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三十八章 妖精要来了!
“将这些人帮我带回军营~!”
  
  整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苏我虾夷之后派来的五十多个人,虽然整体实力比山背大兄王派来的人实力稍高,但对方可是有虬髯客这个拥有变态武力值的大高手坐镇,别说苏我虾夷派了五十个高手了,就算是派来了一百高手,也照样白搭~!
  
  至于李孝恭那边,他早已出手将黑袍刺客的手筋脚筋挑断,并对旁边的小野洋子吩咐道。他这次来皇宫连亲卫都没带,他也就只能吩咐小野洋子了,总不能去命令虬髯客吧?
  
  “啊~?王爷,请将这些刺客交由陛下,陛下肯定会给王爷您一个满意的交待~!”
  
  小野洋子躬身可怜巴巴地说道。
  
  李孝恭擦着沾满血水的宝剑,然后淡淡地看了小野洋子一眼,说道:“这件事情说不准还跟你们女王有关系,本王怎么可能将他们交到皇宫,不想死的话就照本王说的做~!”
  
  “郡王阁下~!”
  
  就在这时,街角传来一阵呼喊,紧接着就见山背大兄王骑着马并带着一队侍卫,冲这边奔来!
  
  “王爷,陛下得知您在城内遇刺,深感震惊,陛下派我前来向您表示歉意和慰问,并让我不惜一切代价严查凶手~!还请王爷能将这些刺客交给在下,在下以人头担保,定会揪出幕后黑手~!”
  
  山背大兄王跳下战马,然后一脸诚恳地向李孝恭抱拳行礼道。
  
  李孝恭面无表情,道:“不可能~!这些人身份不明,而且你跟倭国女王,都有可能与他们有关系,在没弄清楚之前,本王绝对不会将这些人交出去~!城外的一万多将士,也不会同意将这些人交给你们~!”
  
  山背大兄王神情一滞,他明白了李孝恭这番话里面的潜台词,那就是今天这些人他是不可能带走了,不然等待倭国的,将是与大唐爆发全面战争,他担不起这份罪责!
  
  “王爷,这些刺客绝对与我和陛下没有任何关联,您不该怀疑我们!”
  
  山背大兄王连忙解释,但见李孝恭丝毫不为所动,他又说道:“不如这样,王爷您留几条活口,在下连夜审问他们,其余的刺客您再带走任意处置,咱们一起查,总比您一个人查要快一些,您说是吗~?”
  
  李孝恭想了想,朝廷的船队的确不宜在倭国这边久待,于是点头道:“行~!那本王再相信你一次~!今晚来的刺客,一共五十一人,砍死了二十八个,服毒自尽十五个,只剩八个,除了我脚下的这个,其余的你随便挑两个~!快点~!”
  
  山背大兄王看了一眼李孝恭脚下的黑袍刺客,无奈拱手道:“多谢王爷~!”
  
  片刻后,李孝恭、虬髯客带着六名刺客,出城而去,而山背大兄王则带着剩余两名刺客,又折返回皇宫,看来今夜皇宫的灯火,是一直要亮到了明天了。
  
  ………………………
  
  翌日,炎黄书院。
  
  天刚蒙蒙亮,起床的钟声已经被敲响,正沉浸在梦乡中的学生,就算不愿意起床,也不得不起啊!
  
  “唔~!这么早就要起床吗?好困~!”
  
  李泰翻了翻身,撅着他那肥大的屁股,很是不情愿地抱怨道。
  
  虽说学生宿舍的床铺是硬板床,但李泰现在觉得这个硬板床比他王府的高床软枕舒服多了,如果可以,他想一直躺在上面就这样睡下去。
  
  “嗯~!俺也觉得今天好特娘的困!”
  
  程处默坐了起来,使劲地揉了两把脸,然后嘟囔道。
  
  “草~!都是你害的,要不然咱们几个昨晚也不会被罚站那么晚~!”
  
  李泰负气般地掀开被子,坐起来吐槽道。
  
  “咕咕~!”
  
  谁知他这一坐,肚子里立刻响起了抗议声,“卧槽,好饿~!一会儿还要跑步,我的天,这该咋办?为什么不能吃玩早饭再跑步?书院的制度太不合理了~!”
  
  这两天,小胖子一直没吃上肉,那些青菜什么的,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赖饿,再加上昨晚出去罚站那么久,消耗了他那么多的体能,早上起来不饿才怪呢!
  
  “青雀,刚吃完饭可不宜运动,咱们还是快点起床洗漱吧!别一会儿迟到了又得受惩罚~!”
  
  睡在上铺的李承乾,趴在床栏杆上说道。
  
  “嗯,这就起来!”
  
  …………………………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炎黄书院地处云山之巅,这里没有早起的贩夫走卒,没有喧闹的行人客商,清晨时分,这里只有学生跑步时整齐而嘹亮的口号声。
  
  “嗯,相比最开始凌乱不堪的队伍,他们现在已经有模有样了~!”
  
  李泽轩最近一直起的比较早,一是他要经常来书院这边查探情况,二来嘛,他最近一直都有早起练武,上次独孤信给他的孤风剑法,他这几天一直都有在练,由于他并没有刻意去追求进度,所以练到现在他也只练到了第三重,一共是九重,独孤信现在已经到达第七重了。
  
  而且他发现这剑法跟许多剑法都一样,越到后面越不好练,不仅需要对武道有很深刻的理解,还要有一些个人的感悟,二者相辅相成,方可水到渠成,这也是李泽轩不急于追求进度的原因,欲速则不达,他身为道家弟子,当然明白顺其自然的道理。
  
  “呵呵~!听说知节今日午后会过来,明日又正巧赶上休沐日,看来这些学生最近不好过喽~!”
  
  秦琼站在李泽轩身旁,笑呵呵地说道。
  
  李泽轩一愣,程咬金当初说过有时间会来书院当临时教官,隔了这么久,要不是今天秦琼突然提起这个,他还真是差点忘了,想想程妖精一贯的尿性,李泽轩忍不住笑道:
  
  “哈哈~!昨晚这群小混蛋精力旺盛地大半夜不睡觉,说明现在的训练量还是太少,程伯伯来了正好可以给他们来点挑战~!”
  
  秦琼捻须一笑,道:“小轩你得在一旁盯着,别让知节闹出了岔子~!”
  
  李泽轩连忙摆手道:“秦伯伯,还是您盯着吧!小子这两天还有些其他事情,这边就先交给你们了~!”
  
  面对这个惫懒货,秦琼一阵无语。
  
  ……………………
  
  第一更!
  
  今天下午答辩完了,后面的更新会逐渐多起来的,月初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