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七十四章 纸币设想,马路动工!
三日后,炎黄商会筹集到的第一批资金三十三万五千贯,已经全部到账。看着堆满了一屋子的铜钱,李泽轩在心中暗自感慨:
  
  “时代太落后呀~!这区区的三十多万贯,就让一间屋子都有些装不下,而且家里的仆役光数钱都数了大半天!哪里像现代,手指轻轻在手机上一点,无论是三十万还是三千万,全部都瞬间到账!最不济,现代的现金也比这个时候的铜钱好数多了啊!一万一沓,三千万也就是一箱子的事情,可不像现在,三十万贯就直接堆满了一间屋子!”
  
  对于这个时代的货币,李泽轩其实在心里不知道吐槽了多少次,试想一下,你如果要去西市买一匹马,少说得十几贯吧?古代一贯钱基本在三到四公斤左右,十几贯也就是差不多四五十公斤的样子,买马所用的铜钱的重量差不多就相当于一个人的体重,可想而知这个时代的大额交易是多么的不方便。
  
  “纸币,纸币,以后必须得发展纸币了呀~!”
  
  李泽轩感慨道。
  
  现代的网络支付距离唐代的可惜水平还太过遥远,不过纸币还是可以展望一下的。
  
  事实上,在唐代以前,已经有纸币的影子了。据史书记载,汉武帝时期因长年与匈奴作战,国库空虚,为解决财政困难,在铸行“三铢钱”和“白金币”(用银和锡铸成的合金币)的同时,又发行了“白鹿皮币”。
  
  所谓“白鹿皮币”,是用宫苑的白鹿皮作为币材,每张一方尺,周边彩绘,每张皮币定值四十万钱。由于其价值远远脱离皮币的自身价值,因此“白鹿皮币”只是作为王侯之间贡赠之用,并没有用于流通领域,因此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纸币,只能说是纸币的先驱。
  
  在唐代中期,还出现了一种货币,名叫“飞钱”。当时商人外出经商带上大量铜钱有诸多不便,便先到官方开具一张凭证,上面记载着地方和钱币的数目,之后持凭证去异地提款购货,此凭证即“飞钱”。“飞钱”实质上只是一种汇兑业务,它本身不介入流通,不行使货币的职能,因此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纸币。
  
  北宋时期四川成都的“交子”,则是真正纸币的开始。
  
  纸币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唐朝,或者比唐朝更早的朝代,而是出现在北宋,这并不是偶然的,它是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宋代商品经济的发展十分迅猛,商品流通中需要更多的货币,而当时铜钱短缺,满足不了流通中的需要量。
  
  当时在四川地区通行铁钱,铁钱值低量重,使用极为不便。一铜钱抵铁钱十,每千铁钱的重量,大钱二十五斤,中钱十三斤。买一匹布需铁钱两万,重约五百斤,要用车载。因此客观上需要轻便的货币,这也是纸币最早出现于四川的最主要原因。
  
  再者,北宋虽然是一个高度集权的封建专制国家,但全国货币并不统一,存在着几个货币区,各自为政,互不通用。当时有十三路(宋代的行政单位)专用铜钱,四路专用铁钱,陕西、河东则铜铁钱兼用。各个货币区又严禁货币外流,使用纸币正可防止铜铁钱外流。
  
  此外,宋朝政府经常受辽、夏、金的攻打,军费和赔款开支很大,也需要发行纸币来弥补财政赤字。种种原因之下,才促成了纸币“交子”的产生。
  
  按照原本的历史,唐朝是不可能出现纸币的,但现在嘛,他这个现代人穿越过来了,而且还穿越成了一个家财万贯的富二代,那他就有必要去搞搞事情了。
  
  在脑海中胡思乱想了一通,李泽轩直接去找阎少宁了,关于纸币,他以后会搞,但肯定不是现在就搞,这需要时间和相关方面的人才。
  
  来到书院,李泽轩直接去了阎少宁的办公室。
  
  “少宁!修路的钱已经全部到位了,那你尽快安排人手,开始动工吧~!”
  
  李泽轩推门而进,见里面仍然是阎少宁一个人,直接开门见山道。
  
  阎少宁站起身,诧异道:“钱这么快就来了?那行,我这边也都已经安排好了,既然这样,今天就开始动工吧~!工厂那边的水泥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泽轩回道:“工坊那边完全没问题,水泥的产量绝对能够供得上~!”
  
  自从奇趣阁工坊将主要的生产力搬到梅村以后,马车、滑板车、琉璃、水泥以及书籍的产量已经逐渐提升了上来,现在奇趣阁的供货能力,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像以前那样万民哄抢,但一抢就瞬间而光的场面,已经很少出现了。
  
  这也是李泽轩扩建工坊的目的所在,饥饿营销固然能在短时间内调动民众的热情,但是时间长了只会让人心生厌恶,毕竟他前世也经历过某个品牌搞饥饿营销的折磨。
  
  阎少宁点头道:“那就好~!”
  
  李泽轩这才扫了扫四周,笑问道:“你们家的墨姑娘呢?”
  
  “她最近一直在工坊那边,请工坊的师傅帮她做透镜~!”
  
  阎少宁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但他瞬间就反应过来李泽轩话中的语病,急忙骂道:“靠,什么叫我们家的墨姑娘?你小子可千万别瞎说,毁了墨姑娘的清誉,到时候墨先生非得找你算账不可~!”
  
  李泽轩哈哈大笑,返身出门,空气中留下了他的一句话,“哈哈,到时候墨先生恐怕是来找你,而不是找我,谁让你偷了人家女儿的芳心呢~?”
  
  阎少宁难得臊的耳根通红,他追出门外,想要找李泽轩理论,但外面哪还有李泽轩的影子?
  
  这货只能“呸”了一声,喃喃骂道:“这小子成天到晚脑子里怎么净想些那玩意儿?亏他还是炎黄书院的山长呢,一点儿山长的样子都没有,真是枉为人师~!唉,成亲?成什么亲?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