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九十九章 请假,赌局!

      “数月未见,咱倒是觉得永安侯的武艺又有精进啊~!”
  
      云山别院,说起武功境界,赵松忍不住眯着眼睛,认真地打量了几眼李泽轩,这一打量,他顿时就惊讶了,因为他总感觉李泽轩身上的剑意比之从前更加锋利了!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了,眼前这个少年郎可是刚刚突破宗师境不久啊!
  
      “哦~?有吗?本侯最近只是在琢磨一套新剑法,倒是没有怎么刻意修炼!”
  
      对于自己的境界,李泽轩一直没怎么留意,他只不过是在有空的时候结合着独孤家的《孤风剑法》推敲《独孤九剑》罢了,对于提升武道境界,他并不着急,他不想因为境界提升的太快,而导致基础不牢。
  
      赵松闻言顿时无语,没怎么修炼的人竟然武功精进这么快,让他这个天天勤学苦练的人情何以堪?他很想问到底是什么剑法,竟然有这般大的魔力?但想到这种打探他人武学乃是犯忌讳的事情,他也就忍住了没说。
  
      “永安侯呵呵真乃天纵之资,难怪当年会被灵虚真人看重,收入门中!”
  
      赵松叹了口气,感慨了一句,然后起身告辞道:“时辰也不早了,咱得回宫了,他日有暇,再找永安侯叙旧!”
  
      李泽轩起身道:“那赵总管慢走!”
  
      ………………………
  
      “嘿,文浩,恭喜啊!”
  
      在炎黄书院一班学生的帮助下,码头上的船只,终于在天黑之前全部卸完了货,孟文浩终究还是没有跟家人一起赴宴,因为他得在天黑之前赶回书院。炎黄书院的食堂内,李泰、孙子凡、程处默等人,纷纷向孟文浩发来了祝贺,显然他们下午虽然在忙着做账,但也留意到了那边的动静,只不过当时没工夫顾及这些罢了!
  
      “多谢~!”
  
      面对同窗的这些祝贺声,孟文浩礼节性地强笑回应,他的心里却是在苦笑,这真的值得恭喜吗?区区八品宣节校尉,却是他的父亲用命换来的,孟文浩觉得这一点都不值得恭喜,他甚至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没有这个宣节校尉,只要他的父亲平平安安即可。
  
      “哈哈!明天周五,终于又要放假了,文浩你现在可成了有钱人啊,到时候可得请我们几人吃一顿酒才行!”
  
      程处默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道。
  
      李二这次赏赐孟家的不仅仅是一个宣节校尉,还有大量的钱财,所以他才会说孟文浩现在是个有钱人。
  
      “合该如此,往日里文浩没少受到诸位的照顾,是该请各位吃顿酒。”
  
      孟文浩心思虽然不在这里,但仍是接话道。
  
      目光敏锐的李泰,倒是发现了孟文浩情绪上的异样,不过他却什么也没说。
  
      “嘿~!话说这是第三周了吧?一个月的军训之期马上就要结束了,终于可以轻松下来了!现在俺才明白,坐在教舍里面听课,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孙子凡这个小胖子一脸感慨地说道。
  
      现在叫他小胖子倒是不怎么合适了,因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军训,他现在的体格也就处于中等水平,根本谈不上胖,顶多就是有点壮实。至于李泰,也减去了不少肥肉,只不过李泰先前比孙子还胖了太多太多,所以现在看起来还是有那么点胖的,只不过相比以前那种圆滚滚的样子,好的不要太多。
  
      “唉,孙子凡,我说咱们还是想想明天怎么过吧!今天下午因为帮民部算账,咱们逃过一劫,但是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啊!俺听说今天下午二班的人,可是被卢国公给训惨了,现在他们一个个的还在运动场上趴着呢!”
  
      坐在邻桌的王猛,此刻瞥了正处于欢乐憧憬中的孙子凡,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呃,也是啊~!”
  
      孙子凡一听,顿时就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没了精神,他心情惆怅地嘀咕道:“下午走的时候就感觉卢国公的心情有些不大好,明天咱们指定要倒霉啊!我说丑牛,你能不能让你爹明天别来了啊!咱们书院倒还好说,没过五天都能放一次假,大臣们可是十天才放一次假呀!多不容易!你爹他老人家应该在趁着朝廷休沐,在家里好生休息才是!”
  
      “嗯嗯,子凡说的没错,丑牛你得好生劝劝卢国公!”
  
      李泰也出声附和道。
  
      程处默苦着一张脸,道:“你们当我不想劝吗?可我爹那么顽固,我咋劝得动?”
  
      其实程处默心里清楚,他老爹之所以来书院当军训教官,除了帮李泽轩训学生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通过军训帮他提升境界来着,可是现在军训都过去一大半了,他的武道境界就跟泰山似的,仍然纹丝不动,所以相比于李泰他们,他才是真正的压力山大啊!
  
      “哎,对啊!本王还能请假!今天卢国公想训我们,却因为朝廷南下船队的事情扑了一个空,明天他肯定会变本加厉地训回来,明天肯定不好过呀!本王明日必须请假!”
  
      李泰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在开学之前,李泽轩找他帮了两次忙,报酬就是允了他三天假期,只不过隔了这么久,他都忘了!想到这里,他顿时得意地笑道:
  
      “嘿嘿,明天你们乖乖去接受训练吧!我身体不适,一会儿向山长请几天假!”
  
      孙子凡瞪着眼睛,仔仔细细地瞅了瞅李泰,随后一脸不信道:“我说青雀,你想多了吧!就你现在这样,鬼才会信你生病了,你就算是装病也得装的像点啊!你去找山长,肯定会被山长一眼就给识破了!能请到假才真是见鬼了!”
  
      程处默也附和道:“子凡说的没错,青雀你还是省省吧,小轩肯定不会准许你请假的,搞不好到时候还会因为你撒谎而惩罚你!”
  
      李泰神秘一笑,说道:“呵呵,子凡,你敢不敢跟我赌上一赌?就赌山长会不会答应我的请假!”
  
      孙子凡想也不想地说道:“好啊!赌就赌!青雀你说怎么赌吧!”
  
      世人愚昧,总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那个,于是世上便有了赌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