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零二章 二选一,你喜欢那条路?

      “山长,你当初允诺我三天假期的时候,可没说什么时候能请假,什么时候不能请假!现在又多了这么多附加条件,你这也属于是言而无信!”
  
      书院内的水泥道上,李泰非常不甘心地说道。
  
      李泽轩摊了摊手,故作无奈道:“青雀,当初我许诺你的时候,哪会料到如今这种情况?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就算是我答应,卢国公他老人家也不会答应!你要是真想请假,那就往后拖延几天吧!”
  
      “不能拖延!我今天必须得请到假~!”
  
      往后拖延几天,这个建议李泰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他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山长,这个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没有!我说青雀你至于吗?卢国公他顶多就是给你们增加四成的训练量,看把你给吓得,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见李泰这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李泽轩睨了小胖子一眼,一脸奇怪的说道,同时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丝狐疑,按道理,李泰是不会这么明知不可行,非要硬着头皮上的。
  
      “我……”
  
      李泰刚想说他今天要是请不到假,就得帮孙子凡洗一个月的足衣,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他觉得,李泽轩要是知道实情的话,那他就更不可能请到假了,跟李泽轩相处了这么久,他知道李泽轩最喜欢坑他了。
  
      “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必须得请假!”
  
      吞吞吐吐了半天,李泰终于编造了一个借口。
  
      李泽轩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泰,李泰被打量的顿时浑身不自在,李泽轩见状,便知道事情没有自己先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青雀,你身体不适?哪里不适了?正好为师略通医术,来,过来,为师给你号号脉!”
  
      说实在的,这货哪里会把脉?只不过是故意唬人的。
  
      但是李泰还真的被唬住了,毕竟李泽轩的医术可是声名在外,“不不不,不用了,我,我……”
  
      “呵呵,青雀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李泽轩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李泰,随即淡淡地说道。
  
      “啊~?我不是,我没有,山长你可别瞎说啊~!”
  
      李泰被李泽轩那好似有穿透能力的目光,看得很是心虚,情急之下,小胖子竟然活学活用,把先前李泽轩那套否认三连给生生搬了过来,又还给了李泽轩。
  
      李泽轩一听,顿时无语,说起这个否认三连,他的脑海中下意识的就出现了前世的那个“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的表情包,真的特别逗,他一开始本来是想逗小胖子,却没想到最后自己却被逗了。想到这里,他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
  
      “行了,你小子别跟我贫了,这事儿没得谈!时辰差不多了,你还不快点去军训?等会儿迟到了又得挨罚!”
  
      李泰满脸悲剧的看了看李泽轩,忽然他灵机一动,说道:“真的就不能再通融通融吗?我可以用那三天的假期换今天的一天,这样可以吗?”
  
      被小胖子这么一说,李泽轩还真有些犹豫,只是用三天换一天,这小子为什么愿意下这么大的本儿?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猫腻?
  
      “那你先跟我说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然任何条件都免谈!”
  
      面对这红果果的威胁,李泰是一点辙也没有,他想了想,便将自己跟孙子凡的赌局给说了出来,“事情就是这样,山长你若是不答应我的请假,后面我就得给那小子洗一个月的足衣!”
  
      李泽轩一听,心里顿时一万头羊驼奔过,暗道这俩小混蛋还真会玩儿啊!一个是皇帝老子的儿子,一个是状元爷的儿子,不管他俩谁输了赌局,都要给对方洗臭袜子,这要是传出去,李二跟孙伏伽的老脸上,都会不好看呐!
  
      只不过孙伏伽纵然心中不爽,也不敢怪罪到李泰跟李二身上,只会将仇恨拉到孙子凡身上,如此一来,那个小逗逼可要倒霉了!
  
      “我说你跟孙子凡是不是吃多了没事儿干,天天在穷折腾呢!是不是昨天下午没让你们军训,导致你们一个个晚上精力旺盛,还有闲心对赌?”
  
      李泽轩板着脸训斥道。
  
      李泰瞅了瞅时辰,然后他不顾李泽轩的训斥,焦急地说道:“是是是,山长,我俩知道错了,现在的问题是,你得快点答应我的请假啊!刚刚你不是说了,我只要把事情告诉你,你就允许我请假吗??”
  
      李泽轩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道:“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我只是说,你若是不跟我吐露实情,后面的事情就没得谈!”
  
      这还真是城里套路深,李泰一不留神儿就给套路进去了,小胖子急眼道:“那你到底啥意思啊?同意还是不同意?”
  
      李泽轩叹了一口气,不急不缓地说道:“听青雀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加不能同意了!因为我若是同意的话,岂不是对孙子凡不公平?这要是搁在赌坊里的话,你这种行为就是属于出老千!”
  
      “你!刚刚是你让我告知实情的,结果告诉了你之后,你却又这样说!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李泰穿了几口粗气,明显有些气急败坏,这时他也顾不上说话的语气了。
  
      李泽轩却没有为此生气,他想了想,道:
  
      “我可不是故意针对你,我说的都是实情,如今摆在青雀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输掉赌局,老老实实去军训,也老老实实的去给孙子凡洗袜子,哦不,是洗足衣!二嘛,我可以同意你今天的请假请求,代价除了三天假期换今天一天假期之外,你周六还必须亲自挑二十桶水,挑到学生宿舍的水塔里,不然孙子凡的心里肯定不平衡!时间紧迫,看你喜欢哪一条路?”
  
      窝草,我喜欢你大爷的!我哪条路都不喜欢!你特娘的这是坑人!
  
      李泰满脸悲愤,如果打得赢,他真的想找李泽轩拼命,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我选第二条路!”
  
      眼看吃完早饭的学生们都在往操场走去,李泰咬牙切齿地说道。
  
      ………………
  
      第一更!
  
      谢谢纪年的万赏!呃,大佬万赏警告,小弟最近尽快还债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