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开学大典~! 上
太极殿。
  
  早朝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就在这时,一个小内侍弯着身子小跑进来,看向李二,见李二冲他点了点头后,他来到李二身边,低声说了两句后,众大臣就见李二嘴角勾出了一道弧线,显然他现在很是开心。
  
  小内侍退下之后,群臣寂静,李二收起嘴角笑容,正色道:
  
  “众爱卿不必再议,新式算学的便捷有目共睹,从今日起,大唐各州县的学馆,必须全面开始推行新式算学,各个州府的官吏,也必须对抽时间研修新式算学~!接下来众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群臣面面相觑,你推行新式算学就推行嘛,怎么这么快就想下早朝了?这是为哪般?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站出来奏事,李二果断宣布退朝,然后急冲冲地转身离去。
  
  “二哥,你说刚刚那个小黄门跟陛下说了什么,居然能让陛下这般开心~?”
  
  太极宫外的拱桥上,程咬金粗声粗气得对秦琼问道。
  
  秦琼看了看四周,道:“知节,圣心不可测,你我不要在私下妄自揣度!”
  
  程咬金撇了撇嘴,暗道秦二哥真是越老越谨慎了,忽然他想起一事,兴奋道:“哎,对了,午后小轩那炎黄书院就正式开学了,听说还有什么典礼,二哥你去不去~?”
  
  秦琼笑着颔首道:“自是得去看看~!”
  
  他还没忘记自己是炎黄书院这一批学生军训的总教头呢!这种时候当然得提前去看看他以后要训练的学生是什么样啊!
  
  程咬金嘿嘿笑道:“嘿,那俺到时候也去,日后俺还得去帮二哥你训那帮娃娃呢~!”
  
  秦琼哭笑不得,心道也不知道你是过来帮我的,还是为了训学生给自己解闷儿来着。
  
  “哎呀~!差点忘了,也不知道俺家丑牛这次有没有考上,听说昨日参与考试的有两千多人呢~!”
  
  程咬金想起程处默,顿时一拍脑袋,大叫道。
  
  秦琼一听,下意识地就想到了秦怀玉,但是他倒不怎么担心秦怀玉能不能考得上。
  
  “知节你上次不是跟小轩打好招呼了吗?现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哎,对啊!哈哈~!那俺老程就不担心了,哈哈~!回家回家~!”
  
  程咬金立刻释然,开怀大笑道。
  
  …………………
  
  丽政殿。
  
  “哈哈~!观音婢,朕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哈,杨妃也在~?”
  
  李二龙行虎步,来到长孙皇后住处,刚走进来,却见到了杨妃正跟长孙皇后在说笑。
  
  “妾身见过陛下~!”
  
  两位知性美女盈盈下拜,给李二行礼。
  
  “哈哈~!免礼免礼~!”
  
  李二干笑两声,坐在了她们二人刚刚做的那榻上。
  
  长孙见状笑道:“到底是何好消息,居然令陛下这般开心~?”
  
  杨妃也抿着嘴,看向了李二。
  
  李二满脸笑意,说道:“朕刚刚收到消息,这次炎黄书院的考试,青雀夺得了魁首,虽说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考试,但参考的学生,可是来自我大唐三百六十五州县的两千余年轻俊杰啊~!没想到青雀居然能独占鳌头~!哈哈~!”
  
  长孙皇后闻言,顿时一脸欣喜,“青雀居然这般厉害?……那,陛下,恪儿考的怎么样~?”
  
  却是长孙皇后想起杨妃还在旁边,于是问道。
  
  杨妃在听到李泰夺得头名的时候,脸上也是一片欣喜之色,不过在听到长孙皇后问到李恪的成绩时,她那美眸中,瞬间多出了一丝希冀。
  
  李二想了想,道:“哦,朕记得恪儿是考了十五名,也是非常不错~!哈哈~!朕的几个儿子,无论在哪儿都很是出色嘛~!”
  
  说到最后,李二忍不住臭屁了起来。
  
  长孙皇后与杨妃二人,均是展颜一笑。
  
  …………………
  
  “唔~!丑牛你回来了~?快来跟老夫说说,这次考得咋样~?”
  
  今日下朝下的早,程咬金回到府上耍了两遍太极拳后,才见程处默从外面回来,他擦了把汗,连忙对程处默招了招手,问道。
  
  程处默看上去心情不错,这也是他第一次被问成绩时心情不错的,就听这货得意笑道:“哈哈~!爹,俺这次算是给您争光了,您猜猜我这次考了多少名~?”
  
  程咬金“呼啦”就一巴掌招呼了过去,他瞪着眼睛道:“猜个屁,老子问你你小子就快照实说~!”
  
  正处于兴奋中的程处默,顿时就好似被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一样,这货揉着后脑勺,郁闷道:“说就说,爹你干嘛动手啊~?”
  
  见程咬金还有要继续动手的架势,他连忙道:“我说我说~!爹,俺这次考了六十五分,排名三百六十五,书院这回一共录取了六百四十人,爹,怎么样~?俺是不是很厉害~?”
  
  老程闻言,明白自家儿子这是凭借自己本事通过了考试,心里顿时一阵美滋滋,但嘴上却是不屑道:“才六十五分有啥好吹的~?俺老程的脸都被你个臭小子给丢尽了~!”
  
  “诶,不是,爹你讲道理啊~!这次一共有两千多名学生参加考试哎~!小轩的亲传弟子铁蛋也才考了七十分,俺这不丢人呐~!”
  
  程处默顿时叫屈道。而且这货显然是从李泽轩那儿学来的一些“流行语”,满嘴骚话连篇。
  
  程咬金一愣,这才敛去脸上的不屑,道:“嗯~!这还差不多~!不过你小子的武艺也得抓紧了,老夫听说那铁蛋都快进入炼体期了,到时候要是超过你了,俺老程可丢不起这人~!”
  
  程处默闷闷地答道:“哦,俺知道了~!”
  
  程咬金忽然乐道:“嘿~!你要是不抓紧,这个月老夫就亲自去炎黄书院敦促敦促你,你小子想必也知道了,你们开学的第一个月可是要进行训练的,老夫跟你秦伯伯,正好是你们这次的教头~!哈哈~!”
  
  程处默浑不在意地撇嘴道:“书院还有那么多文弱书生呢,他们都不怕,俺有啥好怕滴~?”
  
  在这货想来,你要是让他跟别人比学习,他有可能会怂,但比训练嘛~!嘿嘿,程处默表示,谁想要跟他比,那就尽管放马过来~!
  
  程咬金岂会不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他转过身,拂袖道:“你小子到时候可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在老夫手上,不然老夫定会想办法让你在一个月之内,破境入化气的~!”
  
  至于这个想办法,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死命操练呗?
  
  程处默显然不是笨蛋,这货一听,立马跳脚道:“哎,爹,俺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