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九十二章 人民公仆!
按照现代史学家的观点,橡胶最初产于巴西亚马逊热带雨林,后来哥伦布在从美洲回来时,顺便把橡胶带回了欧洲。再后来,随着英国大殖民时代的序幕拉开,他们将橡胶树引入到了东南亚,在那边开设种植园,专门生产橡胶。
  
  所以按照现代的历史书,唐朝的时候,东南亚的确不可能出现橡胶树。
  
  但李泽轩之所以还让王家的船队帮忙找,就是在赌,他在赌东南亚那边在很早以前存在野生橡胶树,因为东南亚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实在是太适合橡胶树生长了,这一点从一组数据中就能看出。
  
  橡胶树虽然起源于巴西,但在现代,全球天然橡胶的产量分布,东南亚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而巴西,却不到百分之一!!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格局,除了特定的历史条件外,与东南亚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也是分不开的。
  
  所以李泽轩就在猜测,东南亚在唐朝甚至更久之前,是不是存在野生橡胶树,之后由于某些原因灭绝了,等到英国殖民者将巴西的橡胶引入到东南亚时,世人就认为橡胶是原产于巴西了!、
  
  不得不说,他之所以有这种侥幸心理,完全是病急乱投医,谁让现在大唐没有船队能穿越太平洋、到达美洲呢!
  
  但幸运的是,他的侥幸居然成真了!
  
  王家的船队真的在东南亚找到了野生橡胶!
  
  这如何不让他欣喜若狂?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在家等圣旨了,直接催促着王仁表跟他一起向码头那边走去。
  
  于是,悲剧的王仁表,刚进屋板凳都没坐热,哦,应该是沙发都没坐热呢,就被又叫了出去!
  
  “诺,橡胶装在木桶里,都还在船上呢!小轩你等等,我让人找个小船,带你上大船看看去~!”
  
  来到码头,王仁表指了指河面上几艘打着王家旗子的大楼船,说道。
  
  “嗯,有劳了!”
  
  李泽轩拱手谢道。
  
  王仁表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李泽轩则是打量起码头上的景象了,此刻这边相比于上午的时候,已经少了许多人和船只,朝廷的五百搜官船,全部都不见了,看样子应该是萧瑀跟阎立德已经给安排好了,估计这会儿大部分官船,已经在前往洛阳的水路上了。
  
  虽然官船已经安排完毕,但两个朝堂大佬的任务并没有完,他俩还需要在现场安排官吏,对参加过南下海贸的商船进行征税,这个活儿可并不轻松。
  
  就只见两个老家伙在码头上让人支了一个一个桌子,充当起临时办公场所,头顶上连个遮阳棚都没有,相比于后世的某些人,这两位的行头着实有些寒酸了!不过他们这才是真正的人民公仆,值得所有人尊敬!
  
  “阎叔,萧阁老!您二位还在忙呢!”
  
  怀中对这种真正干实事的老一辈“革命家”的敬意,李泽轩走了过去,冲二人打招呼道。
  
  “哟!小轩你来了?老夫听说你在早朝上,被陛下封为了开国侯,可喜可贺啊!”
  
  阎立德闻声,抬头一看,顿时满脸笑意地说道。
  
  他儿子阎少宁在书院好像有“对象”的事儿他都知道了,对方虽然不是什么五姓七望或者其他高门大户的千金,但是那姑娘是当代墨家巨子的女儿,这个对于别家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工程世家的阎家来说,可是很有说法的啊!
  
  嗯,总的来说,就是阎立德很赞同这门婚事!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成天醉心于工程机械,跟个榆木疙瘩似的,没成想如今居然“处到对象”了,这让阎立德高兴的同时,还有些感激李泽轩。
  
  萧瑀则是对李泽轩点头笑了笑,算作是打招呼了。
  
  “多谢阎叔!国侯什么的,不过是陛下厚爱罢了!”
  
  李泽轩笑着应了一句,然后他用手在脸旁边呼扇了两下,并对阎立德二人说道:“这么热的天,您二位怎么也不让人搭个棚子?这要是晒出个好歹来,可是我大唐莫大的损失啊!”
  
  “唉,哪有那个工夫!”
  
  阎立德叹了一口气,指了指河面上那一望无际的船只,说道:
  
  “朝廷的官船倒还好说,大部分都直接调头前往了洛阳,可民间的船队也足足有一千多只,他们船上的货物价值,统计起来十分麻烦,民部的官员今天几乎全部都调到了这里,可是即便这样,天黑之前这些船估计也不可能全部靠岸卸货!”
  
  李泽轩一听,也觉得阎立德他们所面临的工程量实在是忒大了些,特别是民部的那些老官吏,用的还是比较传统的筹算算法,计算速度简直感人。
  
  虽说李二在几个月前已经颁布旨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新式算学,可是面对一门新学问,总需要一些时间去接收和消化,有些人年纪大了,接受新知识的能力也就更差,速度上也就慢了些。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阎叔、萧阁老,我一会儿差人帮你们搭几个棚子,顺便给你们送一些冰块和冰水过来,不然,要是中暑了可就不好了!”
  
  李泽轩擦了擦汗,说道。
  
  阎立德跟萧瑀他们没时间弄这些,但是他有时间啊!看着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在烈日下为这个国家默默奉献,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不过,也正是有了他们这样的人,大唐才会逐渐强大,直至举世无敌!
  
  两个老家伙笑了笑,倒是没有拒绝李泽轩的好意,周围那些正在忙着核算账务的民部官吏,好像是听到了这边的对话,此刻他们手上写字的动作,不由更加欢快了。
  
  “永安侯,老夫听说你有一批学生,颇为精通数算,不若你将他们叫过来,帮忙打打下手?”
  
  萧瑀此刻抬起头,看向李泽轩笑道。
  
  自从朝廷推行新式算学以来,他私下也研究过李泽轩编纂的那本算学教材,即便挑剔如他,也不得不承认新式算学在计算速度上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所以他现在才会这么一说。
  
  李泽轩一怔,随即苦笑道:“萧阁老,不是小子不愿意配合,实在是我的那批学生,这会儿还正在书院军训呢!走不开啊!”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