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百九十七章天命之人~! 下
    突然而至的狂风骤雨,把李谚吓了一大跳,虽然他心性早熟,心智也远超同龄人,但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有些东西,他仍然会害怕。
  
      李淳风站在窗边,默然无语,窗外的雨点飘打了进来,他也好似没有察觉一样,最后还是李谚看不过去,才走过来将窗户关上。
  
      “父亲,你怎么了~?”
  
      关好窗户后,李谚看向李淳风,担忧道。
  
      李淳风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没事!”
  
      然后他转过身去,走到书案旁边的榻上坐了下来。李谚迈着小步子跟了过去,问道:“父亲,你是如何看出山长他是天命之人的?”
  
      李淳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地抿了一口,接着他瞟了儿子一眼,道:
  
      “为父测过李泽轩的生辰八字,算出他命中有两大劫难,一劫是在他六岁时,另一劫就是在今年上半年!这第一劫他会有命中贵人相助,但第二劫却是一个死劫,必死无疑的死劫~!”
  
      李谚大吃一惊,他张大了嘴,小脸豁然变色,道:“必死无疑的死劫?可是山长他现在…….”
  
      “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是吗?”
  
      李淳风替儿子将未说出口的话给说了出来,然后道:“为父当时是比你还震惊啊!所以之后,为父…..”
  
      “不是,父亲,孩儿可否问下,您是怎么知道山长的生辰八字的~?”
  
      却是李谚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想起李淳风刚刚话中的漏洞,然后弱弱地问道。
  
      “呃…….”
  
      李淳风听到儿子的问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种蜜汁尴尬,顿了片刻,他说道:
  
      “今年六月,李泽轩的母亲,曾在玄都观为李泽轩测算过生辰八字,正巧为父当时也在旁边!”
  
      正在云山别院,美滋滋地享受媳妇儿准备的爱心晚餐的李泽轩,浑然没有觉察到自己的个人信息,在上次他老娘给他跟韩雨惜合八字的时候,就被不小心给泄露出去了,而且还是泄露到一个精通卜算的人手上。
  
      李谚愕然,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向崇拜的父亲,居然会干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
  
      感受到儿子那不大对劲的目光,李淳风难得老脸一红,他干咳两声,道:
  
      “在测算出李泽轩命中劫难的时候,为父也很是震惊,明明一个已死之人,为何还会活的好好的?后来为父就想着去亲眼见一见李泽轩,再做进一步论断。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李府门前,为父见到了李泽轩,当时他应该刚从蛇灵山凯旋归来,一身杀气冲天,为父看他面相,却只能看到一片混沌,根本看不到他的过去和未来!”
  
      李谚愣神道:“以父亲您现在的修为,居然还参透不了山长的面相,难怪孩儿今天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李淳风笑了笑,然后一脸沉重地继续说道:
  
      “不仅如此,为父在今年年初,曾经见过太子殿下,当时见到太子双眉直逼命宫,是眉间印堂穴处不容两指者,鼻梁有塌陷扭曲,人中短平,唇薄如纸,为父心中大惊,因为此乃无福早夭之相啊!照面相上看,太子殿下活不过三十,而且储君之位不稳!”
  
      (史实也的确如此,李承乾在与汉王李元昌、驸马都尉杜荷、侯君集等人勾结下,起兵逼宫,结事情败露,被李二充军到黔州,于贞观十九年(645年)郁郁而终,享年二十六岁)
  
      听到这么惊世骇俗的言论后,李谚震惊地彻底说不出话来,今天这书房里面的话要是被人偷听了去,那他们一家人恐怕有灭顶之灾啊!
  
      就听李淳风接着说道:“前几日陛下召为父入宫时,为父又遇到了太子殿下,可是,这个时候的太子殿下,天庭饱满、额头高耸,这分明是大富大贵,地位稳固之相啊!
  
      不仅如此,前后面相发生大变的人,还有翼国公,为父之前曾经推算过,翼国公已经日薄西山,身体会一日不如一日,可是前不久,他不仅身上暗伤痊愈,而且一身实力还更进一步,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后来有人传出消息,说翼国公之所以康复,算是因为李泽轩的药酒、夺血续命术和一套神秘的拳法!
  
      仔细想想,自李泽轩从龙虎山回到长安城以来,与之关系最为亲近的,不过是太子殿下、魏王殿下、翼国公、卢国公等人,其余人为父不知,但太子殿下与翼国公,全部发生了命格突变,为父不得不怀疑,这些都跟李泽轩有关系啊!
  
      逆天改命,不仅能逆自己的命,还能改他人的命,这不是天命之人,还能是什么?而且他还是师承龙虎山天师道一脉!”
  
      旁边的李谚,早就被李淳风这一番话,震惊的不能言语了,足足沉默了将近半刻钟,他才回过神来,然后问道:“父亲您认识山长的师父灵虚前辈吗?”
  
      李淳风笑道:“当然认识,不过是为父认识他,他可不认识为父!”
  
      看得出,他的性格并不古板,这个时候还能开这个小玩笑。
  
      李谚哭笑不得,他问道:“那父亲可知,灵虚前辈动不动卜算?”
  
      李淳风想了想道:“那当然,并且他老人家的卜算能力,远在为父之上!”
  
      李谚闻言,奇怪道:“那灵虚前辈为何没有卜算到山长今年会有大劫~?”
  
      李淳风神色一变,接着他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回忆某些陈年旧事,半晌后,他才睁开眼出声道:
  
      “非是没有,而且不愿!为父以前听师父他老人家说过,灵虚真人虽然精通卜算,但却不信天命,他之一生,有两不算,一不替人算姻缘,二不替亲近之人算劫难,他觉得就算是死劫,也会存在一线生机,如果提前告知别人死劫,就会毁掉这仅存的一线生机!
  
      这番观点,虽然与为父在南坨山所学大相径庭,但也不能说其全无道理,毕竟,修道修道,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