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零五章 不够,加倍~!
“立正~!”
  
  “唰!”
  
  “稍息~!”
  
  “唰!”
  
  “向右转~!”
  
  “砰!”
  
  “起步~跑!”
  
  “砰砰砰!”
  
  日上正午,炎黄书院的运动场上,有着这样一群身穿黑红色盘领窄袍的军士,在一位老将军的指挥下,他们不停地在进行阵型变换或者迈着整齐的步子,在操场上跑步。
  
  炎炎烈日,让他们都跟刚从水里出来一样,即便如此,却也没有任何人胆敢发出一声抱怨,因为他们是大唐的军人,因为现在的领军之人是翼国公秦琼!
  
  “唐朝军人的身体素质和能力素养还是不错的嘛!”
  
  坐在主席台上纳凉的李泽轩,看着下方情景,忍不住感慨道。
  
  这些人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形式的军训,却没有一个人中途掉队,而且训练成果也非常不错,经过短短两个时辰的训练,他们做各种动作都能做到整齐一致,跑起步来,步伐也还算整齐,虽然偶尔有瑕疵,但瑕不掩瑜,毕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错了。
  
  这可就是李泽轩穿越到了大唐,若是穿越到南宋或者明末,估计他就是找遍全国,也很难找出一支这么强的军队。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昨天下午的时候,秦琼喊这种口号还有点不太习惯,喊起来也不怎么连贯,嗯,不能说不连贯,而是节奏不对,这种一二三四的口号本来是让受训的人找准落左右脚的节奏,但是刚开始时秦琼喊不准准节奏,秦府的家将们自然也猜不准节奏,不过秦琼何等人也,没要多久,他就熟悉了喊口号的节奏。
  
  “立定~!”
  
  “砰砰砰砰~!”
  
  随着秦琼的一声大吼,这支亲卫军缓冲四步,瞬间停止,再看他们的队形,每行每列仍然是笔直笔直的。
  
  “呼呼~!”
  
  其实庞非基等人并没有李泽轩想的那么轻松,任谁连续经历两个多时辰(四个多小时)的高强度训练,精神力还要保持高度集中,都不会轻松,要不是他们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意念,早就有人掉队了。
  
  “向左~转!列方阵~!”
  
  秦琼洪声吼道。
  
  所谓方阵,是冷兵器时代,军队战斗的最基本队形。大的方阵都由小的方阵组成,这就叫“阵中容阵”,孙膑认为方阵应该“薄中厚方”,就是说方阵中央的兵力少,四周的兵力多。中间兵力少,可以虚张声势。四周兵力多,可以更好的防御敌人进攻,方阵是一种攻防比较平衡的阵型。指挥等金鼓旗帜一般部署在方阵的后方。两翼薄弱,适合进攻。
  
  (在井陉之战中,韩信采用的就是方形阵,配上三面环水,阻止了士兵的溃逃与敌军的包抄,用三万老弱,击溃的敌方二十万大军)
  
  “唰!”的一声,亲卫们全部迈着小碎步四散而开,不消几息时间,这四十九名军士已经列成了一个整整齐齐的七乘七方阵,他们一个个笔直地矗立在操场上,犹如一颗颗松树,纹丝不动。
  
  令行静止,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这就是强军风范啊!
  
  李泽轩见时辰也差不多了,就下了“主席台”过来说道:“秦伯伯,上午就到这儿吧!您累了一上午了,快去休息吧!”
  
  秦琼倒没有觉得累,反而觉得浑身舒爽,因为庞非基这队人毕竟是大唐现役的正规军队,相较而言还是比秦府的家将更加精锐一些,带起来当然更舒服,所以他擦了擦汗,爽朗一笑,道:
  
  “呵呵!老夫倒不累!不过也到中午了,那下午老夫再来!哈哈!小轩你的这些亲卫,都还不错!”
  
  说罢,秦琼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便离去了。
  
  李泽轩站在方阵前面,看着挺立在操场上的庞非基等人,半晌后出声道:
  
  “都听到了吧?秦将军夸你们今日表现很好呢?你们现在心里是不是很高兴?”
  
  庞非基愣了愣,然后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嘿嘿,还好还好……”
  
  “嘿嘿~!”
  
  其余人也都发出一阵嘿笑,心中都有些得意。却没想到李泽轩陡然发出一声大喝:
  
  “就这点成绩你们就高兴了?这才哪儿到哪儿?你们是军人,也是接下来书院的教官,你们必须对自己高要求!好了,下午你们的训练量全部加倍!解散,现在立刻去饭堂吃饭去!未时必须全部到这里集合!”
  
  “啊~?”
  
  庞非基等人全部傻眼,这特娘的全是套路啊!
  
  “啊什么啊?还不快去!午后的训练,谁迟到,谁的训练量就单独增加四倍!”
  
  李泽轩不咸不淡地说道。
  
  “吃饭去,快吃饭去!”
  
  庞非基一听,哪里还敢犹豫,连忙擦了一把汗,冲后面的亲卫们挥手道。
  
  四十九人的小队伍,顿时鸟作兽散,向书院的食堂奔去。
  
  李泽轩坏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嘿~!不给你们加点料,怎么能知道你们的极限所在呢?”
  
  说罢,他摇了摇头,便准备回别院吃饭去了,那边一家人都在等着他呢!
  
  “哎~!爵爷,爵爷!您等等!”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庞非基的呼喊声,李泽轩心中纳闷,转过身等待庞非基过来,问道:“还有什么事儿?”
  
  “呼呼~!”
  
  庞非基喘了两口气,然后不好意思地讪讪道:“咳咳,爵爷,兄弟们托我问您,那个我们在书院的饭堂吃饭要钱不?”
  
  李泽轩愕然道:“当然收钱啊!难不成你们还想吃白食儿?”
  
  庞非基连连摆手道:“咳咳,不是,不是,那既然这样,爵爷我们可不可以去山下吃?”
  
  不怪乎庞非基多问,而是他们这些糙汉一个个地饭量惊人,要想在饭堂吃饱,一顿没有大几十上百文钱哪里够!
  
  李泽轩侃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行!上山下山不要时间?再说,你们来书院当教官这个月,可是双倍薪俸,怎么连吃饭都吃不起?”
  
  庞非基眼睛一亮,兴奋道:“嘿~!还有这等好事儿?多谢爵爷!俺老庞这就去跟兄弟们说!”
  
  然后这货便一溜烟儿地跑了!
  
  ……………………………
  
  第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