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七十五章 监学!
狄府后院。
  
  “咳咳!那个,孩儿错了,孩儿不该偷偷跑出去考试!”
  
  面对狄孝绪的问话,狄知逊感觉很不对劲,他猜测这很有可能是他老爹故意示之以弱,然后等他得意忘形之时再给与致命一击,所以这个时候狄知逊同学并没有去浪,而是非常谨慎地认错道。
  
  狄孝绪皱了皱眉,要是搁在往常,他这会儿肯定就动起手了,但上午李二给他的警告还犹言在耳,他也就只能压下心中的火气,沉声道:“这个且先不说,老夫问你今日考的如何?”
  
  狄知逊摸不清他老爹的意思,在心里琢磨了片刻,道:“孩儿孩儿此次考试准备的不是很充分,所以所以想来考的也不是很好”
  
  在他想来,老爹不喜欢自己学算学,那如果自己跟他说自己考的很好,岂不是等着挨揍?
  
  不过,这次他注定是失算了!
  
  狄孝绪在听到自己儿子说考的不好后,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考的不好,不就意味着考不上炎黄院嘛?如此一来,李二上午跟他的那条约定岂不是作废了?那自己好有什么好顾虑的呢?想到这里,狄孝绪立刻换了一副脸色,大声道:
  
  “逆子!老夫跟你三令五申,让你这三天内不许出门,结果你却充耳不闻、一意孤行,竟然趁老夫上早朝时偷偷离家出走,去那炎黄院参加什么入学考试!真是岂有此理!管家,快取家法!”
  
  狄知逊吓了一跳,接着愕然道:“不是,爹爹,你刚刚不是说不追究孩儿擅自出府之事了吗?你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狄孝绪哼道:“老夫何曾说过不追究了?管家,还愣着做什么?快拿家法!混账!你个小兔崽子还敢跑?来人,把他给老夫抓起来!”
  
  甘露殿。
  
  “儿臣参见父皇!”
  
  李二闻声,放下手中的奏折,抬头笑道:“嗯!承乾来了!坐吧!父皇找你过来,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李承乾谢了一声,走到一边坐在了内侍搬来的绣墩上,然后他看向李二拱手道:“不知父皇有何事要吩咐儿臣?儿臣定会竭尽全力!”
  
  李二摆了摆手道:“倒不是什么大事!承乾,今日炎黄院的大考,你听说了吗?”
  
  李承乾不明白李二突然问起这个,他只能老老实实道:“这个,儿臣当然知晓,而且整个长安城,怕是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李二点了点头,片刻后,他出声道:“今日在院中,朕竟然碰到了狄孝绪,他当时正在大闹炎黄院!”
  
  李承乾奇怪道:“狄常侍?据儿臣所知,狄常侍好像跟炎黄院从未发生过矛盾冲突吧?他怎么会在今日这个节点,去大闹炎黄院呢?”
  
  李二神色阴郁道:“他以前是跟炎黄院没有冲突,但他的小儿子,今日背着他偷偷地去参加炎黄院的入学考试了!狄孝绪下完早朝发现他家那小子不见了,这才前去炎黄院要人!”
  
  “这狄常侍虽是爱子心切,但此举势必会影响到其他考生,儿臣以为不妥!”
  
  李承乾思虑片刻,拱手道。
  
  “哼!他爱子心切?”
  
  李二闻言,不满地哼了一声,继续道:“朕能将青雀、恪儿全部放到炎黄院,难道朕就没有爱子心切?他狄孝绪的儿子难道比朕的儿子还精贵?朕看有些人就只知道固守门派偏见,而且这样的人还不少!朕本来还不想让炎黄院发展这么快的,但现在看来”
  
  李承乾面色一肃,连忙起身道:“父皇打算让儿臣如何去做?儿臣定当竭尽全力!”
  
  这才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李二的话还没说完,李承乾就大致领会到了李二的意思。
  
  李二见状,不由会心一笑,道:“好!其实朕本来打算让炎黄院徐徐图之,可是谁也没想到第一批报考炎黄院的学生又这么多,说明有很多人还是认可李泽轩的工学的。既然有这么好的基础,不好生利用,那岂不是浪费?
  
  据朕所知,后日,炎黄院就会放榜,到时候也算是正式开学了,朕打算任承乾你为学监,以监学之名义,进入炎黄院,一月之后再朝堂!”
  
  监学?进炎黄院?
  
  李承乾闻言大吃一惊!不是他不想去炎黄院,按理说跟李泽轩交情最深的应该是他,所以李泽轩的炎黄院最应该去的也应该是他,但是李承乾明白,自己身为一国储君,是不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他如果真去炎黄院了,那必定会有很多朝臣跳出来反对。
  
  “父皇,这恐怕诸位大臣不会”
  
  李承乾犹豫道。
  
  李二大手一挥,笑道:“不必担心!朕只是派你去监学,又不是让你去入学,朕倒要看看谁会反对!”
  
  其实事情远没有李二说的那么简单,他之所以敢这么干,完全是因为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几个文官首脑,都将自家晚辈送到炎黄院去了,这正说明了,在学派分歧与国家利益的冲突中,仍然有很多人愿意跟随李二一路相随,对于这点,李二当然心知肚明!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儿臣领旨!”
  
  虽然不知道自己老爹哪儿来的自信,李承乾还是答应道。
  
  “嗯!那承乾你去准备准备吧!”
  
  李二端起茶盏,淡淡道。
  
  李承乾知道这是让他退下的意思,不过他忽然想起一事,说道:“父皇,儿臣听说炎黄院的第一个月,会对所有学生进行训练,就如同操练军队一样,指挥训练的人,还是翼国公!”
  
  李二点头道:“嗯,确有其事,怎么了?”
  
  这件事情秦琼亲自跟他说过,他当时想了想,反正现在大唐境内无战事,也用不上秦琼去征战沙场,所以他当场允了,只是他不知道李承乾现在提起这个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