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老实人,动了谁的心~?

      “山长,这评分标准是不是有问题啊~?”
  
      由于在书院门口跟墨凌薇墨迹了许久,李泽轩来到书院的时候,发现书院的老师们已经开始在办公室里批阅试卷了,路过地理学部的办公室时,里面的唐钰连忙跑出来问道。
  
      李泽轩顿足,下意识地问道:“哪里有问题?我看看~!”
  
      唐钰将手中的纸递给李泽轩,道:“就是这个品德测试的评分标准,山长你为什么规定每个选项的得分不一样?就比如说第一题,为什么选琼州的只得一分,襄州得两分,并州得三分,洛阳得四分,长安得五分?”
  
      李泽轩奇怪地看了唐钰两眼,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一个人如果只想着偏安一隅,不敢去大城市打拼、长见识,这样的胆怯的人,我们炎黄书院为何要他~?”
  
      唐钰一怔,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可…可山长您在题目上说,每个选项没有对错之分啊~!”
  
      李泽轩点头道:“嗯,是啊~!的确没有对错之分,所以他们无论选什么都有分~!”
  
      唐钰张了张嘴,他不服气道:“可是题目上还说了每个选项没有好坏之分啊~?”
  
      李泽轩无语,要不是场合不对,他此刻真想拎着唐钰跟众人说:“快来啊~!这里有个老实人,大家都来欺负他~!”
  
      往办公室里面瞟了一眼,李泽轩发现许多人虽然明面上正在批阅试卷,可是眼神儿总是不经意地往这边瞟,显然,“老实人”不止唐钰一个啊~!
  
      他想了想,说道:“我若是不在题目里面这么写,那些考生怎么会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答题呢~?”
  
      唐钰:“………”(心里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只是唐钰,地理学部办公室里面的所有老师都彻底傻眼了,他们没想到李泽轩身为山长,居然会这么无耻~!
  
      “可…可是,山长你这样不就是在骗人吗~?身为师长,怎能给学生做一个坏榜样~?”
  
      眼见李泽轩好像要走,唐钰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
  
      李泽轩身形一顿,办公室里面的老师都屏住了呼吸,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心道:唐钰这下估计完了,居然敢这么跟山长说话。
  
      事实却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只见李泽轩没有发怒,反而微微一笑,道:
  
      “我若不骗他们,他们岂不是会为了得高分,在试卷上骗我~?同样是撒谎,我的撒谎却是为了这数千学生不撒谎,唐先生你说,我是不是很有必要去撒这个谎~?”
  
      唐钰听罢,顿时无言以对。
  
      李泽轩见唐钰没什么话说了,他笑了笑,便转身而去。
  
      其实这货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了!理由很强大,强大到让所有人都无法反驳。
  
      ……………………
  
      与此同时,太极宫,朝堂之上。
  
      显然早朝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此时,李二看向众大臣,淡淡地说道:
  
      “炎黄书院初开,朕欲任太子为学监,以监学之名,去炎黄书院考察一月,众爱卿以为如何~?”
  
      他说这段话的语气是挺平淡,但内容其实一点都不平淡,堂下众大臣一听,立马炸开了锅,纷纷在私底下窃窃私语,只有长孙无忌、房玄龄等寥寥数人,面上一片古井无波。
  
      “陛下,老臣以为此举不妥~!”
  
      鸿胪寺卿崔善友上前一步,对李二躬身道。
  
      李二挑了挑眉头,沉声问道:“有何不妥~?”
  
      听出李二的语气有些不善,崔善友身子一抖,额头上沁出了一丝冷汗,但他仍强自说道:“太子乃是一国储君,炎黄书院却是传授工学之地,此举怕是会都动摇人心~!”
  
      李二阴沉着脸,道:“那你说说,朕动了谁的心了~?”
  
      “这……”
  
      崔善友顿时语塞。
  
      殿中诸臣顿时鸦雀无声,他们这时候都明白过来,李二今天是来者不善啊~!让李承乾去炎黄书院这个事情,与其说是李二在跟他们商量,不如说是在通知他们,因为这里面貌似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你不说~?那朕替你说~!”
  
      李二见崔善友低着头,呐呐不敢言,忽然怕案而起,指着崔善友道:“你说朕此举动摇人心,估计是觉得朕动摇了儒学的根,动摇了世家的基吧(咳咳说基不说吧,老李犯忌讳了呀)~?
  
      朕先前在朝堂之上已经说过,只要对我大唐有用的、能让我大唐变得更强大的学问,朕,都愿意接受。朕无意挑起学派纷争,儒学始终都是正统,相较而言,工学只是一个让国家强大的工具~!
  
      朕让承乾去炎黄书院,就是为了让他去了解工学这一柄利世之剑,好让他以后能充分利用,让我大唐变得更强大~!可是你们有些人,总是认为朕是在动摇儒学根基~!
  
      你们明不明白,先有国家,才会有你们儒学和工学,崔善友你先是朕的大臣,然后才是儒门子弟~!有朝一日大唐若是势弱,落入异族之手,儒学又能去何处传播,难道要做那异族奴役我汉人的走狗~?”
  
      这番熟悉的话语,基本上是李二昨天用来训斥狄知逊的,今天狄知逊因为李二罚他闭门思过一个月所以没有来,要不然狄老头儿肯定会觉得非常耳熟~!
  
      “老臣不敢~!”
  
      狄知逊虽然听过这些话,但崔善友没听过啊~!满朝的大臣也没有听过!所以李二这番声色俱厉的话一说出来,朝堂上下顿时落针可闻,崔善友满头大汗,躬身请罪道。
  
      “臣等惶恐~!”
  
      其余大臣也纷纷拱手道。
  
      李二“哼”了一声,拂袖道:“朕意已决~!承乾自明日炎黄书院开学,就准备前往监学,一月之后还朝~!”
  
      “儿臣遵旨~!”
  
      李承乾躬身道。
  
      “嗯~!众爱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李二冷淡地说道。
  
      众人见他神色不悦,而且今日早朝,文官首脑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都没有出声,他们哪里还敢再劝,只能作罢~!
  
      “退朝~!”
  
      秉笔太监见状,识趣地高呼一声,众大臣躬身行礼,李二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