪小人,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同时他心里也准备着随时大喊救命。
  
      “现在可以说是什么东西了吧?”
  
      虽说按照常理,对面的男子是不会发难的,但狄知逊还是提起了十二分警惕。
  
      “小郎君你等等!”
  
      那黑衣男子将手伸进怀里,像是在掏东西,狄知逊看的眼皮直跳,生怕这人是在掏匕首之类的凶器,待看到那人掏出的东西后,这货终于忍不住舒了一口气,因为他掏的不是凶器,而是一张巴掌大的小纸片。
  
      “小郎君,这是我家主人让我交给你的,你看过之后切记要将其毁掉,不然会给你招来祸患~!东西既然已经送到,那某这就告辞,小郎君后会无期!”
  
      黑衣男子将小纸片儿递给了狄知逊,然后留下一句话,整个人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哎~!你家主人是谁?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为什么看完之后要销毁啊!你都还没说清楚呢,别走啊!”
  
      狄知逊猛地一惊,想要叫住那男子问个究竟,可抬头一看,眼前连个鬼影儿都没了。
  
      “靠~!这人是什么意思?这就走了?也不把话说清楚!”
  
      狄知逊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他看向手中那张折起的小纸片,顿时满心纠结。
  
      “到底该不该看呢?万一里面写的是一些大逆不道的东西,那我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可如果不是大逆不道的东西该咋办?”
  
      “哎~!就悄悄地看一眼~!反正周围没人~!”
  
      最终,狄知逊咬了咬牙,躲在树下打开了纸片,就见上面写道:“一天小明去买葱,问老板葱多少钱一斤,卖葱的人说十文钱一斤,如果要一百斤的话就是一千文………”
  
      “曹~!这是哪个神经病闲的没事给小爷递这种纸条?这是在讲故事吗?”
  
      本来以为这里面记录的是某个朝堂大官风流韵事的狄知逊,看到开头后,忍不住吐槽道。
  
      强忍住扔掉纸条的冲动,他深呼一口气继续往下看,待看完后,他脸色变了变,缓缓收起纸条,喃喃自语道:“这题目出的倒是很有意思,不过是谁如此无聊给我送来这么一张字条呢?用意何在?还叮嘱我看完后毁掉,这其中有诸多不合常理之处啊~!”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