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章 心情复杂的孔颖达!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弘文馆那边也发生了相同的一幕。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李县男好样的!这说的好啊!”
  
  “我要去炎黄书院!听说那里不仅先生好,环境更好!跟人间仙宫似的!”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你想去人家也不会收啊!炎黄书院每年只招收一次学生,想去就只能等到明年了!”
  
  “啊~?明年啊~?”
  
  ………………
  
  不仅是在大唐官办学馆中,今天的头条新闻在民间也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尤其是在年轻人中。
  
  “好!李县男不仅敢说真话,而且说的话还句句说到我的心坎儿里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对对对!范兄说得没错,如此锦绣文章,当浮一大白啊~!”
  
  长安一酒楼中,几位锦衣少年在此把酒言欢,也不知是谁说起了今天报纸上的头条新闻,之后在场的人仿佛纷纷有了共同语言一样,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
  
  “说来忏愧,起初某一直以为李县男也就只会算学而已,却没想到他的文章也作的这么好,阅之让人热血沸腾啊!说句不吉利的话,如果现在要是有外敌入侵我大唐,某都敢去边地持剑杀敌了~!”
  
  “哈哈!慕容兄你还是个直性子,不过我也有你这个想法~!”
  
  “得了吧~!就你俩这身板,上去了还不够别人塞牙缝儿的~!我倒是有些后悔,今年没报考炎黄书院了!听说昨日云山上可热闹了,连陛下都亲自去了!”
  
  “真的啊~?”
  
  “我听我家隔壁的牛家大郎说的,他就是炎黄书院的学生,还能有假~?而且听说炎黄书院里面跟个仙宫一样,可漂亮了!”
  
  “嗯,这个倒没错,先前我也去过炎黄书院!”
  
  “唉~!现在看来,就只能等到明年书院招生了~!”
  
  “嘿,话说你爹会让你去那儿吗~?我记得范叔是想让你以明经入仕啊!”
  
  “去,这能有啥不同意的~?炎黄书院里面可是有陛下的三个皇子,三位殿下都能去,我怎么就不能去了~?”
  
  “还真是哎~!”
  
  …………………
  
  年轻学生间的暗流汹涌,其他人不可能没觉察到。
  
  “祭酒,今天学生们看到报纸上李泽轩那篇妖言惑众的文章后,都非常躁动啊!有些人连上课都不好好听了,不停地在下面议论,而且一到下课,每个教舍都能听到有学生想去炎黄书院的声音!长此以往,怕是会出乱子啊!”
  
  国子监,孔颖达办公的房间内,崔善友“苦口婆心”地说道。
  
  孔颖达皱了皱眉,道:“什么妖言惑众?崔博士你要汇报事情就好好汇报,不要添油加醋!”
  
  崔善友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但迅速被敛去,连忙躬身道:“是是是,祭酒说的是!崔某刚刚,言语确有不当之处!”
  
  至于这厮心中怎么想,就只有天知道了,不过肯定没存什么好心思,毕竟上次国子监们的博士联名推荐他为国子监司业,却被李二无情驳回,他可都把仇恨记在了李泽轩的身上呢!
  
  孔颖达看了他两眼,道:“老夫也知道这样下去会闹出事,所以你去通知所有学馆,这两日国子监将临时取消课间休息,并提前半个时辰放学,不给学生们联合闹事的机会!”
  
  事到如今,孔颖达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他明白,此刻若是对这群热血上头的学生动用强压手段的话,所引起的反弹将会更加猛烈,到时候事情就会上达天听!
  
  “是,祭酒!那崔某这就去了!”
  
  崔善友有些不满,但他并没有说什么,直接告退。
  
  孔颖达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不经意间,又瞥到了桌上的《大唐日报》,看着上面那头条新闻,他忍不住低声叹道:
  
  “好一个少年中国说!这孩子有志气啊!当初他离开国子监时,亚伦兄曾说过,儒学在堕落,而李司业的新学却如同朝阳一般在冉冉升起!国子监失去李司业,绝对是一个无可估量的损失。如今这情景,仿佛是在验证亚伦兄的预言一般!看来老夫真是做错了啊!如今的国子监,该拿什么拯救?”
  
  …………………………
  
  国子监的其他助教跟博士,今天也都看到了李泽轩这篇文章,与孔颖达和崔善友不用的是,他们从这篇文章中,看到了李泽轩与众不同的教学方法。
  
  以前不管他们这些当先生的怎么长篇大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学生都会抵触的,能听进去的人少之又少。
  
  他们私底下也讨论过,有人觉得是讲的太深奥了,但大多数人觉得这是学生们自身的问题,他们认为这个年龄段的学生骨子里都是爱玩调皮地,这是自然规律,没办法违逆,只能顺其自然等学生们再长大些,才能听进去那些大道理,才能明白他们这些先生们的良苦用心。
  
  然而今天,国子监的这些先生们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学生们听不进去根本不是什么学生们年龄小不懂事,而是他们这些教育工作者所讲的东西有问题,他们说的那些道理压根没有打进孩子们的心窝里。这个事实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也很难接受,可是摆在眼前的一幕又让他们无话可说。
  
  因为,李泽轩做到了!
  
  《少年中国说》做到了!
  
  看看那些国子监里热血沸腾的学生们,一切都有了答案!
  
  所以除去一些跟李泽轩有恩怨纠葛的博士外,国子监的其他助教、博士,在看到这篇《少年中国说》在学生中引起的反响后,多多少少都会在自己开始反思,反思以前的教育方法,反思他们以前的教学态度!
  
  宜阳坊,王亚伦家老宅。
  
  此刻王亚伦在院中叹道:“好文章!好文章啊!就是不知这篇文章,会激起多少年轻人的热血,会搅动多少风云呐!”
  
  而他的手上,拿的正是今日的《大唐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