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刀尖舔血!

      茫茫大海中间,一座不知道孤独了多少年的无名荒岛,今夜却迎来了一大批客人。
  
      “王爷,前方有一小岛,咱们要不要靠上去~?”
  
      在小岛的正南方向,来了一支异常庞大的船队,少说也有上千只海船,帆布飘飘,迎着海风,发出猎猎的呼啸。在船队前方那只体型最大的海船甲板上,一个士兵朝一中年男子躬身道。
  
      “嗯,先靠过去,让生病的将士上海岛休息一晚,同时派人去上面看看有没有淡水和新鲜果子~!”
  
      中年男人正是李孝恭,而这支船队正是南下出海四个多月的大唐船队。
  
      实际上,这支船队在十多天前就已经开始返航,越是临近大唐国土,船队行进的速度就越快,所有人都按捺不住思乡之情,长时间漂泊在海上,队伍里面有不少人都生病了,基本全是晕眩呕吐症状,虽不致命,但时间拖得久了,也会出大问题。
  
      所以最近几日,船队在夜间也开始趁着月色航行,进入内海区域,经常会遇到一些小岛,李孝恭也会令军队去海岛上搜集淡水和的水果,有新鲜了四个多月航海经验的他,很明白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在海上可是能救命的呀~!
  
      至于海岛上会不会存在淡水,当然是有可能有的,一些面积较大的海岛上面,会有降水(不管是雨,或者是雪的形态)在上面形成水池,不过也并不是每个大海岛上面都有,这是一个概率性的事件。
  
      “是~!王爷~!”
  
      士兵躬身领命,然后爬上桅杆,开始向后面的船队打旗语,庞大的船队开始缓缓向孤岛靠近。
  
      不过,任谁也没想到,船队后方不远处,居然尾随了三十来条小船。
  
      “老大,他们人这么多,咱们跟着做什么~?”
  
      (说的自然不是汉语,翻译过来的)
  
      为首的那只小船上,一个邋遢汉子对他前面的那个刀疤脸问道。
  
      那刀疤脸吐了一口唾沫,脸色凶狠道:“呸~!人多又能怎样~?等他们在岸上睡着了,咱们去后面偷他们几条商船,就赚大发了~!特娘的跟了这么多天,总不能让弟兄们白忙活一场~!”
  
      邋遢汉子看了看前面黑压压的船队,吓得吞了吞口水,弱弱地说道:“老大,这好像是大唐的商队,咱们若是动手,万一惹怒了大唐皇帝,咱们哪里是对手啊?”
  
      “八嘎~!”
  
      刀疤脸呼啦一个耳光就打在了邋遢汉子的脑门儿上,然后听他怒道:“怂货~!大唐皇帝就算有千军万马,咱们往海里一躲,他能把咱们怎么样?让兄弟们打起精神,一会儿听我指示,咱们做下这一单,就能回去吃香喝辣、找花姑娘了~!”
  
      “嗨~!”
  
      邋遢汉子见刀疤脸发怒,连忙下去通知其余船员。
  
      刀疤脸站在船头,看着前方的大船,一脸贪婪地自言自语道:“有了这些大船,这片海上还有谁是我中村川雄的对手!哈哈哈哈~!”
  
      …………………………
  
      “王爷,岛上有许多淡水和椰果,还有一个山洞,您要不要进去歇息一晚~!”
  
      船队靠岸后,李孝恭先派出去一队人上岛查看,没过一会儿,就有士兵来报,道。
  
      “把生病的将士民夫先送上岸休息,然后再让各国使者随本王入山洞~!”
  
      李孝恭想了想说道。
  
      这次南下归来,他不仅带回来了满船的货物,同样也带回了南洋诸国的使者,相比去的时候,现在他们船队的规模又壮大了几分。
  
      “是~!王爷~!”
  
      士兵连忙去传令,就听李孝恭又说道:“慢着~!传令下去,每条船上必须留至少四人看守,大船需得至少十人看守!”
  
      这茫茫黑夜,由不得李孝恭不谨慎,他可不想快到大唐国境门口的时候出什么意外。
  
      “是~!王爷~!”
  
      传令士兵见李孝恭没什么要安排的了,便下去安排了。
  
      李孝恭则跳下大船,乘坐小木船登岸。
  
      “哦~!终于能踩在大地上了~!”
  
      没过一会儿,又上来了几个肤色较黑、服装各异的人,显然他们是别国来的使团,其中一个留着大胡子,脸颊还有一个大黑痣的男人,站在海岛上开心地感叹道,毕竟远洋航海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一项不小的挑战。只有在海上漂泊过的人,才能感受到站在大地上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尊敬的王爷阁下,请问还要多久才能到达唐国~?”
  
      大胡子感慨了一会儿,然后追上李孝恭,问道。
  
      自然有人给李孝恭翻译,李孝恭听罢后,说道:“使者莫急,还有不到半月,船队便可抵达都城长安!”
  
      大胡子顿时开心地道:“哈哈~!太好了~!终于能见识到天朝上国了~!”
  
      ………………………
  
      “看到没~?大军上岸,他们的大船近不了岸边,咱们的机会来了~!”
  
      船队后方,刀疤脸神色兴奋地给手下说道。
  
      “嘿嘿~!老大英明~!”
  
      邋遢汉子心里发苦,嘴上却恭维道。
  
      “上~!留少部分人看船,其余人跟我潜水上他们的大船,手脚都给老子利索点~!”
  
      正巧,此刻天上一朵乌云遮住了月亮,刀疤脸见状,马上吩咐道。
  
      “……是,老大~!”
  
      过了一会儿,在刀疤脸的带领下,一百多黑衣男子纷纷脱掉衣服,悄悄下水,朝大唐船队最后面的几条大船游了过去。
  
      “想必再过些日子,就能到长安了,也不知浩儿跟丫丫他们怎样了?”
  
      一条大商船上,站着四个直打哈欠的兵士,还有七八个民夫,其中就包括孟文浩的父亲,孟父看着岛上的篝火,心却飘回了几千里外的长安。
  
      月光下,几条黑影无声无息地顺着船梯,悄悄地爬上了船甲板。
  
      “噗嗤~!”
  
      四条黑影同时手起刀落,船上的四个兵士立刻软倒在了地上。为首之人做了一个手势,他们便向船舱的另一面甲板靠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