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寒门翻身!

      “哎哟,侯爷呐!您怎么还在这儿啊?”
  
      孟有良和孟文浩刚走到码头上,就听传旨太监,在朝李泽轩喊道。
  
      “侯爷~?
  
      喝孟有良和孟文浩听到那太监对李泽轩的称呼,均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心中暗自奇怪李泽轩何时成了侯爷了?他们父子二人一个是在海上漂泊了好几个月刚回来,另一个则是在书院接受封闭式的军事训练,外界的消息根本无从得知,所以他俩都不知道李泽轩今日封了国侯的消息。
  
      “圣上今日早朝上,封山长为永安侯,这事儿中午就传开了!”
  
      孟家父子的声音虽轻,但墨钟好歹也是化气境的武道高手,自然是听了个明明白白,于是他小声地向二人解释道。
  
      “山长封侯了~?实在是太好了!”
  
      孟文浩由衷地欣喜道。
  
      李泽轩对待学生虽然严厉,但严厉的背后,总是充满了善意,炎黄书院的其他学生可能不清楚这些,但以前算学馆的学生,就没有一个不希望李泽轩好的。
  
      此时,就听场中的李泽轩问道:“这位小公公此言何意?本侯不在这儿,那应该去哪?”
  
      那小太监连忙一脸谄媚地小跑来到李泽轩身边,道:“侯爷,赵总管是跟咱一起出宫传旨的,这会儿估计在云山上到处找您呢!您快回去接旨吧!”
  
      李泽轩恍然,这才想起他封为永安侯的正式旨意今天还没发下来呢!于是他跟阎立德、萧瑀二人告了辞,又交待了李泰他们在这儿好好干、不许偷懒,这才骑上马,向云山奔去。
  
      码头上围观的人群,经过某些知情人士的讲解后,都知道了李泽轩被封侯的事情,由衷的祝贺声顿时不绝于耳。
  
      “李县男封侯了,这实在是太好了!”
  
      “是啊,像李县男,哦不,应该是永安侯,像永安侯这般心地善良、为咱们老百姓着想的人,就应该封侯拜相,长命百岁!”
  
      “是啊!有永安侯在,能过上好日子的百姓肯定会越来越多,说不定啥时候就轮到俺家了!看看现在梅村和韩家庄的日子,跟咱们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嘿嘿!就是不知道永安侯的封地有多大,俺家这回要是能成为手底下的庄户就好了!”
  
      这人所说的,正是其他人也期望的,李泽轩善待封地百姓早已声名在外,韩家庄和梅村现在家家富足,也成了长安城附近庄子的“模范村”,常常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对象,当然也是羡慕的对象。
  
      “嘿,这个俺知道,永安侯的封地在蓝田县,食邑六百户呢!咱们刘家村的肯定在里面,哈哈!以后刘家庄的庄户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六百户?这陛下对永安侯可真够厚爱的!”
  
      要知道身为卢国公的程咬金也才食邑七百户、翼国公秦琼也是食邑七百户,卫国公李靖食邑只有四百户,而李泽轩以国侯之身,食邑居然达到了六百户!在大唐国侯里面,李泽轩的食邑绝对是最靠前的存在!
  
      要知道那可是六百户啊!六百户是什么概念?意思是李泽轩以后是真正的坐拥良田万亩,真的成为超级大地主了,他以后就是啥也不干,也能过着挥霍无度的生活了。
  
      “啊~?为什么在蓝田县,为什么不在新丰县?咱们石头村这下子没有希望了呀!”
  
      周围顿时传来了一片遗憾的声音。
  
      “孟有良听旨~!”
  
      场中的小太监,见李泽轩走后,他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孟家父子,然后尖着嗓子喊道。
  
      孟父心中一激动,差点给跪了下来,还好孟文浩懂规矩,知道接圣旨不用下跪,连忙拉住了父亲,二人面朝皇宫方向躬身行了一礼,孟有良颤声道:“孟有良…恭听圣训!”
  
      周围群众这才将注意力转了回来,他们看着孟有良父子二人,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显然是不明白李二怎么可能会给平民下圣旨。
  
      “大唐皇帝诏曰:南下船队船员孟有良,在船队遇袭的危机时刻高声示警,避免了商船落入贼寇手中,且汝忠勇无双,生死存亡之际,强行将着火船只调转航向,使得主船队幸免于难,朕决定封汝为正八品宣节校尉,赏钱十万,绸缎百匹~!钦此~!”
  
      随着小太监的话音落下,众人无不哗然,眼前这个看上去卑微无比的汉子,竟然被当今圣上封为了八品宣节校尉,这让无数人一阵羡慕嫉妒恨啊!
  
      当事人孟有良却有些傻眼,他没想到自己死里逃生就罢了,竟然还封官了!官,对于以前的孟有良来说,是多么的遥远,他只寄希望于自己的儿子好好读书,将来能金榜题名,入朝为官,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先自己的儿子一部当官了!这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不通文墨的泥腿子啊~!
  
      放心不下自家夫君,前来观望的孟母,此刻听完圣旨,一方面震惊于自家夫君竟然一举封官,另一方面却是在惊惶和感伤,因为圣旨中,提到了贼寇还有生死存亡的字眼,孟母瞬间就明白了孟有良身上的那些伤疤是怎么来的了,她的脑海中几乎下意识地就出现了一幅海中激战,自己丈夫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的画面,她眼眶里的泪水顿时决堤了!
  
      “阿娘~!你怎么哭了~?”
  
      丫丫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竟然出现了几股凉意,抬头一看,见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在无声的流泪,小姑娘顿时悲从心来,哑着嗓子问道。
  
      “娘没事,娘没事……”
  
      另一边,孟文浩见自己的父亲一副呆愣愣的模样,连忙喊了一声:“爹,爹,快去接旨啊!”
  
      “哦哦哦!”
  
      孟有良顿时回过神来,他把手放在身上使劲地擦了擦,仿佛要蜕出一层皮才肯罢休,然后他走到小太监身旁毕恭毕敬地抱了一拳道:“孟有良领旨,谢恩~!”
  
      小太监斜着眼睛,将圣旨递到了孟有良的手上,按道理,这时候应该奉上喜钱的,但孟有良此刻脑子里全是蒙的,哪里能想起这些,还好冯志华闻声赶来了。
  
      “喜事啊,大喜事啊!这位小公公一路辛苦,区区薄礼就当是茶水钱了,还望小公公笑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