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大丰收!
“真腊国使者拜见大唐皇帝陛下~!”
  
  “扶南国使者拜见大唐皇帝陛下~!”
  
  “骠国使者拜见大唐皇帝陛下~!”
  
  随着李孝恭的话音落下,楼船上下来了一群肤色、服装各异的人,他们行着各种各样的礼节,朝李二恭恭敬敬地说道。
  
  有些人用的是本国的语言,有些人直接就操着非常生硬的汉语在说话,李孝恭见状,连忙指派了身边的一个中年文士前去帮忙翻译。
  
  李二听罢后龙颜大悦,身为皇帝,就没有不好大喜功的,只是每个皇帝的侧重点不同罢了。
  
  “哈哈~!好~!崔爱卿何在~?”
  
  崔善福从文武百官中越众而出,拱手道:“老臣在!”
  
  “将各国使者带到鸿胪寺好生招待,不得有任何差池!三日后,朕在大朝会上召见诸国时节!”
  
  在唐朝,鸿胪寺乃九寺之一,掌四夷朝贡、宴劳、给赐、送迎之事,及国之凶仪、中都祠庙、道释籍帐除附之禁令,凡四夷君长、使价朝见,辨其等位,以宾礼待之,授以馆舍而颁其见辞、赐予、宴设之式,戒有司先期办具,辖下专司翻译的译语人凡二十名,各自通晓不同外语。
  
  总的来说,鸿胪寺就相当于现代的外交部并额外加上一个翻译局的功能。崔善福正是此时的鸿胪寺卿。
  
  与鸿胪寺相对应的一个机构,叫做典客署,但二者的功能有着实质性的差别,鸿胪寺主外宾之事,而典客署则主要处理处理民族事务。
  
  “臣遵旨~!”
  
  崔善福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暗叫苦,因为这次足足来了三十二个国家的使者啊,数量之多,也算是百年难得一见了,这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使者,光是沟通起来就费劲,更别说其他了,崔尚福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拉满了。
  
  各国使者随着崔善福离开码头,前往长安后,李二看了看河面上漫无边际的船只,回身吩咐道:
  
  “萧爱卿、阎爱卿,你们二人在此统筹货运一事,朝廷官船上的粮食、货物直接运到户部,民间商船上的货物,你们命人统计好各家所得,他们交取商税后,就让他们开始卸货!注意严防某些人暗中克扣!”
  
  当初船队南下的时候,朝廷就曾说过,所有随同大军南下的商船,必须根据商贸所得缴纳半成商税,可以理解为保护费,但是与朝廷出动的两万精锐水军这般豪华阵容相比,这点保护费真的算是很便宜了。
  
  “老臣领旨~!”
  
  民部尚书萧瑀、工部尚书阎立德听,到李二点名,他们连忙上前躬身应道。
  
  李二点了点头,见这边诸事已毕,随即对众卿说道:“回朝~!”
  
  自有传旨太监将李二的命令一声声的传扬出去,随同前来的文武百官轰然应诺,李二带着李孝恭以及朝堂官员就要回宫,突然,他扭头看了看正在一旁偷偷打酱油的李泽轩,“你也随朕一起回宫~!”
  
  李泽轩一脸莫名,不知道“幸运女神”为何突然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让他无法无法反抗。
  
  “是,陛下~!”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正好他也想听听这次举国上下,兴师动众、南下贸易,都有什么收获。
  
  ………………………
  
  “河间郡王,你来为众爱卿说说此行的收获如何?”
  
  李二带着众大臣回到太极殿后,他端坐于正上方,看向李孝恭笑着说道。
  
  “是,陛下~!”
  
  李孝恭早有准备,他应了一声,然后拿出一本小册子开始徐徐念道:
  
  “此次出海,朝廷合计筹措了五百条官船,臣利用三千多贯的丝绸和瓷器,一共换回了八十八万石粮食,甘松、苏合、安息、郁金、捺多、和罗、丁香、沉香、檀香、麝香、乌沉香、白脑香、白芷、独活、甘松、三柰等各种香料一共十七万斤,象牙七十对,虎皮上千张,南洋诸国各种特产不计其数~!另外还有黄铜五万斤,白银三十万两~!”
  
  静,随着李孝恭一条一条地念出,朝堂上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八十八万石粮食,这个量虽然有点大、有点超出了所有人的预估,但可以将其归结为南洋小国盛产粮食,没有见过中原华丽的丝绸和瓷器,可是那两万斤香料是什么鬼~?你当香料这东西是野草或者萝卜白菜吗?哦,这个时候萝卜还不叫萝卜,叫菲(见《诗经·邶风·谷风》中有“采葑采菲,无以下体”),白菜也不叫白菜,叫菘。
  
  但香料这种东西,在大唐一向都是十分珍惜的存在,一般都是按两卖的,视种类不同,从几十文到好几贯一两的价格不等,何曾听说有人能拥有上万斤香料呢~?李孝恭说的这个十七万斤香料委实太过吓人!
  
  但这可不是李孝恭说谎,因为有些香料在南海的一些岛国上,还真泛滥的就跟野草一样,长得到处都是,他带的那两万水军,可是当了不少次“割草”的农夫。
  
  至于黄铜五万斤、白银三十万两,这个就更加吓人了~!现在整个大唐所有已开采的白银,加起来恐怕也就只有二三十万两白银,而李孝恭竟然一下子带回了三十万两,更令人吃惊的是还带回了五万斤黄铜,很多朝臣都开始用怪异的眼神儿,看向了李孝恭,他们很想问一句:“大哥,您是洗劫了一个国家吗~?”
  
  无外乎朝臣们不惊讶,实在是这付出跟收获的差距太大了,按照李孝恭说的,他换东西只用了三千多贯的丝绸和瓷器,可是带回来的东西呢~?光八十八万石粮食,按照当下的粮价,就能值三万多贯,算上十七万斤香料,三十万两白银、五万斤黄铜……哎呀,额滴娘啊!很多大臣在心里一合计,结果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暴利!这何止是上十倍的暴利啊!简直是特娘的上百倍的暴利啊!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赚钱~?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