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三十章 点兵点将~!
“小恪~!你怎么来了~?”
  
  宿舍门前的空地上,李承乾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面提防李泽轩搞“突袭”,一面不动声色地问道
  
  站在他身后的李恪,郁闷道:“昨晚睡得太早,结果连宿舍的同窗都没有认识完,今晚不像昨晚那么困,于是就想跟他们多说几句、互相了解下,结果就被山长抓住了~!”
  
  “嘿嘿~!小恪,你们罚站多久~?”
  
  李泰插话道。
  
  就听李恪幽幽道:“半个时辰呢~!”
  
  “哦~!原来只有半个时辰啊~!”
  
  李泰顿时有些失望。
  
  “哈哈~!快看~!又来了一批,额滴个龟龟,那不是孟文浩、铁蛋他们吗~?他们怎么也被抓来了~?”
  
  程处默看见前方又来一队人,他兴奋地叫了一声,待看清来人后,这货顿时就震惊了。
  
  “噗~!说不定他们有人也跟怀玉一样在洗衣服呢~?”
  
  孙子凡这小逗比忍不住笑道。
  
  秦怀玉神色讪讪,程处默却乐道:“嘿嘿~!一会儿问问他们罚站多久不就能知道了吗~?早知道俺刚刚也去洗衣服了,特娘的一会儿你们都走了,俺还得在这儿多站半个时辰,太坑了~!”
  
  孙子凡跟李泰异口同声地鄙视道:“没出息,打死我我也不会去洗衣服的~!”
  
  …………………
  
  半刻钟后,李泽轩施施然地从学生宿舍内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而这个时候,宿舍前面的空地上,已经直挺挺地站了将近七八十个学生,李泽轩在心里没好气地想道:
  
  “闲的蛋疼的学生还是挺多的嘛,看来他们已经开始接受现在的训练量了,明天可以让秦琼给他们加训了~!”
  
  “咳咳~!都别说了~!山长来了~!”
  
  李承乾嘴皮微动,低声跟周围人说道。
  
  其实不用他说,站在这儿的学生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宿舍大门的动向呢,李泽轩一出来,基本上所有学生都立马收起了小动作,军姿站的那叫一个标准。
  
  “稍息~!”
  
  李泽轩走到罚站队伍前面,喊了一声。
  
  “唰~!”
  
  学生们还以为李泽轩要法外开恩呢,一个个神色兴奋地将并立的双脚迈开,却听到李泽轩沉闷的声音接着传了过来:
  
  “有没有人还记得《炎黄书院学生手册》上是怎么说的吗~?晚上什么时辰必须睡觉~?”
  
  这明显夹杂着愤怒的声音,让学生们瞬间清醒了过来,一个个儿在脸上有扮成一幅蔫儿了吧唧的模样,避免自己被点名。
  
  “程处默,你来说说,是什么时辰必须睡觉~?”
  
  有时候最不想要什么,往往就会来什么,程处默一直在心里念叨“别点我!别点我”,结果正好点到了他,当真是时也命也~!
  
  “呃~!我…我忘了~!”
  
  程处默尴尬地挠了挠头,弱弱地说道。
  
  其实他哪儿是忘了,根本就彻底没看过,当初《炎黄书院学生手册》发给他的时候,他拿回家就再也没有翻开过,而且这货貌似将它用来擦屁股了哈~!
  
  “忘了~?那你一会儿再多站两刻钟~!”
  
  李泽轩淡淡地说道。
  
  “啊~?你……”
  
  程处默刚想发表两句“获奖感言”来着,看到李泽轩那略带危险的眼神儿后,果断地闭上了嘴。
  
  “孙子凡,你来替程处默回答~!”
  
  正在心里窃笑的孙子凡,立马就悲剧了,《学生手册》那么多页,他怎么会花时间看~?
  
  “呃…山长,学生离开了床,记性就不太好,您能不能让我去宿舍好好回忆下~?”
  
  吱吱唔唔半天,这逗比终于想到了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回答,李泽轩怒道:“你一会儿多站半个时辰~!”
  
  “噗~!”
  
  程处默忍不住笑出了声,见李泽轩看了过来后,他连忙使劲抿住嘴唇,憋住笑意,顷刻之间,他那黝黑的脸就被憋得通红。
  
  “山长,我知道是什么时辰~!”
  
  就在众人低头不语的时候,人群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李泽轩循声望去,发现刚刚出声之人,正是入学考试排名第四的贾嘉隐,嗯,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老师们对于成绩好的学生印象都比较深刻。
  
  至于这个小学霸为什么会捉住,别问,问就是在洗衣服!
  
  “贾嘉隐,那你来说说~!”
  
  李泽轩语气和善地说道,他发现他现在已经越来越把自己代入进教师这个职业了。
  
  见状,场中大部分学生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们可不想跟程处默、孙子凡两个倒霉蛋儿一样加时,直到这一刻,他们才发现还是躺在床上舒服。
  
  “回山长,《炎黄书院学生手册》中规定,宿舍必须在亥时灭灯,然后所有学生必须立刻保持安静,并躺在床上,不得随意走动~!”
  
  (亥时就是晚上九点,对于现代人来说,这个时间睡觉可能有点早,但古代,这个点不睡觉那就是不正常了)
  
  神童就是神童,贾嘉隐一字不差地将《学生手册》中的相关规定给背了出来,让一众学生忍不住刮目相看。
  
  “嗯~!很好~!贾嘉隐你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了~!记住了,下次若是洗衣服必须赶在亥时之前洗完,免得再次受罚~!”
  
  李泽轩点了点头,温声道。
  
  “是,山长~!”
  
  贾嘉隐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冲李泽轩拱了拱手,然后准备向宿舍内走去,或许是他觉得李泽轩此刻的态度还算可以,竟然顿足道:
  
  “先生,学生是今日不慎在衣服上蹭了一些草渍,所以衣服洗起来比较难洗,学生想问问书院有没有售卖皂角或澡豆的商铺?不然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学生很可能也会被罚站~!”
  
  “嗯嗯~!对对~!山长,我们需要皂角啊~!”
  
  “澡豆也行~!”
  
  贾嘉隐这番话算是说到了大多数人的心坎儿里,他们这些学生基本上在家里也很少洗衣服,现在刚刚上手,没有技巧不说,连皂角跟澡豆都没有,那要想洗干净不费点时间怎么可能~?
  
  ……………………
  
  第一更~!
  
  谢谢鸥的两次万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