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一群倒霉蛋儿~!

      “窝草~!程处默你特娘的真是猥琐~!”
  
      001宿舍,孙子凡听完荤段子后,大叫一声,吐槽道。接着他又笑道:“嘿嘿~!不过我喜欢~!来来来,丑牛你快发挥发挥聪明才智,再讲一个~!”
  
      虽然春天已过,但这群处于青春期的少年,聚在一起难免会聊一些露骨的话题,来刺激荷尔蒙分泌。
  
      李泰恼怒道:“靠~!孙子凡你跟跟丑牛俩人好龌蹉,真是两个斯文败类~!”
  
      小胖子平日为人是高傲了点,但他接触的圈子一般都是比较高雅的,此刻听到宿舍内庸俗不堪的对话,身处黑夜中的李泰,忍不住有些脸红。
  
      程处默一脸猥琐地笑道:“嘿~!这怎么就斯文败类了~?男欢女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吗~?哈哈~!宝林你说是不是~?算了,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
  
      正侧起身准备搭话的尉迟宝林,顿时郁闷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又躺了下去。
  
      这个宿舍里也就只有他最老实憨厚,程处默也就只能欺负欺负他了。
  
      “好了、好了,都快些睡吧~!明天还要军训呢~!”
  
      睡在上铺的李承乾,显然是觉察到了李泰的窘迫,他出声解围道。
  
      “睡啥睡~?这么早谁能睡着~?再说怀玉的衣服还没洗完呢~?”
  
      孙子凡刚听完荤段子,体内正热血涌动呢!现在哪里睡得着?更何况他说的也没错,里面的洗手池边,秦怀玉还在趁着月色洗衣服呢~!
  
      说起来也是他失算了,平时在家里他都喜静不好动,一般两到三天才沐浴一次,所以开学的时候也就只带了三套衣服,可是在炎黄书院,每天晚上回来,全身衣服都被汗湿了,不洗澡哪儿行?洗完澡了那总不能继续穿那些汗湿的衣服吧?一向注重仪容仪表的秦怀玉,是断断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这样一来,秦怀玉今晚洗过澡之后,发现他明天已经没有衣服换了,这还得了?于是,堂堂翼国公长子,我们的秦大少爷,生平第一次洗起了衣服。为此没少受到程处默跟孙子凡两个嘴贱货的嘲笑。
  
      至于其他几人,比秦怀玉鸡贼多了,开学来的时候就带了七八套衣服,每天换着穿也能撑到书院例行的双休。
  
      “哟~!这么热闹啊~!看来白天你们的训练量太少了,晚上居然还有精力瞎扯淡啊~!”
  
      就在程处默准备附和孙子凡的话时,001宿舍的房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卧槽~!是山长(小轩)~!”
  
      屋内六人纷纷心头一跳,暗叫不妙!秦怀玉将衣服塞进木桶里,然后轻手轻脚地向自己的床上溜去,企图蒙混过关。
  
      “开门~!”
  
      李泽轩在外面淡淡地说了一声,声音虽轻,却仿佛有些一种神秘的穿透力一样,直接进入了几人的耳中。
  
      秦怀玉看了看刚刚聊的非常嗨,现在却缩在床上当鸵鸟的几个无良舍友,只能硬着头皮亲自去开门。
  
      “呃~!山长~!”
  
      秦怀玉尴尬地叫了一句。
  
      纵然他跟李泽轩很熟,而且深究起来李泽轩还是他半个妹夫,但现在是在书院,就得公事公办,公众场合下必须得叫山长。
  
      “怀玉你这满手水迹是做什么去了?”
  
      映着月光,李泽轩看到了秦怀玉手上的水滴,他眯着眼睛问道。
  
      “呃~!我刚刚洗衣服去了!”
  
      秦怀玉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
  
      床上的李泰、程处默、孙子凡差点笑喷。
  
      “怎么~?你们一个个儿刚刚不是聊的挺欢实吗~?现在还装什么睡~?都给我下来~!”
  
      李泽轩态度一变,声色俱厉地说道。
  
      这还真是乐极生悲,见李泽轩是要动真格的,床上的李泰、李承乾等人,全部下了床,跟秦怀玉站在了一起。
  
      “秦怀玉虽然夜间洗衣服影响院规,但他总比你们几人闲的蛋疼大晚上不睡觉的好~!现在都给我出去站军姿~!除了秦怀玉只站一刻钟外,其余人全部站半个时辰~!站完了再回去睡觉~!谁要是敢偷懒,时间加倍~!”
  
      李泽轩指了指门外,大喝道。
  
      “啊~?不是,真的要这么狠吗~?”
  
      程处默瞪了瞪眼,弱弱地问道。
  
      他虽然有功夫在身,不害怕站军姿什么的,但是大晚上的谁不想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歇息啊~?
  
      “程处默站一个时辰,其余人照旧~!”
  
      李泽轩淡淡地看了这逗比一眼,随口就说道。
  
      “你……!”
  
      程处默差点吐血,他下意识地就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想到自己刚刚只是皮了那么一下就招来了额外半个时辰的军姿,这要是再皮一下,那今晚估计就甭睡了~!
  
      五个倒霉蛋儿,在李承乾这个当今太子的带领下,怏怏地出了宿舍。
  
      李泽轩说了一句:“别偷懒,我在暗处盯着你们~!让我发现谁偷懒了,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这货显然又在跟他们几个人玩儿套路呢~!今晚这趟查寝,也算是李泽轩临时起意,他刚刚还说程处默闲的蛋疼,但现在是他在闲的蛋疼了~!
  
      见李承乾他们走后,李泽轩开始慢悠悠地去其他宿舍“窜门”。他当年读高中的时候,经常被老师查寝,现在他却成了一个大书院的山长,开始查别人的寝了~!人生境遇变化之快,当真是匪夷所思~!
  
      只不过如此一来,炎黄书院今晚要多出许多倒霉蛋儿了~!
  
      学生宿舍前的空地上,李泰站着军姿,昂首挺胸,身子一动不动,嘴巴却在偷偷地动,只听他说道:“嘿嘿~!丑牛让你嘴贱,多站半个时辰,哈哈~!这也算解了我的心头之恨呐~!”
  
      “靠~!咱们好歹是舍友,青雀你怎么这么没同情心~?”
  
      “鬼才跟你是舍友~!要不是你特娘的大晚上讲一些庸俗故事,咱们现在会站在这儿?”
  
      “诶诶诶~!快看~!余东才他们也被抓出来了,哈哈~!莫不是他们也还没有睡觉~?”
  
      “哈哈~!那不是小恪嘛~?啧啧~!今晚可真热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