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叫声爷爷,我就告诉你!

      “吼~!”
  
      眼见李泽轩的流云一剑呼啸而来,直刺自己的心口,虬髯大汉先是控制身体向后微微一仰,然后猛地发出一声大吼,一片落叶这时正好落在了追风剑剑尖与虬髯大汉的脸庞之间,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声大吼仿佛携带着庞大的能量一般,让原本垂直下落的树叶,猛然改变了运动方向,直接朝李泽轩极速飞去!
  
      树叶已经如此,李泽轩这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几乎就在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震裂了,脸上仿佛被猛烈的罡风刮过一般,有些生疼,同时,他的剑势居然也诡异地凝滞了片刻!
  
      “狮吼功?”
  
      李泽轩心里有些震惊,这狮吼功难道不是少林寺的独门绝技吗?这老王八蛋怎么会?难道他以前是少林寺的一个和尚?特么的,一个还了俗的和尚竟然也敢在云山撒野!
  
      不过纵然李泽轩心里无比惊骇,但此时却没工夫继续胡思乱想了,因为就在追风剑剑势凝滞的这片刻时间里,虬髯大汉却抓住了机会!
  
      “吼~!”
  
      又是一声大吼,声音强度甚至盖过了之前!
  
      “海啸皇拳~!”
  
      就在这时,身子略微后仰的虬髯客,直接弃刀用拳,因为他身体现在的这个角度并不能在短时间内凝聚刀势!
  
      就见他先是结了一个拳印,紧接着他的袖子“砰”的一声炸开,双臂和双拳竟然变成了古铜色,胳膊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他的头发此刻无风自动,整个人看起来宛若疯魔!
  
      “海啸皇拳!”
  
      李泽轩一听到这个拳法的名字,心中猛然一震,暗道这虬髯大汉到底是何来历?皇拳,皇拳,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时代,敢在功法上加上“皇”字,那完全是厕所里点灯——找死!这虬髯大汉为何敢给自己的拳法起个这样霸道的名字?
  
      虬髯大汉肯定不知道李泽轩的想法,他哼了一声,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随后他挥舞着双拳,就朝着李泽轩的剑尖冲撞而来!
  
      追风剑乃是灵虚真人的佩剑,由天下第一铸剑大师张鸦九用天外星铁打制而成,其锋利程度完全称得上是削铁如泥,更何况此时追风剑上还有着李泽轩身上大量的内力加持,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剑完全能将城墙给捅个窟窿,此刻,虬髯大汉竟然用双拳来接剑,怎么看都怎么像是在作死!
  
      但李泽轩不这么想,他忽然意识到了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实在又想不出来!就是这片刻的间隙,那大汉的双拳已经碰撞到了追风剑的剑尖上,利剑入体的情形并没有发生,拳剑相撞处反而不合常理地发出了一声尤若金属相撞的铿然剑鸣!
  
      “铿~!”
  
      “轰”的一声,李泽轩灌注在追风剑上的庞大内力竟然被完全打了回来,巨大的内力反噬,将他整个人给震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树上,但是这一棵树并不能阻挡住他的退势,只听那碗口粗的大树,“咔嚓”一声裂开,随后应声而断,李泽轩的身体紧接着又撞在了第二棵树上,然后重重地落地!
  
      “噗~!”
  
      受到如此大的力量冲撞,李泽轩的身上顿时骨折了好几处,钻心的疼痛从手腕和后背上传来,更要命的是,这巨大的内力反噬,已经让他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并且他的内息也开始紊乱起来,短时间内很难再有一战之力!
  
      “窝草,你个老杂毛!你竟然自行冲破了穴道!说好了压制境界跟小爷我打,现在却言而无信、搞暗中偷袭!你特娘的还算不算是个男人?”
  
      虽然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对于自己身体的糟糕情况,李泽轩当然是心知肚明,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指着虬髯大汉破口骂道。
  
      纵然是要死,也要骂得爽,骂得够本才行!
  
      他是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刚刚是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虬髯大汉临时用真气冲破穴道,将一身的宗师巅峰,哦不,应该是半步大宗师的实力完全给发挥了出来!李泽轩现在已经非常确定虬髯大汉是半步大宗师的顶尖高手了!
  
      实力悬殊太大了,而且虬髯大汉可不像阴霸天那种出身于小门派、境界虽高,但能力却低的杂鱼,他的功法招数都是江湖上最顶尖的武学,绝对是有名师指导!
  
      李泽轩知道自己败了,虬髯大汉此刻一身实力已经恢复至巅峰,若是这个时候对自己发出攻击,那他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他现在的内气还紊乱着呢,若是不立刻盘膝调理,肯定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虬髯大汉早已收起了双拳,也看不出他双腿是怎么动作的,一阵身形变换,瞬间来到了李泽轩的跟前!出乎意料的是,面对如此大好时机,他并没有痛下杀手,反而是老脸一红,嗯,对,就是老脸一红,李泽轩也不知道这大汉黝黑的脸上为什么会发出红色?是自己的错觉吗?
  
      “咳咳~!小子端是好本事,这中原大地果然是人才辈出,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人将老夫逼至这种地步了!”
  
      虬髯大汉站在李泽轩跟前,背着双手,做出一副高人姿态,说道。
  
      只是他那副神色下,还隐藏着些许尴尬,就是旁人很难察觉罢了!
  
      “呸~!老杂毛!枉你拥有这般修为,竟然言而无信,你特娘的胜之不武~!”
  
      “咳咳~!”
  
      那大汉又干咳了两声,并没有接李泽轩的话,而是不动声色地问道:“小子,你刚刚用的那些剑法,好像不止太玄九剑一种剑法吧?里面好像还混着两种其他剑法?快说与老夫听听~!”
  
      见这个老东西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跟自己磨叽了起来,李泽轩索性直接盘起的双腿,坐在地上开始调息,反正要打也打不过,老东西想打就让他打吧!此时他听到问话,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翻了个白眼儿,冷声道:“你想知道~?”
  
      “当然~!”
  
      虬髯大汉点头道。
  
      “想知道?叫声爷爷,我就告诉你!”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