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天命之人~! 上

      长安,朱雀大街西侧,崇业坊。
  
      这里有着长安城最大的道观——玄都观,据《类编长安志》所记,“玄都观在崇业坊,隋开皇二年自长安故城徙通道观于此,改名玄都,东与大兴善寺相比。”
  
      大定元年,杨坚受北周静帝禅让为帝,改元开皇,之后隋文帝灭陈,统一了分裂数百年的中国,当时的长安旧城破败狭窄、水道污染严重,与一个泱泱大国的都城不相匹配,开皇二年隋文帝在工部尚书宇文恺的建议下,在汉长安城东南的龙首原上开始兴建新的都城——大兴城。
  
      大兴城的选址和建造,融入了风水理论和周易干卦的观念,大兴城自南向北分布在六条高岗之上,象征着干卦的六爻,宫室、官署、寺观、坊巷等就分布在这六爻之上。城南朱雀大街两侧的兴善寺和玄都观,就位于六爻的九五尊位上。
  
      隋文帝杨坚出身贫寒,曾由尼姑抚养成人,担任北周宰相和即位后,都非常尊崇佛教和道教,之后玄都观一度成为了隋王朝的皇家道观。
  
      在玄都观的西面,有一两进宅院,青砖青瓦,重檐回廊,整个宅院,仿佛能给人一种心灵上的安逸,处处透露着清幽淡雅。
  
      “爹,娘,孩儿回来了~!”
  
      临近天黑之时,一身穿青色道衫的小男童推门而入,冲院中正负手观天的中年道士和正在收衣服的妇女喊道。
  
      中年道士一愣,看向男童道:“谚儿,怎么这般时候才回来~?”
  
      原来,这小道童就是这次炎黄书院入学考试的第二名——李谚,显然,这中年道士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李淳风了,旁边那妇女,就是他的妻子刘氏。
  
      小道童一边向院内走,一边道:“下午开学典礼完毕后,书院的先生带我们参观了书院,还手把手教所有学生使用书院的一些新东西,所以我们才回来的晚一些!”
  
      刘氏闻言,欣喜道:“这么说来,谚儿你是考上炎黄书院了~?”
  
      李谚中午并没有回家,所以刘氏不知道他的成绩也情有可原。一旁的李淳风嘴角扯起一抹轻笑,却并不言语。
  
      李谚回道:“是的,娘亲,孩儿考上了,不过只考了第二名,第一名是当今魏王殿下~!”
  
      刘氏拉过儿子,抚着他的小脑袋,欣喜道:“不错了,不错了!听说魏王他从小就学识过人,谚儿你能考第二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为娘还听说今日连陛下都去炎黄书院参加那什么开学典礼了,这证明了我儿有出息了~!呵呵,谚儿你等着,为娘这就去给你做好吃的,晚上咱家也好好庆祝下!”
  
      “嗯,谢谢娘亲~!”
  
      小道童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刘氏捏了捏儿子的小脸,开心地转身进屋做饭去了。
  
      李淳风看着这温馨一幕,眸中闪过一丝温情,然后他转过身,说道:“谚儿,跟为父来书房一趟~!”
  
      “是,父亲~!”
  
      …………………
  
      “对了,父亲,你昨日怎么算到我考不到第一的~?”
  
      书房内,李谚仰着小脑袋十分好奇地问道。
  
      “呵呵~!此乃天机,等谚儿你的卜算之术再进一步,为父再告诉你~!”
  
      李淳风并没有回答,而是呵呵笑着转过了身子,顿了顿,他问道:
  
      “谚儿,今日在炎黄书院感觉如何啊~?”
  
      李谚抿了抿嘴,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片刻后他回道:“父亲,这炎黄书院的建筑风格虽然奇特,但是总体布局却是暗合我道家的阴阳五行之意,看得出来,李泽轩额,是山长,他在设计书院的时候,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再说建筑内部,光滑如镜的石地板,明净澄澈的琉璃大窗,就连那里的便所,也是奢华至极,里面根本没有多少熏人的臭气,要说感觉的话,孩儿觉得觉得这座炎黄书院,根本不似我大唐之物,就好像好像不属于我们生活的这方天地一样!”
  
      说到最后,李谚拧着小眉头,跟个小大人似的,一脸的纠结和不解。
  
      李淳风见状,忍不住一笑,他走到李谚跟前,拍了拍后者的脑勺,笑道:“呵呵~!这炎黄书院,本就不是属于我大唐的啊~!”
  
      李谚抬起头,好奇道:“父亲这是什么意思~?还有您之前说山长他是道门的天命之人,又是什么意思~?”
  
      李淳风沉默不语,过了半晌后,他走到窗前,背着李谚,缓缓开口道:
  
      “大富在天,小富靠勤。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世上之人,大都是命由天注定,但是总会存在这么一种人,他的命数不仅苍天注定不了,还能改变他人之命,这种人,就叫做天命之人~!”
  
      李谚吃惊地张大了嘴,他喃喃道:“父亲你是说,山长他能逆天改命~?这怎么可能~?当年孔明先生临终之前,布七星续命灯阵,都不能逆天改命,山长怎么就可以~?”
  
      七星续命灯又名七魂七窍灯,道家学说里曾有记载:“在胞之时,三元养育,九气布化,五星为五脏,北斗七星开其窍。七星降童子,以卫其身。”
  
      释义可解作人之七魂为七星所点缀,亦由七星所守护。如若七星灭其一,则魂将不能聚;如若七星俱灭,则魂亦将随之消散。通晓奇门遁甲之术的诸葛亮正是深谐魂聚魂散之理,遂摆下七星续命灯之阵法,希望能将自己逐渐消散的灵魂再次聚拢,以令寿命得以延续。
  
      但可惜的是天命不可违,下臣魏延的匆忙脚步所引起的一阵微风令诸葛亮所布法阵被破,使得本已相聚的七魂被再次打散。此后未几,诸葛亮便于五丈原急病逝世。
  
      书房内,李淳风神色一阵变换,良久之后,他意味深长地叹道:“他既是天命之人,也是命外之人,当然不受命的约束!不仅如此,他还会给我大唐带来命外之物与命外的变数啊~!”
  
      说到这里,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屋外风雨突变,一场狂风骤雨不经酝酿便直接倾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