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天下英才,尽入炎黄~! 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考生查到了自己的考试成绩,兴奋大叫者有之,唉声叹气、灰心沮丧者更有之,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李泽轩负着双手,在楼上看着下方这一大群年龄大小不一的学生,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丝豪气:史书有载,李二再开科举时,看到新科举子从皇宫门口鱼贯而入,忍不住笑道:“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这个时候的李二,有没有说过这句话他不知道,但现在李泽轩真的很想说一句:“天下英才,尽入炎黄啊~!”
  
      这次考中炎黄书院的学生,年龄最小者只有六岁,年龄最大者二十六岁,当然,其中还是十四五岁的青年居多,想到那两个年仅六岁的小娃娃,李泽轩的脸颊就忍不住一阵抽动,心中郁闷道:
  
      “古代的孩童,都是这般妖孽吗~?曾经自己在六岁的时候,是在干嘛来着~?玩泥巴~?顶风撒尿~?”
  
      讲真,李谚也就算了,毕竟他有一个牛逼哄哄的老爹,可是这个贾嘉隐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年仅六岁,就能排进第四名~?
  
      好吧,“没文化”的李泽轩,有那么点发懵。
  
      但事实上,这个贾嘉隐在历史上还算是有些名头的,在唐朝这个神童辈出的朝代,贾嘉隐在其中绝对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
  
      史书记载,贾嘉隐在七岁时,神童之名就已经流传在外,李二听说后还专门在皇宫内设宴召见了他。当时,长孙无忌和李绩也在,他们见贾嘉隐年纪幼小,便生了轻视之心,李绩戏言道:“我所依靠的是什么树?”
  
      贾嘉隐道:“松树。”
  
      李绩道:“这是槐树,怎么能说是松树呢?”
  
      贾嘉隐道:“以公配木,怎能说不是松呢?”(暗指李绩位列三公)
  
      长孙无忌再问道:“我所依靠的是什么树?”
  
      贾嘉隐道:“槐树。”
  
      长孙无忌道:“你不再更正了?”
  
      贾嘉隐道:“哪里用得着再更正?只要取来一个鬼靠上木就可以了。”(暗指长孙无忌心中有鬼,提问题的动机不纯,故意刁难他)
  
      贾嘉隐到了十一二岁时,直接就进士及第,不过他虽有才智、能言善辩,但其相貌丑陋,曾被召进朝堂请李二亲自决定其去留(古时候要想当官,必须要有一个好的仪容的,古人也是外貌协会成员)。
  
      当时朝堂官员们退朝后一齐来看他。还没等别人说话,李绩就抢先道:“这小孩的脸长的像獠面一样,怎么能够聪明呢?”
  
      其他人还没答话,贾嘉隐就应声道:“胡头尚为宰相,獠面何废聪明~?”(暗讽李绩长得像胡人一样,却能当汉人的宰相,我长的虽然丑一些,但怎么就不能聪明了?)
  
      满朝官员都大笑,李绩被羞的面红耳赤。
  
      …………
  
      “李谚,李淳风,没想到啊,李淳风的儿子居然会这么厉害,难道他们家与算学有很深的渊源吗~?”
  
      李泽轩虽然不知道贾嘉隐,但他当然知道李淳风,这个跟袁天罡合著出《推背图》的神一样的男人。
  
      据记载,唐太宗李世民为推算大唐国运,下令两位著名道士李淳风和袁天罡推衍天机,融合了易学、天文、诗词、谜语、图画为一体的《推背图》也就应运而生。
  
      《推背图》中构建的中国和世界历史发展趋势是:“帝制时代—共和时代—大同时代”,向后人诏示了人类历史最终将走向人不分黑白、地不分南北、无城无府、无尔无我、天下一家,万教归一,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经典的未来学巨著。其创作之严谨、思维之缜密、应验之神奇均大大超越西方诺查丹玛斯的大预言《诸世纪》。
  
      需要说明的是,《推背图》并非出自后人杜撰,而是一部了不起的易学著作,其中所有的图像谶语和颂诗都是根据易经八卦演绎出来的,都可以在《周易》中找到依据。
  
      而且,除了《推背图》之外,很多人不知道李淳风在天文、数学、历算等方面的造诣也是颇深,尤其是在数学方面的贡献最为突出。他编定和注释的十部算经,后面一度成为唐代以及后世各朝代的算学教科书。
  
      可以说若是没有李泽轩的横空出世,李淳风绝对是唐代算学上祖师级别的人物。
  
      “嗯,就是不知道以李淳风现在的道行,能不能看出自己这个“妖孽”啊~!”
  
      想到李淳风,李泽轩就忍不住有些担心自己穿越人士的身份会不会被认出来,毕竟那传说中的《推背图》实在是太过神奇了。
  
      ……………
  
      “唔~!果然没考中第一,龙子龙孙就是不一样!父亲的推演之术真的厉害啊~!”
  
      看榜的人群散去大半的时候,一个身穿青色宽松道袍、脸上带着稚气和婴儿肥的六七岁男孩儿,终于挤到了榜单前面,相比于周围的人,小男孩儿也就只能齐别人腰处那么高,此刻,他仰着脑袋,盯着成绩榜单,轻声道。
  
      “哟~!哪里来的小道士,年纪这么小就想考第一啊~?哈哈~!”
  
      正巧,小道童旁边,有一个十一二岁、右脸带痣的书生听见了他的轻语,顿时哈哈大笑道。
  
      “嘿~!这小道士长得还挺俊哈~!就是这口气有点大~!”
  
      “什么叫口气有点大?人家这是有志气~!哈哈~!”
  
      书生的大笑声,立即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顿时一阵哄笑。
  
      小道童毫不着恼,他微微一笑,淡淡道:“凡人妄动嗔痴念,自以为五十步笑百,却不知小道是向前走了万步耶~?”
  
      说罢,他便拨开人群,飘然离去。
  
      “范兄,这小道士说的是什么意思~?”
  
      一人看向那脸上带痣的书生问道。
  
      书生阴沉着脸,恨恨道:“这小兔崽子是在说咱们这些没考上的,居然在嘲笑他一个考上的!”
  
      “啊~?这么说来,那小道士还真的考上了啊~?”
  
      ………………
  
      小道童出了书院,顿足,回身,看向炎黄书院光华楼的中央双塔,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父亲说他是道家天命之人,以后我就能亲眼见识见识了~!”
  
      第一更~!早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