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百零六章 五毒避让,妖魔俯首!
“小鱼儿,你如果真想将这件事情写在报纸上,那刚刚墨姑娘给你讲的天文望远镜原理,你不能全写上,只能写个大概,写完之后必须由我过目,我同意之后才能刊印,知道吗?”
  
  工坊内,李泽轩一脸严肃地跟李鱼说道。
  
  在现代,每个国家各种的学术期刊多如牛毛,里面有着各种门类的学术论文,它们向学术爱好者们展示着各个领域的最新发现,但有一点必须承认,这些学术论文刊登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别人参透你所发现的最新成果,只不过在现代有专利保护法,别人即便学会了你的技术,也不能擅自窃用,必须得向你交专利费!
  
  比如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各手机厂商每年都要因为3G或者4G通讯协议,向米国的某通上交上千亿的专利费!
  
  可是现在是在唐朝啊!这个时代百分之七八十的国家,民智都尚未开,你去跟谁谈什么知识产权保护?这不是对牛弹琴吗?
  
  即便在大唐通过了专利法,世界上其余的国家也不会承认的,如果这时候开设学术期刊,那其余国家的使者看到后,就很有可能将这些先进的科学知识,带回到他们的国家!
  
  这是李泽轩万万不能容忍的!
  
  专利法要想在世界范围内通行,必须在和平年代才行,现在李泽轩能做的就只有先将学术垄断了,等到大唐强大的没边儿的时候,再考虑学术期刊和知识产权保护的事情吧!
  
  “山长,这是什么?”
  
  李鱼虽然聪慧,但怎么会想到这些弯弯绕绕,于是她抬起头问道。
  
  李泽轩看了小姑娘一眼,他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只是想让大唐少几个强敌罢了!这世上的盗贼,除了会盗财、盗书、盗墓之外,还有一种盗贼,是专门盗取知识的!小鱼儿,你按我说的照做就是!”
  
  说罢,他拂了拂衣袖,便离开了工坊,留下了两个小魔女在原地沉思。
  
  ……………………………
  
  “哎~?青雀,你怎么还在这儿~?你是还没回府?还是回府后又来了?”
  
  傍晚时分,随着一阵“铛铛铛铛铛”的锣鼓声,炎黄书院的学生终于迎来了放学,同时他们也迎来了盼望已久的周末假期,被程咬金操练了整整一天的孙子凡,筋疲力竭地回到宿舍想换一身衣服再回家,却没想到在宿舍里竟然看到了李泰!他顿时就惊呼道。
  
  李泰半躺在床上,将脑袋枕在了胳膊上,就这样仰面朝天,哦不,是仰面朝着上面的床板,回道:
  
  “我半个时辰前刚从王府回来,我把要换洗的衣服带回去了,但是足衣嘛,还留在了这里,就等子凡你过来帮我洗了!哈哈!”
  
  话音一落,宿舍内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哈哈!子凡你这下可算是能享福了,青雀的足衣,啧啧,不行,俺得快点儿走,等俺走了你再洗!”
  
  程处默一脸幸灾乐祸,随即他赶忙将身上的迷彩服换下,又换了一身衣服,想要尽快开溜。
  
  李承乾几人虽然不像程处默这么贱,但也都是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孙子凡的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青雀,咱们……咱们能换个条件吗?”
  
  犹豫了许久,孙子凡看向李泰,哭丧着脸道。
  
  “不能!愿赌服输你不清楚吗?莫不是子凡你想反悔?”
  
  李泰想也不想地回答道。
  
  为了赢得这场赌局,他可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事到临头,他怎么可能放孙子凡一马呢?
  
  “靠!青雀,咱做事不用做得这么绝吧~?先前军训的时候,我也帮过你不少次吧?你这好歹也念念旧情啊!”
  
  孙子凡不甘心的说道。
  
  “可以念旧情,但是不能在这件事上念旧情!子凡,你就死了这条心,快去帮我洗足衣吧!”
  
  李泰毅然决然的说道。
  
  “真的就没有通融的余地了吗?”
  
  “真的没有了!子凡你快去帮我把今天的足衣洗了!”
  
  李泰躺在床上,跷着个二郎腿,一脸惬意地说道。
  
  此情此景,与他上午跟李泽轩求情的时候,完全是一模一样,只不过求情的人变成了孙子凡,而被求的人,却变成了他自己。
  
  李泰的心里,莫名地感受到了一丝快感,只不过一想到明天要挑二十桶水,他的心头就出现了浓重的阴霾!
  
  “靠!算你狠!洗就洗,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孙子凡悲愤地怒吼一声,然后弯下腰去捡李泰床下的足衣,顿时一股臭气扑面而来。
  
  “唔,我曹,青雀,咱们宿舍有了你这双足衣,五毒避让,妖魔俯首,一息尚存,独步天下!还好老子上次从家里回来带了皂角!”
  
  孙子凡连忙捂住鼻子,后退三步,闷声说道。
  
  这货也真是个逗逼,居然把袜子臭说的这么有文采,宿舍内的其余人本来被李泰那过期了的臭袜子熏的不要不要的,此刻听到孙子凡这番话顿时笑喷了。
  
  “噗!哈哈!那子凡你别洗了,以后将青雀的足衣挂到宿舍门口,还能防蚊虫呢!”
  
  程处默哈哈大笑道。
  
  “呃,要真那样的话,咱们以后岂不是进不来宿舍了!”
  
  尉迟宝林把程处默的话当了真,一脸惊恐地说道。
  
  李泰立刻臊的满脸通红,吭哧道:“哪儿那么多废话,子凡你快去洗啊!大哥、丑牛、宝林、怀玉,你们不回家去吗?”
  
  “哈哈!这就回!祝你俩玩儿的开心,嘿嘿嘿!”
  
  程处默摆了摆手,猥琐地坏笑一声,然后拽着秦怀玉、尉迟宝林就出去了。
  
  “青雀你今日不回长安了吗?”
  
  落在后面的李承乾,挎着行礼,站在李泰的床边,问道。
  
  “不回了,大哥你先走吧!”
  
  李泰起身答道,他明天还得挑水呢!来回奔波岂不是浪费体力?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李承乾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点了点头,便出门而去。
  
  ……………………
  
  第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