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弱国无外交,强国存霸权~!
    “王爷,此事的确是倭国的过失,但还请王爷宽限倭国十天时间,十日之后若是不能将中村川雄交到您手上,额田部以及倭国上下愿意接受惩罚~!”
  
      倭国皇宫,侍卫走后,推古女皇冲李孝恭微微欠身,说道。
  
      李孝恭想也没想,摇头道:“本王身负圣命,断无可能在倭国逗留十日,明日就会杨帆返回长安~!”
  
      推古女皇神情一滞,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有些措手不及,沉思片刻后,她说道:
  
      “无论如何,都是倭国让大唐蒙受了损失,额田部愿意拿出黄铜千斤,白银十万两,以作补偿~!待捉住中村川雄一应余孽后,额田部会派遣使者,送至长安城,交由王爷全权发落~!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李孝恭忍不住呼吸微滞,心中暗道倭国真是财大气粗啊~!
  
      要说大唐现在缺啥~?最缺的当然是白银跟黄铜啊~!
  
      唐朝的疆域很辽阔,但是金银铜矿的探测和开采技术都不高明,于是全国每年的白银产量,大约只有一万五千两,对,你没听错,就是一万五千两~!
  
      这一万五千两的新炼银,再加上各地地方官搜刮民间存银进献给皇帝的,以及有时候各州郡也把上交的赋税折成银子运送进京,这些白银通常会铸成长方形的银铤,长一尺,宽两寸,五十两一铤的比较多。铤面上要刻上或者写上银的重量、成色、来历,进贡人的姓名、官职、年份,等等。
  
      所以白银在大唐并不是流通货币。
  
      想想后面的朝代,那些贪官动则就贪上上万甚至上十万两,例如明朝严嵩贪了黄金三万两,白银两百多万两,清朝的和珅,贪了白银八亿两,超过了朝廷的十年收入,跟这些大贪官相比,唐朝的白银储量真的是弱爆了~!
  
      还有黄铜,大唐这几年休养生息,国内发展一片欣欣向荣,百姓的生活好了,民间对于铜钱的需求量自然就更大了,但是朝廷已经探明的铜矿就那么多,这个时候又没有“交子”、“宝钞”之类的纸币,所以这两年大唐已经出现了用钱荒了~!
  
      像倭国这般财大气粗地随口一说就拿出一千斤黄铜,大唐最起码不敢这么玩儿。
  
      “黄铜一万斤,白银十万两,捉到中村川雄后,必须由倭国一个够身份够分量的人亲自押送至长安,如此一来,本王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李孝恭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然后看向推古女皇,淡淡地说道。
  
      狮子大开口~!
  
      一旁的虬髯客都忍不住讶异地看了李孝恭一眼,这才叫狮子大开口啊~!
  
      万斤的黄铜,要是带回长安,绝对足以解决朝廷当下的用钱荒了!
  
      山背大兄王抿着嘴,用力地攥了攥手,即便他是属于倭国保守派的,但此刻面对李孝恭的狮子大开口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恼怒。
  
      推古女皇风目微敛,随后咬了咬牙,道:“王爷,这万斤黄铜实在是……”
  
      “不必多言~!”
  
      李孝恭大手一挥,直接打断道:“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女王可知,那战死的二十位将士,都是我大唐最英勇的士兵,还有那些无辜的船员,如今他们全部葬身大海,尸骨无存~!
  
      本王出海前,圣上曾对本王说过。若有来犯之敌,必定全力歼之!倭国之人杀害我大唐将士与百姓,按理本王是应该直接发兵攻打的,但念在女王你对大唐的一片拳拳之心,本王才格外网开一面,你可莫要再讨价还价~!”
  
      李孝恭的嚣张,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弱国无外交,强国存霸权,这句话在此刻也展现的淋漓尽致~!
  
      推古女皇闭上眼睛,半晌后,她长叹一口气道:“好~!就依王爷~!但黄铜跟白银数额巨大,还请上国郡王宽限两日~!”
  
      她是在心里权衡斗争了许久,才答应了这个“丧权辱国”的条件的。
  
      李孝恭淡淡道:“两日太长,明日午时之前必须准备好万斤黄铜,十万两白银~!”
  
      推古女皇银牙紧咬,片刻后,道:“好~!我尽量~!”
  
      李孝恭不以为忤,他四下瞅了瞅,道:“那不知女王打算派何人押送中村川雄~?”
  
      推古女王想了想,道:“此事干系重大,额田部想留到明日朝堂上……”
  
      “陛下~!臣愿意押送中村川雄去大唐~!”
  
      推古女皇本来还想明天早朝的时候再让群臣商议这件事,但她的话还没说罢,山背大兄王就上前躬身道:
  
      “臣仰慕大唐文化久矣,此去大唐正好长些见识,待回来后好为倭国效力,为陛下分忧~!”
  
      推古女皇眉头一跳,脸色顿时变得不大好,显然她是不想让山背大兄王去大唐的。
  
      李孝恭眯着眼打量了山背大兄王几眼,然后道:“先前本王说得有一个够分量的人,你是谁~?”
  
      山背大兄王并没有因为李孝恭的轻视而表现出来愤怒,他拱手答道:“在下山背大兄王,现任朝廷紫冠大德,圣德太子正是先父,不知王爷可否给在下这次机会~?”
  
      (先前圣德太子将官员分成十二个等级,并以冠的颜色作为区别的制度。即大德、小德、大仁、小仁、大礼、小礼、大信、小信、大义、小义、大智、小智等十二阶,每一阶都使用当色来制作冠帽,紫冠大德为一品)
  
      “圣德太子~?”
  
      李孝恭在心中低声念叨一句,圣德太子的事迹,在船上的时候他已经听虬髯客说了不少,他知道这个人在倭国民间的声望极大,基本相当于李二在大唐的声望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道:“哈哈~!好~!就你了~!既然事情已经商议好,那本王就告辞了~!”
  
      说罢,他站起身,毫不拖泥带水地带着虬髯客准备离去。
  
      推古女皇跟山背大兄王在后面拱手道别。
  
      出了宫门,小野洋子上前谄媚地笑道:“王爷,这边请~!陛下为你们准备了马车~!现在夜深了,二位想必都累了,正好可以在马车内休息一会儿~!”
  
      李孝恭想了想,遂点头道:“嗯~!上前带路~!”
  
      “是是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