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绿了绿了!
“小轩,你跟我大哥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竟然把他打成了这样?”
  
  一场没来由的争斗早已收场,如今主要的当事人都来到了炎黄书院的“校长办公室”,之所以不在别院那边,主要是李泽轩觉得他们家庙小,一会儿红拂女闹起来,怕是会把他的家给拆了!
  
  此刻,红拂女坐在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虬髯客身旁,冲李泽轩怒声说道,末了,她还一脸心疼地摸了摸虬髯客额头上的那个大包。
  
  李泽轩本来还在发愁怎么应付这位难缠的姑奶奶呢,但是看到这一幕,心中没来由地燃烧起了八卦之火,忍不住瞅了瞅旁边的李靖,隐约间好像觉得后者的头上有些,绿!
  
  “婶…呃,祖母,这个是……”
  
  “咳咳,初尘,这个不怪永安侯,都是一场误会,算了算了!咱们走吧,不要妨碍永安侯办公!”
  
  李泽轩正要解释,虬髯客有些不自然地连忙说道,因为他觉得有些丢人,这场面就跟小时候跟别的小孩儿打架没打过,父母去别人家讨说法一样。
  
  “哼!不能就这么算了!大哥你让着她、不愿意伤他,他反而恩将仇报,下重手把你打成这样,我今天非要好生教训教训他!”
  
  红拂女将正要起身的虬髯客又给拽到了沙发上,不依不挠道。
  
  她这么一说,虬髯客更是尴尬了,这里如果有地缝儿,他真想一头钻进去,因为最开始,,他的确是故意压制境界让着李泽轩的,但没想到李泽轩居然能融合三种剑意,要不是他强行冲破穴道,就差点被李泽轩给重伤了。
  
  后面他就一直没再敢让了,但还是没有打赢,这就太丢人了!
  
  搁现代人的说法,他这就是装逼不成反被弓口虫女干!
  
  “别~!算了,初尘,这伤跟永安侯没关系,是…”
  
  “嗯?那就是墨家巨子打得了?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红拂女瞪了瞪眼,就要出去找楼下的墨槐算账。
  
  李泽轩眼角一跳,为墨老头儿默哀,红拂女真要闹起来,他什么也帮不了,毕竟女人撒泼起来是不讲道理的,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姑奶奶”!
  
  不过还好,虬髯客将红拂女给拉住了,“别,初尘,这个跟墨家巨子也没关系,咱们先回去吧!大哥正好看看你和药师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啧啧,他俩这一拉一拽的样子,就更加的像是CP了,李泽轩忍不住担忧地看了李靖一眼,心里想着,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堂堂的大唐军神也不能免俗啊!
  
  在后世的记载中,李靖带着红拂女从杨素家私奔出城时,遇到了虬髯客,当时虬髯客一见红拂女就惊为天人,有些心生爱慕,后来,他得知红拂女嫁与李靖后,便只能与他们二人结为兄妹,并将全部家产赠于李靖夫妇以帮助李世民统一天下,自己黯然离开。
  
  哎,也不知道实际情况是不是这个样子?
  
  李泽轩心里很是八卦地想道。
  
  “咳咳~!好了,初尘,大哥现在身上有伤,咱们快带大哥回去疗伤,就不要在这儿耽搁了!”
  
  沉默寡言的李靖,此刻终于出声道。
  
  虬髯客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连忙道:“对对,药师说得对,我们先出去吧!”
  
  红拂女虽然心有不甘,但想了想,还是依言扶着虬髯客起身,说道:“那好!大哥,走,回府!小妹帮你敷药!”
  
  说罢,瞪了李泽轩一眼,便搀着虬髯客出去了。
  
  李泽轩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不知道是他自己心里龌蹉还是咋滴,刚刚红拂女的那句话,让他心里出现了某些不好的画面。
  
  “小轩,事情的起因老夫都了解过了,我大哥之前在海上自由自在惯了,刚刚在这边行事多有冒犯,老夫代他给你陪个不是!还有刚刚红拂的态度……”
  
  李靖见红拂女跟虬髯客出去了,就来到李泽轩跟前说道。
  
  李泽轩连忙摆手道:“李叔叔,呃,是叔祖父,您老千万别这么说,小子知道,祖母她并没有恶意的!”
  
  说实话,叫李靖跟红拂女祖父、祖母,李泽轩非常不习惯,但不习惯又能咋办呢?辈分在那儿管着,就是这么无奈!在前世他还见过二三十岁的大小伙儿,叫一个几岁的娃娃为爷爷的,中国是一个讲宗族和辈分的国度,从古至今都是!
  
  “呵呵~!刚刚红拂也都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可以像称呼知节他们一样称呼老夫,这辈分咱们各论各的!”
  
  见李泽轩面上很是不自然,李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过来,他捋着胡须,笑呵呵道。
  
  “好了,老夫先回去了!今日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大哥他可能做事的方法不对,但他并没有恶意!”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嗯,李叔叔慢走!”
  
  李靖跟红拂女来领人,他哪有不放人的道理,他与李靖一家的交情向来不错,没理由因为这个交恶!再说,虬髯客除了“嘴贱”了点,其他都还好,不管他承不承认,今天之所以能突破,都是与虬髯客有很大的关系。
  
  李靖欣慰地笑了笑,转身出门。
  
  李泽轩看着李靖的背影,心里却还在琢磨着我们的大唐军神到底有没有被绿的事情。
  
  “山长,书院的宿舍管事刚刚来说,魏王殿下在上午的时候已经挑完了二十桶水!”
  
  正在李泽轩胡思乱想间,墨钟从外面进来了,他躬身道。
  
  李泽轩一听,才想起还有这么一茬,他直起身子,诧异道:“这么快?青雀他是不是叫他的护卫帮忙的?”
  
  “没有,不过听宿舍管事说,孙子凡帮魏王殿下挑了八桶!”
  
  墨钟连忙回道。
  
  这要是换个人可能会犹豫要不要跟李泽轩说事情,毕竟李泰可是当今陛下最宠爱的亲王,但墨钟可就没这份担忧了,他长年在墨家待着,哪有这份观念?
  
  “孙子凡~?”
  
  李泽轩听罢,忍不住乐了,“哈哈!行吧!算他过关了!这两个可怜的倒霉蛋儿!”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