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变态的倭国人~!
手机阅读
  
  “吱吖”一声,黑袍男子从阁楼内走了出来,从他轻快的脚步上来看,他的心情还是很高兴的。
  
  “河上娘,很快我便能与你双宿双飞、离开倭国了~!你一定要等我~!”
  
  黑袍男子在心中默默地想道。
  
  “砰砰砰~!”
  
  阁楼内,愤怒的苏我虾夷正在疯狂地砸东西,他一边砸一边骂道:“东汉直驹,你特娘的就是一条狗,竟然敢跟我讲条件~?好~!很好~!此间事了,老子定要你生不如死~!”
  
  “家主,此寮太过狂妄,要不要属下带人将其杀了~?”
  
  一个穿着武士服的男子,在苏我虾夷身后,小心翼翼地弯腰道。
  
  “你~?你要是能打得过他,老子早就让你去把他杀了~!还要等到现在~?”
  
  苏我虾夷闻言,面上更是愤怒,他随手拿过一个茶杯,就朝那武士服男子脑袋上砸去!
  
  “砰”的一声,武士服男子顿时头破血流。
  
  “废物~!家族培养了你们这么多年,结果全部加起来都打不过一个东汉直驹~!真是一群废物~!”
  
  苏我虾夷尤不解恨,上前一边拳打脚踢,一边污言秽语地骂道。
  
  “当年东汉直驹强占我姐,我爹召集倭国十大高手欲杀之,要不是我见他武艺高强,暗自救下他,他现在早已成为孤魂野鬼,这狗东西现在看我爹死了,觉得没人能治得住他了,竟然敢跟我讲条件?哼~!你去把我姐带到我房间去~!”
  
  说到这里,苏我虾夷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有些变态。
  
  而且随着他的一番讲述,先前黑袍男子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正是当年苏我马子派去刺杀崇峻天皇的那个刺客,倭国的绝顶高手东汉直驹~!
  
  公元587年8月(中国当时正值隋开皇七年),苏我马子拥立泊濑部皇子即位,即崇峻天皇。炊屋姬(也就是现在的推古天皇)成为了当时的皇太后。
  
  591年(崇峻天皇四年),崇峻天皇与群臣商议,为收复任那的失地,向筑紫派遣2万军队,并向新罗派遣使者。
  
  此时,政治实权都在苏我马子手里,崇峻天皇心中不满。592年(崇峻天皇五年)10月,有人向崇峻天皇进献了一只猪。崇峻天皇指着猪说:“总有一天要像砍掉猪头一样,杀死我所憎恨的人。”并召集了很多的军队。
  
  苏我马子从崇峻天皇的话中得知,崇峻天皇有杀他的决心,便暗生警惕。同年11月,苏我马子派遗刺客东汉直驹暗杀了崇峻天皇。之后,东汉直驹强暴了苏我马子的女儿,那个貌美如花,有着倭国第一美女之称的苏我河上娘。愤怒的苏我马子召集十大高手斩杀了东汉直驹。
  
  所有人都以为东汉直驹死了,没人能想到苏我马子的亲儿子、苏我上河娘的亲弟弟,居然会救下这个苏我家族的敌人。
  
  也没有人会想到后来的东汉直驹竟然跟苏我上河娘产生了真正的感情,但东汉直驹肯定不会料到,他的心上人已经遭受了某人的毒手。
  
  那个时候的倭国人就是这么变态~!
  
  ……………………
  
  事实上,在古代倭国,近亲之间结婚非常普遍,上至天皇下至平民百姓,异母兄弟姐妹之间结婚是非常频繁的事,这些可见于历史的记载。甚至同母兄弟姐妹结婚的事也有发生。
  
  当时的异母兄弟姐妹之间能够自然而然地结婚或发生关系,是因为他们并不住在同一家庭,相互之间的近亲意识很淡薄甚至没有,亲属观念也没有,父亲往往是难以确定的,家庭制度尚未完善。
  
  据史书记载,日本第十九代天皇允恭天皇死后,按规定由皇太子木梨之轻皇子继承皇位,但他在即位之前就爱上了同母妹妹轻大郎女,并与她私通,在夜深人静之时“走访”了他的妹妹,留下了许多浪漫而奔放的情歌。有一天,他又得着机会溜进了妹妹的闺房,高兴的他忍不住低唱:
  
  要种山田山太高,地下埋管引水浇。
  
  我偷偷钟情的妹子哟,我背人暗泣的妻子哟,
  
  今晚让我尽情地爱f吧!
  
  太子所作的以上情歌被传播出去,在贵族当中影响极坏。
  
  这个轻大郎女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美女,日本不少史书也称她为“衣通王”,大概是因为她爱穿通体透明而性感的衣服的原因吧。面对这样的性感美人,也难怪她的哥哥爱美人不爱江山了。
  
  不说别人,就说现在的推古女皇,她当初是敏达天皇的皇妃,而敏达天皇就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还有已经过世的圣德太子,据记载圣德太子的父母是以钦明天皇为父亲的异母兄妹!
  
  倭国人的变态,由此可见一斑~!
  
  话说作为标准的“皇四代”,山背大兄王手中自然也掌握了不少势力,此刻,飞鸟京东面的一处宅院中,山背大兄王正在跟他的下属议事。
  
  (圣德太子作为推古朝的实际执政者之一,也勉强算个皇吧~!)
  
  “家主~!唐国郡王快要入宫了,想必苏我家比咱们还要早一些得到消息~!”
  
  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老者,冲山背大兄王拱手道。
  
  山背大兄王微微笑道:“唐国郡王真乃豪杰也,这下苏我虾夷估计面上无光了吧~?”
  
  显然他是想到了先前在朝堂上,苏我虾夷的那番豪言壮语。
  
  老者摇了摇头,面带忧色地说道:“家主不可过于乐观,咱们得提防着苏我虾夷狗急跳墙、杀人灭口啊~!”
  
  山背大兄王吓了一跳,惊骇道:“他……他怎么敢~?那可是唐国郡王啊~?先生莫不是多虑了吧~?”
  
  老者语重心长地说道:“苏我家的人,一向喜欢火中取栗,这次唐国带来了天量的物资,难保苏我虾夷不会动心、铤而走险!而且唐国郡王应了天皇之约,算是落了苏我虾夷的面子,此人心胸极其狭隘,很有可能会予以报复~!家主不得不防啊~!”
  
  ……………………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