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百二十四章 求情!
处理完虬髯客的事情后,李泽轩回家本来打算睡个午觉,可是他忽然想起一事,然后怎么也就睡不着了,那就是虬髯客来云山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要说这老家伙是专门来指点自己武艺、帮自己突破的,李泽轩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这世上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而且听李靖的意思,虬髯客先前一直是在海外活动,那么他为何要突然来长安呢?莫非,莫非他是跟朝廷的船队一起回来的?
  
  可这不合理啊?他一个海盗头子,怎么会跟朝廷的官军混在一起,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想到这里,李泽轩顿时头大无比。
  
  “相公,还没睡着呢~?”
  
  不知何时,韩雨惜从外面走了进来,身为这个家庭未来的主母,她才不会在这个时辰睡懒觉呢!
  
  “嗯,有些问题想不通!娘子,过来陪为夫说会儿话吧!”
  
  横竖一时弄不明白,李泽轩索性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冲韩雨惜说道。
  
  韩雨惜笑了笑,走到床边坐下,道:“相公有什么想不通的?”
  
  “唉,为夫是在想,那张仲坚今天来云山到底有何意图?先前只顾得打了,想问他的时候红拂婶又过来了!”
  
  李泽轩揽着媳妇儿的细腰,颇为遗憾地说道。
  
  “扑哧~!”
  
  韩雨惜忍不住掩嘴一笑,道:“妾身先前在书院门口遇到了红拂叔祖母,她好生气的样子,对妾身说了好多相公的坏话!”
  
  “呃……”
  
  李泽轩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无语道:“这事儿又不怪我,要怪就怪大胡子办事儿太野蛮!他有啥事儿不能好好说吗?”
  
  韩雨惜缓了缓心气儿,这才说起正题道:“妾身听说过那位前辈,早些年跟叔祖父跟叔祖母是结义兄弟,之后到了海上纵横逍遥,听说他为人虽然凶恶,但处事极有原则,在海上只抢他国的商船,对于我大唐的商船,他不仅不抢,有时候遇到危难了他还会出手相助!
  
  这样的人肯定不是奸邪之徒,他今日既然到云山找相公,想必应该是有正经事,至于是何事,他没来得及说,日后肯定还会再来的,相公等他来后便清楚他的目的了,何必在此空想?”
  
  李泽轩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嗯,娘子所言有理!乃当世女诸葛也!”
  
  韩雨惜嗔道:“相公又胡说,妾身不过是旁观者清罢了!”
  
  “哈哈哈!”
  
  …………………
  
  李泽轩下午本来打算去工坊教福伯他们橡胶下一步的再生塑形工艺来着,但临时出了这么大的事,原计划肯定就泡汤了。
  
  吩咐人去工坊传话,让福伯他们先继续提炼工坊仓库的橡胶胶乳,李泽轩就在别院这边巩固武道境界了,刚刚突破到宗师中期的他,境界还很是不稳,万一要是因为懈怠而滑落回去,那他还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黄昏时分,太极宫,甘露殿。
  
  “陛下,这是河间郡王递来的密折!”
  
  李二正在翻看着民部那边呈递上来的账册,赵松拿着一本折子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小声说道。
  
  “孝恭~?”
  
  李二抬起头疑惑地嘀咕了一句,然后道:“呈上来~!”
  
  “诺~!”
  
  赵松将折子递了上去,李二接过,翻开开始细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合上奏折,站起了身,走了下来。
  
  “云山上现在怎么样了?药师有没有去把张仲坚领走~?”
  
  李二背着双手,问道。
  
  “回陛下,云山上的争斗已经平息,卫国公与其夫人得到消息后亲上云山,将浑身是伤的张仲坚给带回了府!”
  
  赵松躬身回道。
  
  “浑身是伤?”
  
  李二一听,顿时诧异了,“那李泽轩如何了~?”
  
  “回陛下,永安侯毫发无伤!”
  
  见李二脸上的讶异之色越来越浓,赵松不敢卖关子,连忙解释道:
  
  “据报,张仲坚与永安侯争斗期间,墨家巨子墨槐曾赶去出手相助,其境界竟然是宗师巅峰!永安侯临阵突破,入宗师中期,与墨家巨子合力对抗张仲坚,一守一攻,竟将张仲坚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卫国公夫妇赶到的时候,张仲坚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
  
  向来处变不惊的李二,闻言还是惊讶了,“又突破了~?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怪胎?一年破两境,他难道天生就是练武的料吗~?”
  
  不怪乎李二惊讶,而是宗师中期这份实力,已经步入名将的门槛了,大唐实力达到这份实力的将军,简直屈指可数,要不是李泽轩年纪小,光凭这份实力以及他与将门一脉的关系,纵然当不了十六卫的大将军,当个千牛将军还是绰绰有余的。
  
  赵松苦笑道:“永安侯在武道上的天分,老奴闻所未闻,其武道成就,现在都赶上了老一辈的武道前辈了,老奴这一生,怕是难以望其项背了~!”
  
  李二捏了捏下巴,乐道:“龙虎山那边,当初也不知为何没有强留下这小子,如此一来,算是为朝廷又添了一青年才俊啊!哈哈!”
  
  “恭贺陛下喜得良才~!”
  
  赵松识趣地笑道。
  
  李二摆了摆手,他想了想道:“你可知孝恭上密折所为何事~?”
  
  “老奴不知~!”
  
  “求情~!”
  
  李二的面上看不出喜怒,他缓缓出声道:“孝恭是为张仲坚求情的,据他所说,朝廷在归朝的海路上遇到的那次突袭,张仲坚曾经出手相助,而且在飞鸟京的时候,张仲坚保护他有功,他希望朕看在这两件事情的份上,不要怪罪张仲坚这次私闯云山!”
  
  赵松的手指轻轻颤了一下,没有言语。
  
  就听李二接着说道:“也罢!看在这厮没有酿成大祸的份上,而且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朕就不追究他了!”
  
  “陛下英明!”
  
  李二笑了笑,最近他算是过得比较顺心的了,朝廷现在有钱有粮,今日李泽轩的突破又让他忍不住感叹国朝人才辈出,“后日的大朝会,记得让那小子也过来!”
  
  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李二忽然吩咐道。
  
  “是,陛下!”
  
  …………………
  
  (本章完)