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打探消息~!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书院的运动场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竹哨声,最开始教官们喊的是“一二一,一二三四”的口号声,后来见学生们习惯了节奏后,他们便掏出了李泽轩之前发给他们的竹哨吹了起来,效果跟之前喊口号相比并没有什么区别,这让庞非基这些教官们都松了一口气。
  
  吹竹哨总比一直扯着嗓子大吼轻松多了。
  
  “呼呼呼~!”
  
  刚跑完一圈,李泰就喘起了粗气,昨天站军姿的时候,他可以耍点小聪明、偷偷懒,可是现在跑圈,他可是没有任何偷懒的办法,而且因为他鞋子里面垫了木棉,跑起步来反而成了累赘。
  
  更加糟糕的是,他今天是浑身酸痛,手指都懒得动,跑步对他来说简直是要命。
  
  他现在每迈出一步,都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第二圈,李泰咬着牙勉强跟上了大队伍的速度。
  
  第三圈,他已经从队伍中间,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脸上豆大的汗珠不要命地往下落。
  
  “呼呼呼~!”
  
  小胖子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燃烧了,而且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了。
  
  “青雀~!你怎么样了~?只剩两圈了,坚持住啊~!”
  
  李承乾觉察到李泰的不对劲,他专门落在队伍后面,边跑边冲李泰鼓励道。
  
  “不行了~!大哥~!你先走吧~!我停下来歇一会儿~!呼呼!再跑下去我感觉我要死了~!”
  
  李泰咬牙坚持了一会儿,最终停了下来,无奈道。
  
  李承乾大急,他过来拉住李泰,道:“不行,咱们是兄弟,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走~?你拉着我的衣服,我拖着你走~!”
  
  李泰摇头道:“大哥,你身体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拉着我你也完成不了,你别管我了,先跑吧~!”
  
  “他一个人拉不动,加上俺老程呢~!”
  
  程处默跑了一段儿,发现李承乾跟李泰两兄弟都不见了,他连忙跑了过来。
  
  “还有俺~!青雀,俺力气大,要不俺扛着你跑吧~!”
  
  尉迟宝林过来挠着头傻笑道。跑五圈对于他来说,简直就跟过家家一样,一点都不费力。
  
  几人一阵大汗,暗道尉迟家的孩子还是生猛啊~!
  
  最终他们三人拽着一根布条,一起拉着李泰开始向前跑去。
  
  “第四圈~!”
  
  “第五圈~!”
  
  “呼~!终于跑完了~!”
  
  “好了~!你们可以去吃饭了~!辰时两刻,准时在运动场上集合~!”
  
  庞非基点了点人数,大声宣布道。
  
  跑早操这种事情,当然不需要秦琼亲自带领。
  
  “呼~!累死我了~!”
  
  李泰听罢,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然后对李承乾、程处默几人说道:“大哥、处默、宝林,你们先去吃饭吧~!我歇会儿再去~!”
  
  通过这次跑步,李泰感受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他的心中多了一丝温暖,也开始会替别人着想了。
  
  “那……青雀你尽快啊!一会儿别迟到了~!”
  
  李承乾见李泰一副虚脱的样子,也就没有再劝,而是叮嘱道。
  
  “嗯~!我知道了~!”
  
  …………………………
  
  “文浩!你过来!来我办公室一趟~!”
  
  孟文浩吃过早饭,出了食堂,没想居然遇到了李泽轩,就见李泽轩冲他招了招手,并吩咐道。
  
  “是~!山长~!”
  
  孟文浩不知道李泽轩找他有什么事,但他见距离军训开始还有差不多两刻钟的时间,便应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二人来到了光华楼双塔十层处的“校长办公室”。
  
  “坐吧~!”
  
  李泽轩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笑道。
  
  “谢山长~!”
  
  孟文浩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道。
  
  “听说文浩你昨夜心口绞痛?要不要紧~?军训虽然重要,但身体出了问题可不要强撑啊!”
  
  李泽轩微微一笑道。
  
  孟文浩一怔,片刻后他苦笑道:“是铁蛋跟山长您说的吧~?”
  
  “铁蛋他也是一片好意,你可不要有其他想法~!”
  
  李泽轩忍不住道。
  
  这件事情的确是铁蛋在跑完早操的时候,跟他说的,对于孟文浩这个学生,李泽轩还是很看重的,更何况心绞痛这种症状,可大可小,搞不好会出人命,由不得他不重视。
  
  孟文浩连忙摆手,道:“山长您误会了,文浩知道铁蛋是一片好意,断不会有其他想法!”
  
  “那你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我批你两天假期,回长安看病去~!”
  
  若是换做李泰,听到这句话肯定会忍不住屁颠屁颠地点头,甚至会恬不知耻地找李泽轩多要几天假期,但孟文浩不是李泰。
  
  “不用了,多谢山长好意,我只是昨晚突然心口痛,现在没有大碍了~!”
  
  “真的没事了~?”
  
  李泽轩狐疑道。
  
  孟文浩一脸认真道:“真的没事了~!”
  
  “那好吧!若是有事,你随时跟我说,千万不要强撑~!”
  
  “嗯~!”
  
  孟文浩点了点头,起身准备告辞,他犹豫了片刻,忍不住顿足道:“山长,学生有一事想要询问,不知山长您方不方便说~!”
  
  李泽轩想也没想道:“问吧~!”
  
  “学生……学生想知道,山长您知不知道南下船队最近的消息~?”
  
  李泽轩恍然,道:“文浩你是在担心你父亲吧~?”
  
  孟文浩点了点头。
  
  李泽轩站起身子,在窗前踱了两步,道:“据我所知,半个月前朝廷的确收到了南下船队传回的消息,信上说船队已经抵达真腊,不日就将返航,而且这次船队的伤亡很少,文浩你大可不必担心,估计再过半月,王爷他们就回来了!”
  
  孟文浩咬了咬嘴唇,突然道:“可是……可是我昨晚梦到我父亲浑身是血,我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山长您知不知道船队最近的消息~?我好担心我父亲~!”
  
  看着眼前强忍着眼泪的孟文浩,李泽轩有些不大好受,同时他心里面生出了一股警兆,暗道南下船队可别真出了什么意外啊~!
  
  “常言道梦境与现实都是相反的,文浩你不必太过忧虑,最近我也会想办法帮你打探打探南下船队消息的~!”
  
  心里面虽然担心,但李泽轩嘴上却安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